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盘点五大领域五年改革成果 > 经济领域 > 领域盘点
盘点经济体制改革重点
时间:2012-07-05              字体:

  自今年4月16日起,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区间由千分之五扩大到百分之一,7年前开启的汇率市场化改革又迈出重要一步。

  自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作出《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以来,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进入了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目标的新时期。

  “近十年来,经济体制改革取得重大进展,增强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和活力,为科学发展奠定了坚实的体制基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负责人表示。

  随着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的继续推进,以及非公有制经济的蓬勃发展,我国基本经济制度不断完善。

  2011年9月,由两大电网公司剥离的辅业与4家电力设计施工央企重组而成的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挂牌成立,8年前开始谋划的电网主辅分离改革重组终于有了成果。

  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近十年来,电信、发电、民航等行业初步形成竞争性市场格局,电网企业主辅分离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邮政行业实现了政企分开。

  为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增强中国经济活力,2005年国务院出台了“非公经济36条”,2010年又出台了“民间投资36条”(“新36条”),垄断行业的有形大门已经打开,各部门具体实施细则将在今年上半年推出。

  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目前以非公有制经济为主的中小企业总数已占全国企业的99%,创造的最终产品和服务价值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提供了全国80%的城镇就业岗位,上缴的税收约占50%。

  农村发展体制机制不断健全。国家自2006年起彻底取消了农业税和农业特产税,延续了近2600年的“皇粮国税”终于被废止。同时,国家完善了农业补贴制度,强化对农业的保护支持;改革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免费义务教育。

  “种粮直补、农机补贴、农资补贴、良种补贴……从中央到地方,最后到我这儿,一亩地享受的补贴能达到150多元。”河南省范县杨集乡王马桥村种粮大户王崇杰说。

  财税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化。财政预算更加公开透明,2010年中央部门预算首次实现向社会公开,全年共有74个中央部门亮出“账本”;2011年99家中央部门公开了“三公”经费,全国31个省(区、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公开了公共财政预算。

  近十年来,我国增值税转型改革全面推开,内外资企业税制全面统一,资源税改革逐步深化,个人所得税改革稳步施行,房地产税改革试点稳妥推进。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与血脉,金融体制改革深入推进,助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长期困扰资本市场发展的股权分置问题得到彻底解决。2010年7月,随着中国农业银行成功实现上市,从2003年底推进的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基本完成。当初被一些西方媒体指称“技术上已经破产”的国有商业银行,通过改革迎来了历史上的黄金时期。

  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稳步推进,价格形成机制的市场化程度逐步提高。2008年国家出台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方案,配套推出了成品油价格、燃油税和交通收费等三项重大改革。2011年,开展了国内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试点,电价改革也在积极推进。

  各项社会保障制度的覆盖面大大扩展。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覆盖的城镇职工人数从2003年的1.55亿扩展到2011年的2.84亿,基本养老金连续7年上调;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地区参保人数2011年底已达3.64亿,并将在2012年实现制度全覆盖。

  60多岁的山东潍坊普通农民王仁光,从2011年开始领到每月55元的农村养老保险。“一月55块,平均一天1块8毛多,相当于一天给咱一斤面。”他高兴地说。

  新一轮医改推进三年多来,织起了世界最大的全民医保网。全国基本医保覆盖率超过95%,超过13亿的城乡居民享受基本医保。随着基本药物制度初步建立,基本药物价格平均下降三成,减轻了基层群众用药负担。

  上海市金山区居民陈永辉是尿毒症患者,常年血透的费用高达18万元。“城镇居民医保基本报销了我的大病开支,我每年需自付的医疗费用在2万元以内,有了生活的底气。”陈永辉说。

  “改革为这些年来经济社会蓬勃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不过也要看到,在垄断行业、金融体制、收入分配制度、政府行政管理体制等方面的一些改革还不到位,有的甚至才刚破题。下一步改革的任务艰巨,要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推进。”发展改革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聂高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