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盘点五大领域五年改革成果 > 经济领域 > 新闻
祝宝良:当前经济形势特点与政策取向
时间:2012-07-03              字体:

  随着对世界经济增长前景的预期有所改善和我国经济政策的微调,年中我国经济会出现企稳迹象,下半年国民经济有望改变下行的状况出现回升态势。宏观经济政策应在“稳中求进”的经济工作主基调下,加大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求进”的力度。

  当前经济运行出现企稳迹象

  今年1-4月份,我国工业回落速度有所加快,消费、出口需求有所收缩,物价涨幅收窄。进入5月份,我国工业增长有所企稳,消费开始稳定,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有所回升,总体经济出现企稳迹象。

  今年以来经济放缓既有外部经济减慢的影响,也有我国前期刺激经济增长政策退出的影响;既有短期库存周期调整的影响,也有部分行业过剩产能调整和房地产投资缓慢的影响。

  1、工业出现企稳迹象,仍处于合理区间。我国经济已连续五个季度回落,今年一季度GDP增长8.1%,同比回落1.6个百分点。1-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7%,同比回落3.3个百分点。其中4月为9.3%,是2009年6月份以来的最低值,5月份略有回升,增速至9.6%。

  受工业增加值增长放缓,尤其是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涨幅同比回落等因素影响,企业利润下降,1-4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1.6%。但就业形势总体稳定,新增就业岗位继续增加,一季度城镇新增就业岗位332万个,外出农民工人数比上年末增加508多万人,同比增长3.4%,从经济增长和就业的关系看,我国国民经济总体上仍在合理的区间内运行。

  2、消费需求有所减缓,固定资产投资和净出口基本稳定。消费增速降幅超出预期。1-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4.5%,同比回落2.1个百分点;实际增长10.9%,同比回落0.7个百分点。餐饮、娱乐体育等增幅同比放缓,房地产与汽车两大主要消费市场表现欠佳。受刺激政策退出影响,家电零售额基本零增长。尽管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回落,但今年以来各月实际增长增速基本稳定。

  固定资产投资相对平稳,1-5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0.1%,同比回落5.7个百分点;实际增长18%左右,同比基本持平。制造业投资保持平稳增长,基础设施投资虽然较慢,但速度在逐月加快,房地产投资增速高位回落。

  进出口出现好转迹象,1-5月份出口增长8.7%,同比回落16.8个百分点;进口增长6.7%,同比回落22.8个百分点,贸易顺差达到379亿美元,同比增长65%。其中5月份出口增长15.3%,进口增长12.7%,4、5两个月,贸易顺差同比扩大。

  3、库存调整是当前经济波动的主要因素。从1-5月份的工业生产的供给面看,增长下行幅度较大,而从消费、固定资产投资、净出口三大需求的需求面看,波动幅度和下行幅度很小。供给面波动明显大于需求方的波动表明,库存的调整明显并对经济下行起了重要作用。

  今年前五个月,重工业增加值增长10.3%,同比回落4.1个百分点,重工业增速明显低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表明重工业产品处于去库存阶段。而轻工业增长11.5%,同比回落仅1.4个百分点,轻工业增速高于实际消费和出口增速,表明轻工业产品还处于补库存阶段。

  由于重工业增加值在工业增加值中比重超过70%,重工业产品的去库存大大拉低了工业增长速度。5月重工业增速回升而轻工业增速回落,说明重工业产品去库存已经开始放缓,而轻工业刚刚进入去库存过程,这为经济企稳创造了条件。

  4、通货膨胀压力明显减轻,处于温和水平。总体上看,通货膨胀继续延续了2011年7月份以来减缓的势头。1-5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上涨3.5%,同比回落1.7个百分点,5月份当月降至3%,处于温和水平。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0.3%,涨幅比上年同期回落7.3个百分点,其中5月当月同比下降1.4%,环比下降0.4%。

  房地产价格继续回落,按照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和销售面积计算,1-5月份全国商品房平均价格上涨3.8%,其中住宅价格上涨3.4%,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4.4个百分点。

  5、中西部地区加快崛起进程。我国东部地区在部分产业转出、出口下滑、住房限购等因素的影响下,发展步伐逐步放慢;中西部地区由于承接产业转移与工业化加速,经济快速增长。从工业生产看,东部地区部分产业转出进程加快,但新的产业增长点尚未形成。

