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 > 管理实践
改善滞后体系 全国公安机关推进社会管理创新纪实
时间:2011-12-13              字体:

  人财物大流动、互联网大发展、全球化大提速,社会形态的变化给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带来了社会管理领域的一系列问题与挑战,而相对滞后的社会管理体系,传统单一的社会管理手段,更加剧了形势的严峻性。 

  社会管理创新迫在眉睫。党的十七大报告明确提出了创新社会管理体制的要求,这对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国家长治久安有长远的意义。 

  在2009年12月召开的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深入推进社会管理创新”被列为“三项重点工作”之一。中央政法委要求各地政法机关创新管理手段,从根本上解决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源头性、根本性、基础性问题。 

  承担多项社会管理职能的公安机关责无旁贷。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一些传统的公安社会管理方式逐渐显现出不适应之处,公安机关自上而下的改革脚步从未停止。在深入推进三项重点工作的当前,从实有人口动态管理到社会治安动态防控,从新型警务模式探索到虚拟社会管理,全国各地公安机关正以一项项不落窠臼的鼎新之举,不断提升着自身参与社会管理的能力,为社会管理创新大胆破题。 

  人口管理创新:“社会人”动态管理机制逐渐成形 

  借助信息化手段建立起鲜活的实有人口数据账,以人为本,服务先行 

  今年1月1日,流动人口数量居全国之首的广东正式步入“居住证”时代。居住证赋予了流动人口享受公共服务的权益,而“一证通”的管理模式,也使公安机关实现了对流动人口的底数和动态的实时掌控。 

  流动人口管理是当前公安机关人口管理工作中最大的难题之一。从单位人到社会人的转变,使原有静态的户籍人口管理模式显出疲态,探索动态模式下的实有人口服务管理方式势在必行。 

  今年5月,上海嘉定社区综合协管队员老仇注意到了社区一名形迹可疑的外地来沪人员,采集到该人的基本信息后,比对发现此人恰为警方网上追逃的犯罪嫌疑人。上海市去年已经基本完成了“实有人口、实有房屋”全覆盖的“两个实有”信息采集工作,形成了以实际居住地管理为主的人口动态管理新机制,社区民警与1.2万名社区协管员随时将新鲜的人口信息采集入库,为有关部门提供了人口服务管理的基本依据。 

  “两个实有”的成功推行,让曾经一度存有疑虑的上海民警老范释怀:“建立起鲜活的实有人口数据账,是多年来公安机关想做而一直没有做成的事,这在过去是不敢想像的!” 

  今年以来,河南公安机关把加强实有人口管理作为社会管理创新的抓手,开展了实有人口信息采集大会战,形成了完整的信息数据库。随着实有人口管理水平的不断提高,公安机关打击犯罪的精确度也不断提升。截至4月底,河南省、市两级情报平台共发现在逃人员线索542人次,比对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 6246人次,抓获网上在逃人员172名。 

  以人为本、服务为先同样主导着人口管理方式的转变。务工人员流出大省贵州开创的“老乡警察”等新型管理模式就是鲜明的例证。贵州遵义等地公安局定期将民警派往流出人口集中地公安机关,协助当地公安机关管理、服务贵州籍务工人员。外派民警利用“老乡警察”的亲情优势,开展“走老乡门、知老乡事、解老乡忧”的走访活动,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宣讲法律知识,预防违法犯罪,受到了农民工的欢迎。 

  治安管理创新:以新思维破解老难题 

  探索城中村等治安“顽疾”治理,将防范触角延伸至村镇,实现立体防控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沙头派出所辖区内的几个“城中村”,曾因“黄赌毒”现象突出、治安混乱闻名远近。 

  如今,警方在这几个城中村建起了24小时运转的电子监控系统,根据发案规律重新调整了警力部署,组建了扫除黄赌毒专业队,使城中村旧貌换新颜。为此,下沙村村民老梁感到由衷开心:“这几年治安好了,村里的房屋出租率和租金也都上涨了,住进来的人素质也越来越高,我们特别省心!” 

