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经济 > 政务快讯
28地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 平均增幅约14%
时间:2015-12-29              字体:       

  《经济参考报》记者初步统计,截至12月28日,2015年共有27个省(区、市) 和深圳市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约14%。目前,全国月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是深圳市,标准为2030元;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是北京,为18.7元。

  虽然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数量却远超去年。人社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共有19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不过,最低工资增长放缓的趋势却没有扭转,2011年至2014年各省最低工资平均涨幅分别是22%、20.2%、17%和14.1%。

  专家认为,随着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步入到中高速,未来居民收入增速快速增长的势头可能受到一定影响,同时,考虑企业的承受能力,最低工资调整应该适度。

  由于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吸纳就业能力最强的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地位上升,目前主流观点对我国就业形势保持信心。但也有专家认为,未来我国可能面临经济增速和就业弹性“双速”下降的压力。究其原因,一是随着劳动生产率快速提升,我国就业弹性有长期下降的趋势。二是现代服务业发展更快,但创造就业的能力相对较弱,第三产业创造就业的能力可能不及预期。三是第一、二产业劳动力流出加剧,第三产业承接产业间劳动力转移压力增加。

  随着整体经济步入换挡减速的新常态,就业形势的变化也将对薪酬增长造成影响。韬睿惠悦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预测,2015年的全行业薪酬增幅是8.4%。与历史数据比较,中国企业的年薪酬增长率在2011年出现峰值11.6%之后,开始放缓,从2012年开始增幅仅为个位数,2012至2013年大概是9%,2014年是8.8%。

  太和顾问发布的2015年度整体薪酬调研结果也显示,除了一些与互联网+结合紧密的新兴行业(如互联网、金融、高科技)仍保持10%以上的增长以外,2015年中国企业整体薪酬增长在8%左右。分地区来看,2015年度,华东区域整体薪酬涨幅约为7.9%,低于2014年的薪酬增长率(8.4%),这是因为华东区域第三产业占比较大,受宏观经济影响比较微弱,薪酬涨幅波动不明显。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最低工资的增长幅度已经下降,但仍大大高于同期经济增长速度,最低工资若过快大幅上涨则可能带来负面影响。“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会使低端劳动力成本上升,对于低端劳动力占比高的中小企业,用工成本会上升很多。西部地区产业结构层次较低的企业尤其如此。”一位私营业主表示,最低工资如果超过了企业的承受能力可能会导致企业破产,并对就业产生很大的冲击力。

  近年来,人工薪酬上涨是企业成本高企的重要因素之一,在人口结构变化和资源环境条件日益严峻、土地和资源的使用成本大幅提高以及劳动力逐渐紧缺的背景下,降成本已经被确定为明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明年经济社会发展五大任务之一是要“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并提出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打出“组合拳”。

  一位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最低工资增长必须建立在经济效益提高的基础上,在GDP增速下降情况下,最低工资的增幅与前两年相比稍微有所降低,也是合理的。此外,各省上调最低工资的水平绝对数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够让低收入工薪劳动者及其赡养人的基本生活切实得到保障,并能够随经济效益提高相应得到提高。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也认为,经济增速放缓应稳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涨幅,各地一定要按照《最低工资规定》的六项影响因素综合计算,即参考当地就业者及其赡养人口的最低生活费用、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职工个人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职工平均工资、经济发展水平、就业状况等因素测算,同时劳、资、政三家共同研究决定,合理匀速提高,不要盲目与其他地方攀比,尤其不要一次提高得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