  从投资看,东部地区投资增长19.3%,低于全国投资增速0.8个百分点,而中部和西部地区投资分别增长24.9%和24.1%。从出口看,东部地区由于外需减少、基数偏大及部分外需产能转出等原因,广东、江苏、浙江省等重点省份出口普遍减速,中西部地区出口则呈现快速增长。

  经济运行中的新问题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面临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还出现了一些新问题。

  1、房地产市场调控难度加大。

  房地产一头连着投资,一头连着消费,是当前我国经济中的最主要的产业。我国业已经形成地方财政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高度依赖土地和房地产的格局,银行和民间信贷也深深介入了房地产,房地产也是我国最敏感的产业。如果限购政策放松和实行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房地产调控效果将前功尽弃,还会带来房地产泡沫,最终引发经济危机;但短期内,如果房地产价格和房地产投资大幅下降,也会打破财政、金融的脆弱稳定状态,形成系统性的经济风险。

  当前房地产业运行存在短期内价格急跌和中期内价格回落基础不稳的问题,自2010年5月份以来,我国房地产施工面积增速连续高于商品房销售面积,房地产施工面积是销售面积的五倍,2012年5月末,全国商品房待售面积超过3亿平方米,同比增长33.6%,显示出目前楼市的供应量较大,待售房销售压力和房价下行压力增加。同时,2011年5月份以来,我国房屋新开工面积增速呈现出大幅回落走势,土地购置面积急剧下降,这不仅预示房地产投资将减慢,也意味着未来住宅供给减少。

  2、企业贷款需求趋弱。

  今年以来,微观领域出现由融资难、融资贵现象转向融资意愿下降的局面。央行储户问卷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一季度贷款总体需求指数为79.6%,低于上年同期5.6个百分点。票据利率与民间借贷利率均有所下行,2012年5月份,银行间市场同业拆借月加权平均利率为2.16%,比上月低1个多百分点。一些实体企业融资成本仍居高不下,实体部门大部分利润被转移到金融部门。

  同时,企业在去库存的过程中,产能利用率下降,用工成本相对提高,利润下降,投资和贷款需求也相应趋弱。如果不进行必要的支持,去库存的过程就会演变为投资减慢、失业增加、消费减慢的恶性循环。

  3、产业发展缺乏增长引擎。

  短期内,需求降温导致相关行业工业品需求和价格下降,工业企业面临去库存压力。中期看,企业为房地产、外需配套与服务的产业体系与生产能力扩张过快,钢铁、建材、家电、纺织等行业产能过剩,部分企业处于去产能化阶段。

  同时,由于技术、体制等因素影响,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虽然部分企业为节能减排、降低土地、劳动力等成本,开始更新设备和用机器替代劳动力,部分企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的过程中也在提高资本的有机构成,但全面的设备更新投资周期没有出现,制造业发展缺乏新的增长引擎,仍将处于结构调整阵痛期。

  就业需求结构也反映产业结构性问题突出,我国青壮年农民工、劳动密集的中小企业特别是出口加工型企业存在招工难现象,而大学生、资本密集型大企业、科技型中小企业表现为就业难,说明产业结构没有根本性调整。

  当前经济政策要把握好几个原则

  国内经济正在低谷运行,通胀业已得到控制,同时经济运行出现了一些新问题,通过宏观政策微调给经济加点力,把稳增长放在更重要的位置是必要的。但2008-2010年刺激经济的教训告诉我们,试图通过政府主导的投资拉动经济很容易造成经济增长过热,引起通胀等一系列的后遗症,导致经济速度大上大下,最终受到伤害的是中小企业和低收入群体。如何防止“稳增长”不被矫枉过正呢?