  在容易发生治安问题的城乡结合部、城中村,在犯罪分子藏身落脚的中小旅馆、出租屋,在容易滋生“黄赌毒”的歌舞娱乐场所,一场场整治行动正在展开。就在不久前,公安部正式部署在全国开展为期7个月的严打整治行动,目标直指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各类犯罪。 

  2009年,河南省曾经将10个社会治安存在突出问题的县、市、区作为重点整治地区;2010年,河南再次将200个城乡结合部、城中村等一些软弱涣散的基层组织列为社会治安重点整治地区,从群众反映最强烈的社会治安问题入手,集中开展了大走访、大调查、大整治。 

  与集中整治相结合,各地公安机关广泛借助各种社会资源延伸防控触角,构建起严密的治安动态防控网络。 

  陕西省公安机关适应动态化社会管理的需要,走出了一条具有当地特色的“空中有监控、地面有巡逻、路上有卡点、社区有群防、单位有技防、院落有人防”的立体化警务防控新模式。目前,全省已投入6亿多元,安装监控探头7万多个,县市区视频监控覆盖率达92%。 

  山东省公安机关通过“民警兼任村官”、“机关民警包村”、“警务中心村”等新型城乡警务模式,构建了一张扎实的农村治安防范网络。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将三分之一的警力下沉到254个村,驻村民警兼任村党支部副书记或村主任助理。制度推行当年,博山区85个村实现刑事案件“零发案”。 

  虚拟社会管理创新:在确立秩序中激发活力用足用好互联网平台,打击新型犯罪,搭建警民沟通桥梁 

  “五一期间,前往上海参观世博会的游客特别多,请您尽量避开当前的高峰期。”4月30日晚,苏州市民张某刚打开家中的电脑,一条当地公安局发布的预警信息就自动弹了出来。江苏省公安机关通过开展“平安祝福进万家”互联网预警服务工作,及时发布各类预警信息,拓展了服务群众的新途径。他们还在全省1600多家网站的近2万个栏目设置了“网上110报警岗亭”和“平平、安安”虚拟警察,24小时接受网民报警和咨询求助。 

  以互联网为平台的虚拟社会管理是社会管理的新课题。近年来,各地公安机关一方面强化互联网管理,严厉打击网络犯罪,一方面变堵为疏,大胆尝试通过博客、QQ及微博等各种网络工具,开展形式多样的警民互动活动。 

  今年2月底起,广东省公安厅和21个地市公安局相继开通了微博。短短3个多月时间,这个公安微博群就会聚了9万多“粉丝”。大量实时公安资讯的便捷获取,吸引了网民关注,也标志着警民网络互动有了更新的渠道。网友“厦门浪”说:面对复杂的社会管理新课题,广东警方将网络问政机制引进到工作中来,迈出了创新的一步。 

  针对网民反映强烈的虚拟财产保护问题,上海警方试点开展了虚拟财产被侵害案(事)件查处的“绿色通道”,并与互联网信息安全管理协会等单位合作,开通了“上海网络社会征信网”,积极探索建设由网民评议、专家打分等内容构成的互联网诚信评价体系。警方还针对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网上违法犯罪突出问题,组织开展专项清理整治工作,有效地净化了网上文化环境,维护了网上治安秩序。 

  将群众受益作为创新的出发点与最终归宿 

  以户政、车管、出入境便民服务为突破口,创新群众工作,让群众享受创新成果 

  在革命老区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农事村办”成了社会管理创新的一个缩影。百色市在一些较偏远、群众办事往来不方便的村屯设立服务站,把基层政府的一些职能下放到服务站。依托这一平台,百色公安机关在每个“农事村办”服务站建立了警务点,将警务送到村屯。 

  “让群众成为社会管理创新的最大受益者”,这是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局长徐珠宝的观点。南京市私家车几乎每月增加1万辆,为解决群众出行难的问题,南京警方不断推出新措施:将道路两旁适合停车的区域设置为“限时停车”线路,避免全时段占道拥堵;整合停车资源,把可供群众使用的社会停车资源统归政府调配;在城市三角地、地下等处开发立体停车场,在银行、学校等地为办急事的群众设置临时停车区域。这样一来,困扰南京市民的停车难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在社区处理交通违法行为,就像消费刷卡一样快捷方便。”在浙江省杭州市,一位私家车主如是说。截至2009年底,杭州交警支队本着“让老百姓不出2公里就能找到交管站,让有服务要求的人都能在交管站办完事”的原则建成并投入使用了53个驻社区(企业)交通管理服务站,基本覆盖了市区所有社区,为群众提供“主动上门服务”。 

  5月7日,在广州市出入境管理服务大厅,市民黄先生在一台叫“办证易”的机器面前,不到2分钟就自助办理了赴港澳再次签注申请。去年,广州市出入境办证量是350多万件,其中通过电话、上网等各种自助系统办理的超过80%。 

  在公安机关的不断努力下,一个个社会管理难题正在迎刃而解,群众正在享受着公安机关的管理创新带来的方便与快捷。创新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