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两会改革聚焦 > 代表关注
厉以宁:中国必须改革,不改革没有出路
时间:2012-03-15              字体:

  新华网北京3月12日电(记者刘诗平、周劼人、赖臻)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即将落下帷幕,然而在北京会议中心政协委员驻地,采访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厉以宁的记者依然络绎不绝。 

  这位备受瞩目的经济学家,在本届大会上谈得最多的,是“必须改革”和“如何改革”。 

  “中国必须改革,不改革没有出路。当前,改革更需要顶层设计,不能继续摸着石头过河。”厉以宁说。 

  在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会上,厉以宁洪亮的声音,加上经常挥动的手势,常常使会场的讨论变得更加热烈。 

  82岁的人生,与两会四分之一世纪的缘分——15年的人大履职和10年政协经历,他不光在讲,更多在做,并且往往站在改革的潮头浪尖。 

  “在人大的15年,做了四件大事。”坐在记者面前,厉以宁娓娓道来。 

  证券法的起草,被他视为第一件大事。他向记者强调:“这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中的一部重要法律。” 

  一直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奔走呼号的厉以宁,把主持、参与经济领域的其他一系列立法工作,算作第二件大事,包括企业法、公司法、预算法以及一系列有关就业、社会保障等民生问题的法律。 

  “十几年间,环保问题花了我很大力气。”厉以宁说这是第三件。 

  而第四件,是对教育问题的持续关注。20多年前,一份由厉以宁主持的研究报告指出:教育经费应该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以上。令他欣慰的是,2012年国家将确保实现教育经费占GDP4%的目标。 

  “2003年到政协后也干了四件大事。”厉以宁笑着对记者说。 

  2005年2月,《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颁布。这份首次把非公经济置于与国有经济同等地位的中央文件,最早的倡议者中,就有厉以宁。 

  厉以宁说,支撑着计划经济体制存在和运转的两个支柱,是政企不分、产权不明的国有企业体制和城乡分割、限制城乡生产要素流动的城乡二元体制。对前者的改革尚未完成,后者正在破题。为此,几年间,他不间断地关注农村土地流转问题,并利用政协舞台,积极呼吁,建言献策。 

  厉以宁说,对农村金融与小城镇建设的调研可以算得上是他在政协做的第三件事。近几年来,他曾先后带队赴山东、湖南、湖北、重庆、贵州、云南等地调研,为统筹城乡发展、解决“三农”问题寻找新的突破口。 

  厉以宁乐意听到人们称他“厉三农”。他常说,“我和其他同志一起,都是农村改革深化的宣传者”。现在,他依然身兼贵州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专家顾问组总顾问。在毕节扶贫,他自认为是在政协期间的第四件大事。 

  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成就,也面临着新的国际国内形势和诸多新的问题,如何大力推进改革,做什么、怎么做、谁来做?厉以宁直言:“经济好比人的身体,外力的作用让其冷热难免。经济一旦出现问题,马上通过宏观政策进行调整,就如同人生病了要吃药来恢复,这种刺激是外来的。假如制度本身就有一种促进发展的机制,经济这一‘肌体’便可以少通过吃药来解决问题了……” 

  在本次政协会议上,厉以宁鲜明地提出,30多年前开始的改革,无论是农业承包制、乡镇企业改革或股份制,都是发现和调动民间积极性,实行自下而上式的改革。现在的改革和30多年前有所不同,需要改革的决策者具备战略眼光,不能拘泥于“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要将整个战略布局做得更好。 

  厉以宁提高了嗓门对记者说:当下,不排除小范围摸着石头过河,但主要靠顶层设计,这就是我对当前改革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