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盘点五大领域五年改革成果 > 经济领域 > 重要评论
张卓元:市场化改革的三个着力点
时间:2012-07-04              字体:

  提要

  商品领域的市场化发展起来了,但要素领域和服务领域的市场化还相对滞后,土地、劳动力、环境和资金等要素价格存在着一定扭曲,制约着实体经济的发展;经济增长速度起来了,但能源、资源和环境对发展的制约也强了。

  当前经济改革的主题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正处于改革的攻坚阶段。之所以是攻坚,主要是改革涉及某些既得利益者和一些权力部门与政府官员的利益,有些改革会受到某些既得利益者的阻挠和反抗。

  当前改革攻坚的着力点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垄断行业的改革,二是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三是政府职能转变和行政体制改革。

  今年是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20周年。20年前,1992年10月,党的十四大根据邓小平南方谈话精神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这标志着中国改革开放从摸着石头过河进入到自觉推进体制转轨的新阶段。

  在我国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20周年之际,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卓元在接受深圳特区报驻京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这既是史无前例的伟大创举,也是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没有提出过的摆在我们面前的全新课题。”

  1

  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这是改革开放经验的科学总结和理论升华

  记者:请谈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确立的过程。

  张卓元: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首先是对1978年以来十多年改革开放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开始在社会经济活动中引入市场机制,使整个国民经济逐步活跃起来。改革初期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收入和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在城市,开始扩大企业自主权,使企业具有一定的活力和增产积极性。实行对外开放,利用外资,办经济特区。而在流通领域,随着逐步放开小商品、农副产品、工业消费品和生产资料以及各种服务的价格,更是放到哪里活到哪里,市场上商品琳琅满目,呈现一片繁荣景象。所有这些,都显示了市场机制的“魔力”。

  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作出的《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首次在党的文件中肯定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为中国迈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走出了关键的一步。

  其次,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也是学界政界改革开放后认识深化的结果。1984年党中央肯定社会主义经济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后,一些经济学家又提出,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或有宏观调控的市场经济。也有一些经济学家怀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提法。在发生争论的重要时刻,1992年初,邓小平南方谈话明确指出,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计划与市场都是经济手段。同年10月,党的十四大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这是改革开放经验的科学总结和理论升华。

   2

  中央应加强对改革的领导和推动,重视改革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不能让部门、地区利益和少数既得利益者左右改革方案和进程

  记者:面对新形势、新变化,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还存在哪些亟待完善的方面?

  张卓元:要清醒地看到,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还不完善,经济发展中还存在一些体制机制障碍。面对新形势、新变化,许多领域新的问题和挑战不断凸显——商品领域的市场化发展起来了,但要素领域和服务领域的市场化还相对滞后,土地、劳动力、环境和资金等要素价格存在着一定扭曲,制约着实体经济的发展;经济增长速度起来了,但能源、资源和环境对发展的制约也强了;在“总量”问题已经基本解决的背景下,提升“质量”的要求日益迫切;民营经济搞起来了,但在诸多行业和领域,制约民营经济做大做强的“瓶颈”也不断凸显;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行政管理体制基本建起来了,但经济调节“越位”、市场监管“缺位”、社会管理“错位”、公共服务“不到位”的问题依然存在;“蛋糕”做大了,但“蛋糕”的分配变难了,收入差距扩大趋势并没有根本扭转,社会保障制度依然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改革已经成为共识,但改革的难度大了。中国社会进入到利益格局调整的关键阶段,市场化改革进入深水区、胶着期、关键期。

  当前经济改革的主题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正处于改革的攻坚阶段。之所以是攻坚,主要是改革涉及某些既得利益者和一些权力部门与政府官员的利益,有些改革会受到某些既得利益者的阻挠。比如,要改革审批体制,就触及原来有审批权力的部门和人的利益,困难重重。要推进垄断行业改革,放宽市场准入,必然会遇到垄断行业的阻挠和抵抗。改革改到自己头上来了,总会感到不舒服的。既得利益固化后,更难放弃。

  因此,我力主中央加强对改革的领导和推动,更加重视改革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不让部门、地区利益和少数既得利益者左右改革方案和进程,以更大的决心加快推进改革,只有这样,深层次改革才能顺利推进。

   3

  当前改革攻坚的着力点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垄断行业的改革,二是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三是政府职能转变和行政体制改革

  记者:对照到2020年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要求,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还不到位,在您看来,下一步改革攻坚的着力点是什么?

  张卓元:我们只有毫不动摇地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方向,不失时机地推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我认为,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角度来说,当前改革攻坚的着力点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垄断行业的改革,二是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再一个是政府职能转变和行政体制改革。

  垄断行业改革,已成为一个久拖不决、亟待突破的方面。垄断行业改革的进展如何,直接影响着公平市场秩序的建立和整个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特别是实体经济发展的成效。垄断行业的改革最重要的是放开市场准入,引入新的竞争,让民间企业、外资企业进来参与竞争,这样才能提高效率。垄断行业的改革目前最大的难题是垄断行业自己有利益在那里。因此,亟须加快垄断行业的改革,打破垄断、放开准人、公平竞争、高效服务,激发非公有制经济的动力和活力,激发人们创业、创新、创富的热情。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直接牵涉到每个人的利益,问题已经积累多年了。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现在面临着基本收入差距过大,灰色收入、以权谋私造成了收入差距过大,基尼系数高达0.5。所以,要坚持和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按照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的要求,完善收入分配制度,进一步理顺政府、企业和个人的分配关系,努力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逐步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橄榄形”分配格局。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两会”记者招待会上承诺今年将制定“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从顶层设计入手,从总体上切实推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把政府职能转变和行政体制改革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加快推进政企分开,减少政府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加快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当前政府“越位”的问题太大了,政府主导资源配置、政府出面招商引资,政府过深地介入经济,由此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容易造成“权贵”市场经济。而政府的经济调节、市场监管、公共服务、社会管理“不到位”。政府改革也很难,因为它牵涉到政府官员自身的利益。

  这些改革攻坚任务,由于涉及到比较重大的利益调整,如政府改革、垄断行业改革等,困难和阻力比较大,需要进一步凝聚改革共识,做好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包括充分吸收基层和群众的好经验好做法好建议,然后择机由上而下强力推进,争取到2020年实现党的十六大提出的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历史性目标。

   张卓元简历

  张卓元: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经济研究所所长、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经济研究所所长,长期致力于经济体制改革理论和宏观经济政策研究。

  参与了党的十五大、十六大和十七大报告的起草工作,参与了“十五”规划、“十一五”规划建议的起草工作。

  张卓元是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他还兼任中国成本研究会会长,中国价格学(协)会、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秘书长。

  主要著作有:《社会主义经济中的价值、价格、成本和利润》、《社会主义价格理论与价格改革》、《中国价格改革与物价问题》、《论稳健的宏观经济政策与市场化改革》、《张卓元改革论集》,主编《中国经济学6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