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各国大选看改革 > 希腊 > 选情关注
希腊新大选并非一粒定心丸
时间:2012-06-18              字体:

  5月16日,希腊总统作出了两项重大决定:一是将第二次议会选举的日子定在了6月17日;二是任命皮克拉默诺斯为看守内阁总理。

  过去3天,帕普利亚斯总统不断约谈各政党领导人,试图劝说他们以国家利益为重,达成妥协,组建新政府。但很无奈,各党派领导人固执己见,组阁以失败告终。总统没有亲自出面,而是以总统办公室声明的形式承认了组阁失败的事实,并将希腊再一次举行议会选举的事定了下来。

  皮克拉默诺斯现年67岁,在法国受过教育,职务是希腊最高行政法院院长。帕普利亚斯总统与各党派协商一致后,同意任命他为看守政府总理,负责组建为期只有30天的临时政府,主要任务是组织将于17日举行的大选。

  5月17日,皮克拉默诺斯及其内阁成员正式宣誓就职。“皮克拉默诺斯”这一姓氏,在希腊语中有“苦涩”之意。为此,他幽默地说,因为他这个名字,在当前背景下,由他来担任总理再恰当不过了。他表示,出任临时总理是一种荣幸,但也意味着巨大的责任。

  看守内阁宣誓就职后,新一届希腊议会也举行了宣誓仪式。

  有了新政府,议会也开始运作,似乎希腊局势暂时稳定了。但此间观察家却认为,接下来将是“令人恐惧”的30天:希腊政治出现真空,前景充满变数。

  很显然,5月6日的大选是一次没有结果的选举。进入议会的政党有7个,但谁都不占多数,不能单独组阁。为了组建联合政府,总统和政党领袖们折腾了9天,最终还是失败。最新民调显示,在17日的大选中,左翼政党联盟将从亚军晋升冠军。但遗憾的是,就像6日选举后的新民主党一样,它没有把握获得议会多数。也就是说,下一次选举也不能确保希腊能顺利产生新政府。

  如果下一次选举仍选不出新政府,希腊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因此,泛希社运领导人韦尼泽洛斯呼吁:“希腊人民这一回必须为了国家的利益作出正确的选择。”

  韦尼泽洛斯说这番话,本意是呼吁选民多给泛希社运投票,因为每个政党都认为自己站在正确的一边。但他也说出了希腊选民必须明白的道理:这一次必需作出决断,千万不能再有下一次了。

  在这一个月里,皮克拉默诺斯和他的看守内阁日子也不会好过。因为,他们没有“做任何有约束力承诺的授权”。显然,在这段时间里,有关希腊债务等问题,看守内阁不会有任何作为。作为政府,却又不能与其他政府开展任何有法律约束力的“公务活动”,这就是希腊看守政府的尴尬。仅从这一点看,皮克拉默诺斯看守政府仅仅是象征性的,或者说更像一个“选举委员会”。

  希腊政府难产,债务危机又伴随着政治危机。很自然,希腊人和国际社会要产生一连串疑问:希腊会退出欧元区吗?一旦希腊退出,造成的危害有多大?等等。

  在欧盟所有的条约中,吸收新成员有一系列标准,但却没有退出机制。仅从这一点讲,欧元区不会开除希腊。要退,也得希腊自己主动提出来。但希腊主动退出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80%的选民支持希腊继续待在欧元区。

  15日,法国新总统奥朗德上午就职,下午就访问了德国。奥朗德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会谈后表示,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

  默克尔说:“我有决心将希腊留在欧元区。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

  希腊不主动退出,并不意味着不会被动退出。比如说,如果希腊不履行财政紧缩和改革协议,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停止发放援助资金,希腊只好被动退出欧元区。

  按照第二轮希腊救助协议的日程安排,希腊议会需在6月底以前批准在2013年和2014年额外削减约115亿欧元的开支,以换取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进一步援助。

  花旗银行战略分析师马丁内斯认为,即使6月中旬希腊组成新政府,也很难执行与欧盟签署的各项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允许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将增加市场对欧元区整体的不信任,进而影响欧元区其他国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15日接受法国24电视台采访时说,希腊“有序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至于最终结果如何,恐怕还得看一段时间。但眼下,对于希腊人来说,最要紧的是保护好自己的银行存款。帕普利亚斯总统15日说,希腊央行行长普罗沃普洛斯告诉他,5月6日大选以来,组阁谈判陷入僵局,致使希腊人涌向银行提取存款。仅14日一天,希腊人提取存款的金额就高达7亿欧元。15日,希腊人从银行提款的数额也约为7亿欧元。

  据希腊央行统计,截至3月底,希腊银行的存款余额为1650亿欧元。截至5月底,国际救助希腊的到位资金为480亿欧元。

  荷兰国际集团资深经济学家布热斯基说:“即使希腊人以现在的速度提取存款,希腊银行在下次选举前仍可活下去。”

  在希腊局势阴云密布的时候,国际信用评级公司又开始落井下石。5月17日,惠誉国际宣布将希腊信贷评级从已处于垃圾级的B-下调一级至CCC级。惠誉国际在声明中说,希腊大选之后始终未能组成新政府,使其无法保留欧元区成员国资格的风险越来越高。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说:“在民主体制中,一次选举不能组成新政府,进行第二次选举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们尊重希腊人民的民主选择。但同时,希腊人民也要清楚,在欧元区还有另外16个民主国家,希腊人民也要考虑欧元区国家共同作出的民主决定。”

  希腊局势的演变显示,民主体制的效率的确需要提高。如何改善民主和效率之间的关系,如何进行制度创新,将是西方民主国家面临的严峻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