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盘点五大领域五年改革成果 > 国防军队领域 > 重要评论
从军事战略到发展战略的重心转变
时间:2012-07-03              字体:

  战略思维形态的重要变化,不仅包含从战略到大战略的视野变换,而且包含军事战略到发展战略的结构变迁。从战略到大战略的视野变换,特别是战略手段与目标选择范围的扩大,已内含战略结构成分的增加,而更为重要的结构变化是,战略的重心从军事战略转向发展战略。

  战略在西方开始走出军事领域,其代表人物可属马基雅维里和克劳塞维茨。马基雅维里已经“深入探索政治权力与军事权力之间的互赖关系”,他的“独立地研究政治的主张”使战略研究扩展到政治领域,为战略确立了政治基础。克劳塞维茨也使战略走进政治领域。克劳塞维茨认为:“战争只不过是政治交往的一部分,而决不是什么独立的东西”。“战争就其主要方面来说就是政治本身。”政治才是“战略的最本质的部分,即战略中涉及面最广和最重要的问题”,也是“战略的最深处”。政治是国家利益的集中代表,“整个社会的一切利益的代表”,不同的国家和人民在利益上的冲突导致战争。历史上的战争原因或是资源利益或是宗教之争,但即使是背景复杂的宗教战争也反映了不同社会集团的利益对立。

  所以,资源利益之争是战争或军事战略的要害所在。公元前26世纪至公元前2371年苏美尔城邦拉格什与温马国进行的四次战争源于争夺土地和水源。1870―1871年普法战争的停战和约规定法国割让阿尔萨斯和洛林予德国,并赔款50亿法郎,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远因。20世纪初德国工商利益要求政府争取海外资源和市场,威廉二世实行“世界政策”,要求重新划分势力范围,加剧了同盟国与协约国矛盾,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的现实原因。一战后英、法、美三国操纵签订的《凡尔赛和约》使德国丧失了1/8的领土和1/10的人口,成为许多德国人支持希特勒纳粹党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心理基础。

  于是,一个问题摆在人类面前:有没有可能主要不通过战争而通过其他的途径解决资源利益问题?或者用战略的术语说,人类有无可能主要通过另一种战略形态来解决资源利益问题?这另一种战略形态即所谓的发展战略。

  这种情形在 17世纪以前不太可能。在17世纪以后有了可能,而在20世纪中期后逐步演变为一种主要的途径、主要的战略形态。根据麦迪森的研究,1700年以前的1000多年,欧洲国家需要1430年人均收入才能够增加一倍。年复一年,人们看不出增长或发展,因而也不可能把它作为解决资源利益问题的主要路径。17世纪由于工业革命人均收入增加一倍的时间从1430年减少为30年。社会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发展的作用和意义,关于经济发展战略的研究变得必要和重要。

  发展不仅可以通过技术创新的线路,而且也可以通过市场机制的途径。18世纪亚当当斯密的国富论力图说明如何通过“看不见的手”实现国民财富的积聚,讲的是发展战略。20世纪30年代发生的“凯恩斯革命”,侧重分析总需求、总收入、就业、物价总水平之间的关系,使人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把握经济运行的总体行为,属于发展战略的宏观研究。

  在此基础上,战略开始出现某种结构性的变化。二战后的前20年黄金发展时期,发达国家的产品超过以往200多年的产品总和。二战后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世界经济的年平均增长率接近4%,与20世纪初相比发达国家社会生产率提高了约100倍。发展日益显示出是解决人类所面临问题的主要途径。在这些背景下,战略与经济、企业的直接联系成为一种趋势。1958年美国经济学家赫希曼出版《经济发展战略》一书,1965年安索夫发表《公司战略》,战略概念直接进入经济领域和企业层面。

  发展战略作为一种新的战略形态一直在拓宽它的内涵和外延。戴维斯和诺尔斯提出制度创新理论,将制度变革引入经济增长过程。科斯从学理的角度论证了制度要素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诺斯从西方经济史的发展得出结论:有效率的经济组织是经济增长的关键。由于制度不是由政策而是由文化决定的,所以文化通过对制度的影响而对经济增长发挥作用。这样,如托达罗所指出:“发展不纯粹是一个经济现象。从最终意义上说,发展不仅仅包括人民生活的物质和经济方面,还包括其他更广泛的方面。”换言之,发展战略必须进入社会和文化等领域,给予整体性的理解。

  于是,有了联合国的“第一个发展十年”规划,其结构是“发展=经济增长+社会变革”。“第二个发展十年”规划要求经济增长,社会制度和社会结构的变迁以及社会福利设施的改善彼此均衡。1990年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作为经济增长、社会进步、环境和谐的综合反映,是战略进入发展诸领域的体现。阿马蒂亚?森从哲学层面概括说:“发展是一个相互依赖的过程,而且经济的成功不可能与社会、政治和文化的成就相分离”。此哲学话语转成战略学话语就变成:战略必须也必然扩展到所有的发展领域。发展战略也在时间维度展开,可持续发展被定义为“既能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即其体现。

  这一趋势的另一个体现是全球化的出现,发展战略具有了全球性意义。发展成为当代发展的主线和时代的主题。各国之间的竞争集中体现为经济发展为核心的综合国力的竞争。世界上局部战争虽然不断,但和平发展是大趋势。战略的结构重心从军事战略转向发展战略,是这种大趋势的战略学体现。

  概括地说,这一转变包含如下判断:第一,战略的结构形态发生变化,由原来的主要是军事形态的战略,演变为包含各个领域发展战略的大战略或国家战略。第二,以工业化、现代化为背景,发展战略演变为战略的重点,成为国家战略结构中的主要部分,成为战略角逐的基本方面;国家战略包括安全战略、外交战略和发展战略,后者在一般情况下规划和指导国家各领域的发展。第三,战略的重点目标和实施途径主要是经济等相关资源的配置,以人与物的关系形式出现,战略的活动规律发生变化。

  上述战略领域中的变化具有重大的实践和理论意义。国家战略的首要问题是把握天下大势和由此而来的战略结构重心。从军事战略到发展战略的结构变迁告诉我们:发展是第一要务。紧紧把握发展这一重心,是中国30多年来最重要的战略经验,也是中国未来能否继续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从全球角度看,和平发展、合作发展是人类走向未来的希望所在。这是以大战略形式表现出的人类大智慧、大聪明,虽然小智慧、小聪明难以避免,有时也可能有意义,但在战略的导航上必须是大智慧。大智慧体现了人类实践的文明转型,体现了人类在人文、知识和发展方面的基本取向,体现了人类思考的全局性和长远性。

  战略结构重心的变迁也是战略学的转型。从战略到大战略,从军事战略学到全域战略学,反映了研究视野和重点的变化。发展战略以及发展战略与安全、外交战略的关系成为大战略研究的重点,成为战略学学科的重点建设方向。从哲学角度看,战略结构重心的变迁体现了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相统一的方向,在实践理性的研究方面展现了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