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两会改革聚焦 > 媒体关注
曹林:警惕“改革到官为止”
时间:2012-03-15              字体:

曹林 媒体人

“深化改革”人心所向,“改革”成为此次两会热词。向来开改革风气之先、以改革先行者形象闻名的广东自然成为关注的中心,广东代表团总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 当然,广东官员也没有让记者失望,而是勇于直面改革最核心的问题,比如广东省省长朱小丹的发言就是如此。他认为“最关键的改革是政府自身的改革”:革命革到自己头上对政府是考验,当前改革最大的阻力是既得利益格局,我们是真改革还是假改革,是口头上说改革还是实际上去促改革,这是一次很大的考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也说,改革要从党和政府开刀。

真是字字珠玑,句句击中当下改革的要害和关键。正如此前很多高层领导都强调过的:中国改革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将权力关进笼子中”的改革。如此直指要害,难怪在场的记者连呼:“过瘾!少有听到行政长官如此说自身改革!”

这暴露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一些官员在谈论改革的时候,很多时候都预设了一个前提,意指的都是“改别人”、“革别人的命”、“动别人的利益”,而很少有指向自己利益的。改别人时,很多人都异常积极,雷厉风行说改就改,可一旦涉及自身利益,就会裹足不前,成为改革的阻挠者。这也正是为什么人人都在喊改革,可 “深化改革”却如此之难的关键所在。因为最深层次的改革很多都是“自己改自己”。

前几天舆论在讨论改革的时候,在人民网看到一个网友的抱怨,追问为什么“改革到官为止”:为什么改革一改到官员,就改不下去了,就步步是障碍寸步难行。国企改革,工人很容易就下岗了,可改革国企领导薪酬、约束国企领导公款消费时,就改不下去了。福利改革、住房市场化、供暖市场化、医疗市场化,走得步子非常快,平民的改革阵痛,说忍就忍过去了——可要改官员的福利,公车福利、吃喝福利、旅游福利的时候,渐而不进,走一步退大半步。比如公车改革,改了快20年,一再搁浅。

当然了,说“改革一碰到官员就改不下去”有些极端,30多年的改革,官员阶层还是让渡了不少既得利益的,对官员的监督多了,官员的权力更透明了,官员的特权越来越少,公车改革也比过去节约了不少经费。可是,很多深层次的改革遇到了极大阻力,尤其是行政审批改革和官员福利改革,掌握着改革主导权的官员,权力不愿意放弃,利益不愿意削减。

不改自身,只改别人的权贵自肥式改革毫无公信力,既贬损了改革之名,更会使改革埋下巨大的社会危机。改革,本是为了通过改良的手段避免猛烈的社会剧变,而那种“改革到官为止”的假改革,只会让本对改革充满期待的公众失去耐心和信心。

自己改自己,难免对自己下不了手,这考验着改革者的勇气。一方面要尽可能将改革交给那些异体的力量,使改革超越“自己改自己”的难题,另一方面要有一种自缚的勇气。去年两会时,政协委员葛剑雄说,自己作为图书馆馆长公开账目,是为了自己救自己,因为腐败的诱惑太大。河北大名县县委书记王晓桦上任后首先改了最敏感、最关键的干部任命制度,变“一把手决定”为民主投票,主动“捆住”了自己的手,他也说,“我是在保护自己”。

自己改自己,其实是在保护自己,是在救自己。我们的官员能够读得懂这样的忧虑吗?

(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