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各国大选看改革 > 美国 > 政策分析
美国两党利用社会公正话题争取选民
时间:2012-06-08              字体:

  美国总统奥巴马5月5日正式开始作为民主党候选人的连任竞选活动。他先后在俄亥俄州和弗吉尼亚州参加两场竞选活动,并将批评矛头直指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

  2008年奥巴马竞选活动主题词为“变革”,今年则变成了“前进”。在5月5日的两场竞选活动中,奥巴马批评罗姆尼急欲为富人减税、减少教育和医疗救助经费、增加大银行和保险公司对消费者的控制力等。奥巴马说,罗姆尼从其经验中得出了错误的结论。他以为像他自己那样的首席执行官和投资家赚钱,其他所有人也会自动跟着过上好日子。

  围绕公平展开政治博弈

  值总统大选之年,美国两大政治势力正在围绕社会公平问题进行激烈博弈。

  美国国会众院4月27日以215票对195票的表决结果通过了一项由共和党议员提出的议案。根据这项议案,美国国会众院5年前民主党占多数时制定的一项法律将被中止执行一年。根据该法律,从今年7月1日起,目前为3.4%的联邦学生贷款利率将自动翻番至6.8%。

  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一直呼吁中止将联邦学生贷款利率翻番。然而,当共和党占多数的国会众院通过上述议案后,白宫却威胁说,奥巴马总统将否决此案。从表面上看,奥巴马总统出尔反尔,究其原因另有缘由。

  将联邦学生贷款利率上调的举措将影响740万美国学生,平均每位贷款学生多承担1000美元债务。换言之,在美国大选之年,这一举措将影响740万年轻选民手中选票的去向,民主、共和两党对此均不敢忽视,也因此都争相表明理解学生们的苦衷,暂不提高贷款利率。

  但若保持现行3.4%的学生贷款利率不变,则将出现59亿美元的财政“窟窿”。在如何补“窟窿”的问题上,美国两党分歧凸显。根据此次众院通过的议案,补“窟窿”的钱来自奥巴马政府建立的一项公共医疗基金。这一作法与其说是在补“窟窿”,倒不如说是在挖奥巴马政府医疗改革成果的墙角。美国国会民主党人则提出,这个“窟窿”应由向包括许多律师、医生在内的富人征税和取消对石油、天然气公司补贴来填补。

  4月1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力推的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征收30%所得税税率的“巴菲特规则”议案在国会参院遭到否决。奥巴马总统及国会民主党人谴责共和党人“再度选择以牺牲中产阶级的利益为代价保护最富裕阶层减税”,富有的美国人正享受现代史上最低的税率。“这种不公平的制度已经使最富有的少数人与其他人之间的差距变成一条鸿沟。”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说:“继续允许一些最富有的美国人享受特殊的税收优惠,使他们避免支付公平的份额,这完全没有道理。”民主党人还表示,他们将继续推动国会通过该法案。

  美国行政和立法机构围绕社会公平问题的博弈也波及到了作为最高司法机构的最高法院。3月26日至28日,美国最高法院就2010年的医疗改革法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听证。2010年3月23日,奥巴马签署了《美国大众卫生保健法案》。此举在美国引来截然相反的巨大反响。支持者称,这是美国最近几十年来最大的社会福利制度改革,对于美国社会公平具有里程碑意义。美国共和党人一直对此法持反对立场。迄今,已有26个由共和党人领导的州认定该法中的“强制医保”内容违宪,并将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今年6月,最高法院将对2010年医疗改革法是否违宪进行判定,其结果无疑对今年总统大选进程产生影响。

  美国社会两极化倾向突显

  此时距美国总统大选日约为半年,两党间围绕社会公平问题的攻讦愈见尖刻。包括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在内的共和党人抨击奥巴马政府陷于“第三期社会主义癌症”。奥巴马则愤然反称共和党人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

  去年在全美开始的“占领”运动打出了“我们是99%”的口号,凸显美国社会两极分化的加深。近日,被“占领者”占领的华盛顿自由广场被清场。日前,本报记者来到另外一处被“占领者”占领的麦克弗森广场,见到仍有约10个“占领者”帐篷集中于广场一隅。广场西北角矗立着两块图文标语牌,分别写有 “我们是99%”和“资本主义就是危机”。在一个摆放着“人类不需要公司贪婪”标语牌的帐篷内,自去年10月就开始参加“占领”运动的贝尔对记者说,“美国的法律使得穷人纳税率比富人还高,富人又拿钱资助竞选。这很不公平!你知道吗,美国无家可归者的数量相当于非洲国家加纳一个国家的人口……”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报告显示,0.1%美国最富者在过去50年里税率从51%下降到26%;美国最富的400人2008年的平均税率是 18.1%,而1995年为29.9%。另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统计,计入通胀因素,1%的极富阶层收入自1979年至2007年几乎翻了两番,紧随其后的 19%较富阶层增长了65%,而随后占60%的中间阶层增长了37%,20%低收入阶层收入只增长了18%。《财富》杂志近日刊文引用有关数据称,2011年美国大公司总裁平均薪水为1290万美元,是普通劳动者的380倍。美国税收及债务问题专家索希尔认为,如果与收入不平等相生相伴的教育资源不平等、家庭结构失衡等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那么美国成为“永久分裂社会”的几率很大。

  近百年来,从罗斯福的“新政”到约翰逊的“伟大社会”计划,再到奥巴马的医疗改革法案,美国在向社会公平方向的改良荆棘载途,两党在此问题上的不同理念使得钟摆在“公正”与“效率”间来回摆动。冷观迄今为止的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两党都在利用社会公正话题拉拢选民,却又往往将这一话题演绎为政治把戏。

  (人民网华盛顿5月6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