  1、把握好稳增长的目标。

  经济增长到底要“稳”在多少?一要看就业,二要看物价。从就业看,当前的就业形势基本稳定,没有出现2008年底农民工大范围失业的局面,个别地方仍存在招工难和工资较快上涨的现象,经济增速总体上在合理区间内运行。

  从物价看,居民消费价格中除食品外的商品物价涨幅在1.2%左右,工业品出厂价格连续三个月负增长,说明工业部门总体上产能过剩,工业增长速度已略低于潜在增长速度,实际经济在潜在水平的下沿范围内运行,适度刺激经济是必要的。看来,8%的经济增速比较合适,能兼顾就业和物价,也与今年7.5%的增长目标基本一致。

  2、把握好货币政策的力度。

  从2008-2010年的刺激经济一揽子计划和效果看,中央四万亿的经济刺激政策没有问题,真正问题出在银行大规模放贷和货币大幅度投放上,从2008年四季度到2010年,商业银行在九个季度中增加贷款20万亿,导致宏观经济大起、房地产价格急剧上涨、通胀压力加大、地方政府债务急剧攀升、企业产能持续扩张,而产业结构、需求结构和要素投入结构调整缓慢。一旦经济刺激力度减小或世界经济增长再次放缓,宏观经济和企业经营马上出现困难。

  因此,“稳增长”既要适度放松货币政策,也要防止银行贷款再度飙升和投资过度反弹,特别要防止政府主导的投资反弹过快。今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增长8.1%,二季度增长预计7.5%左右,按照现有的经济政策力度,三、四季度增长会上升到8%以上,全年经济增长率达到8%是可以期待的。因此,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两会”要求,把广义货币增长速度维持到14%,相应的贷款规模调控到8-9万亿是合适的。

  3、着力调整经济结构。

  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看,要稳增长就要增加一些投入,但钱要花在节能减排、扶贫、养老、职业教育、保障性住房等这些长期投入不足的地方,花在加大对新兴产略性产业支持和对中小企业支持上。而通过加快垄断行业对民营企业开放、加快金融改革、加大对小微企业减税力度和金融支持,是当前既不用政府花太多钱、又可以加速结构性调整,从而加快经济增长的最优选择。

  对下一阶段经济走势的预测

  经济增长环比见底时间在二季度,同比见底的时点在二季度或三季度。

  1、二季度我国经济处于底部阶段。

  主要原因,一是世界经济增长乏力。全球贸易增长较慢,国际贸易保护主义严重,我国出口增长面临较多困难。二是国内企业的去库存化进程刚刚进行了约6个月,企业继续处于去库存和限产保价阶段。三是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下跌,生产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有所上升,企业盈利下滑,自筹资金能力下降,制造业投资可能受到影响。四是房地产业仍处于量价齐跌的调整过程中,刚性购房需求观望气氛较浓,商品房投资增速处于零增长状态。预计二季度我国GDP增长7.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上涨3.1%。

  2、下半年经济有望逐步企稳回升。

  首先,2011年12月以来,我国已三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释放流动性,同时降低了基础利率,货币供应量、贷款等金融指标出现反弹,货币政策的预调微调会推动下半年经济增长,基础设施投资将稳中趋升。

  大部分房地产限购城市限购期限为一年,部分受到限购影响的刚性需求从今年6月份起会有所释放,房地产投资下行的局面会有所改观,预计下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趋向稳定,名义增长19%左右,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9.5%,比上年下降4.5个百分点。

  今年一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现金收入扣除物价因素后实际分别增长9.8%和12.7%,远高于经济增长速度,收入增长会拉动消费相应增长,房地产刚性需求释放、家电、汽车等节能产品补贴等也有利于相关消费的增长,预计消费水平将保持平稳增长,下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5%左右。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解决方案将逐步明了,市场对欧洲经济的预期会趋向好转,美国、日本经济发展好于预期,2011年年底以来,印度、巴西、俄罗斯等国家的宽松政策也会有所成效,下半年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会好于上半年,我国的出口增速有望温和回升,预计下半年出口增长13%左右,进口增长15%左右。

  重工业企业去库存化将在今年第二、三季度基本结束,下半年库存稳定或适度补充库存会拉动工业生产增加。2012年世界经济总体上慢于上年,铁矿石、谷物等国际大宗初级产品价格不会大幅上涨,输入性通货膨胀压力不大。我国物价上涨的压力更多地表现为成本推动,也就是劳动力成本上升和粮食紧平衡导致的农产品价格上升以及国内能源和资源价格的调整。

  初步预计,三季度经济增长反弹到8%,四季度达到8.4%,全年GDP增长8.1%左右,较上年减缓1个百分点。2012年居民消费价格上涨3%左右,基本保持温和上涨态势。

  (作者单位: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