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盘点五大领域五年改革成果 > 国防军队领域 > 新闻
抢占军事科研前沿阵地
时间:2012-07-03              字体:

  龙年伊始,从黄海之滨到昆仑山麓,从塞外大漠到南海诸岛,依托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牵头研制的信息化成果,三军演兵场龙腾虎跃,战场态势一览无余,各种指令直达作战单元——

  这个所近年抢占军事科研前沿阵地,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取得一项又一项重大突破,仅“十五”以来,就有200多项科研成果获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奖,其中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项、一等奖3项、二等奖8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54项,直接推动和加速了我军信息化建设进程。

  “面对断代性革命,要挺起脊梁”

  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官兵深知:“信息化是一场断代性革命,充满严峻挑战。要想在空前激烈的世界军事竞争中赢得战略主动,必须挺起中国人的脊梁。”

  当年,我军信息化尚处于“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分散建设时期,各军兵种独立建成的信息系统有数百种。因技术体制不同,彼此无法互联互通。“统”不起来,成为加紧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的最大“瓶颈”。

  时不我待。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官兵深入上百个单位调研,记录技术资料笔记100多万字,撰写论证报告850多万字,构建了数千种软件的技术模型。他们向军委、总部郑重建议,从顶层抓起、自上而下推动,采取综合集成的办法,研制一项系统成果,把我军信息化建设“统”起来。

  军委果断决策,将这项研制任务交给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业内一些资深专家态度审慎:“全军信息系统数百个,要把它们统起来,面临体制和技术双重障碍。短时间内,你们一个研究所能担得起这样的重任吗?”

  许多人彻夜难眠。

  时任所长王建新的回答掷地有声:“搞科研就像打仗,国家和民族都不允许我们当孬种!杀出一条血路来!”

  所党委带领官兵,层层立下军令状。科研大楼,犹如大战将临的指挥部。为加快研制中国自主的这项系统成果,快退休的老专家像年轻人一样,一路小跑,争分夺秒;刚毕业的大学生,进所即进项目组,转战南北。各个研究室支起行军床,官兵攻关累极了,就在上面歇一下,马上再干。他们牵头组织各军兵种、战区、科研院所和国防工业部门300多个单位8000名科研人员,经过夜以继日的奋战,终于打通我军信息化建设的这一“血脉”,实现从无到有的历史性跨越。

  该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王建新作为项目代表,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

  “信息化命脉,须牢牢握在自己手中”

  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官兵明白,关键技术、核心技术,出再多的钱人家也不会给你;只有坚持自主创新,才能攀上高新技术顶峰。

  “信息化命脉,须牢牢握在自己手中”,这是研究所官兵一以贯之的信念。

  “软件无线电”技术,被称为无线通信领域的一场革命,是解决三军协同通信这一世界性难题的关键技术。当时,即使是西方发达国家,也刚刚将其列入研制发展计划。

  留法归来的年轻博士于全毅然站在这个阵地的前沿。他身后,是一支由两名博士、5名硕士组成的、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年轻队伍。

  而大洋彼岸,一支拥有上亿美金、150多名专家加盟,背后有世界著名通信公司和实验室做后盾的研制队伍,也站在同一起点上。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

  于全和战友义无返顾,展开竞技。

  几年后,国内第一台“军用软件无线电网关电台”诞生。这些年轻的中国人,成了本领域“领跑者”。

  为牢牢把握信息化命脉,于全等专家又连续奋战,主持完成具有我军特色的某新型通信网,使我军通信手段再次发生质的飞跃,走在世界的前列。

  对该所科技人员来说,技术的难度,就是创新的高度;攻关的靶标,永远瞄准核心关键技术领域最前沿。

  信息安全防护,是指挥信息系统的核心关键技术,直接关系到系统管不管用、各级敢不敢用。为达到“顶级防护、万无一失”的要求,他们突破内部防护这个重大难题,创造性地构筑了从外到内的纵深防御体系。在多次重大演练中,体系经受住高强度的内外攻击考验。

  在这个所,无论是院士还是新秀,总保持着一种创新激情。地下通信隐蔽性好、抗毁性强,在战争中具有特殊军事价值。该所资深通信专家司徒梦天为攻克这一世界级难题,带领科研团队不分昼夜,刻苦攻关,一干就是30多年,终于成功研制“地下通信系统”,荣立一等功。

  “大协作,才能有大突破、出大成果”

  一个师级单位,科研能力何以如此强劲?科研成果何以如此丰硕?

  “信息化天生就是联合的事业,大协作,才能有大突破、出大成果”,该所政委李成军道出其中奥秘。

  据现任所长刘怒介绍:这里参与科研的人员,有运筹帷幄的高层指挥员,有经天纬地的通信专家,有监侦浩瀚太空保障国家安全的信息专家,有作战部队的程序员、操作手……堪称藏龙卧虎。

  这里实行按市场配置人才,不设“常驻户口”。他们打破编制体制框框,集中各方精兵强将和技术优势,组成攻克重大科研课题的“战斗群”。

  这个项目的“首脑机关”不是一级组织,也不是一级行政单位,只是一个不占编制、区区几人的总师组,且都是兼职的。总师组把各个作战集团分系统的技术总师吸纳进来,对重大问题集中研究决策,真正实现各参研单位的实质性融合。

  在项目建设中,他们改变过去以工程技术人员为主的科研模式,创造性地构建“指挥机关+科研人员+部队用户”的研发联合体,研发、实验、使用3支队伍同时进场、捆绑作业、并行推进,边研制、边使用、边完善,在建与用的互动中滚动发展。他们还采用钱学森倡导的“综合集成研讨厅”模式,经常把不同专业背景的专家召集起来,开展思想碰撞,依靠团队智慧攻克技术壁垒,实现创新突破。

  为了实现军事与技术的紧密结合,所里专家与部队官兵捆绑在一起,互相学习,互相启发,一道攻关。研究所专家王春江带领6位同事,与指挥员、参谋人员共同组成研究论证小组,对1000多项军事需求进行分类解读。经过3个月没日没夜的苦战,终于设计出一套军事需求技术模型,奠定了系统研制的坚实基础,从起点上保证系统建设的实战化方向。

  总部领导认为,这是信息化条件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成功典范。

  短评

  挺起中国人的脊梁

  当今世界军事竞争空前激烈,要赢得战略主动,必须挺起中国人的脊梁。

  脊梁挺起来了,才能像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的官兵那样,站得高,看得远,始终站在军事科研阵地前沿;

  脊梁挺起来了,才能说出“国家和民族都不允许我们当孬种,杀出一条血路来”这样的话,才敢与实力强劲的对手一较高下,当一回“世界领跑者”;

  脊梁挺起来了,才能神不怕,鬼不怕,穷不怕,难不怕,恫吓不怕,见大人而藐之,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

  建设创新型国家、创新型军队,需要也必须挺直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