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各国大选看改革 > 俄罗斯 > 政策走向
外媒:政治生态变化令普京面临新挑战
时间:2012-06-08              字体:

  民众呼唤政坛新鲜血液

  【俄罗斯《专家》周刊3 月12日一期文章】题:普京之后的普京

  3月4日的总统选举后,俄罗斯出现了新的政治生态。而新形势有三大特点:其一,本次总统选举比去年的杜马选举更为诚实;其二,过去的“永远的候选人” 政治体系已被掏空,深刻变革轮廓初具;其三,时局本身迫使普京不得不对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形成的政治体系进行变革。

  总体来说,相较杜马选举,此次总统选举要“干净”得多,至少没有发现备选区计票委员会大量篡改结果的舞弊行为。

  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在选举结束后拒绝与普京会晤,这或许是他已意识到自己的时代即将落幕。多年不倒的“永远的候选人”将在近期内告别他们的舞台。 67岁的久加诺夫、65岁的日里诺夫斯基正在成为本党的负资产,党内领导层更新势在必行。

  而普罗霍罗夫的崛起,也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 “永远的竞选者们”的迟暮。这位政坛新人拿到了近8%的选票。他的拥趸集中在大中城市,他在各地区首府的支持率要高过该地区平均支持率一倍。

  这似乎是城市的中产阶层团结起来向他表示支持,其实并非如此。据舆论调查基金会公布的数据,普罗霍罗夫在竞选活动尾声时的支持率与他决意参选时相同,都是4%。他之所以能够拿到多一倍的选票,是因为很多人在临近选举时才决定投他一票,不是因为从他身上看到了希望,只是因为“无人可支持”。

  反对派很难再“兴风作浪”

  【俄罗斯《独立报》3月12日报道】普京的国际事务助理尤里・乌沙科夫表示,3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祝贺普京当选总统,其中包括北约秘书长、英国首相、美国总统。此前,正是上述作为西方影响力核心的机构及国家,曾质疑俄罗斯选举过程的诚信度。

  国际问题专家还发现了这些贺信和贺电的另一个意义。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副主席安德烈・克里莫夫说:“这相当重要:大国领袖和权威机构领导人实际上表示承认我国的新总统,并愿意与之共事。俄罗斯的竞争对手作出类似的表态尤为重要。我们的选举结果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认可,抗议热情开始迅速下降。”

  专家认为,在所有人都承认选举结果以及唯一能够将反对派团结起来的平台即反普京平台倒塌后,人们对抗议集会的兴趣迅速下降。

  俄高等经济学院政治学系副主任列昂尼德・波利亚科夫表示,反对派正处在十字路口。所有人都证实了普京在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这一事实。这使得抗议活动组织者无牌可打,只能走激进的极端主义道路:挑唆当局采取强硬手段并造成冲突。但即便这种桃衅行为迟早也会逐渐消失。

  政治形势中心学术委员会负责人阿列克谢・切斯纳科夫认为,抗议集会将日渐式微。他表示,集会组织者的问题不仅在于缺乏新的思想,还输在没有内部革命资源。

  普京命运仰赖经济增长

  【俄罗斯《专家》周刊3月12日一期文章】普京的此次胜利并不轻松,我们不知道普京未来的支持率走势如何。我们只能作出如下猜测,倘若经济增长保持高速,或许会延长他的政治生命。但国民对新血液的需求是如此迫切,就连普罗霍罗夫都拿到了8%的选票。从大城市的计票结果来看,普京的地位并非完全不可撼动。

  高速的经济增长堪称攸关当前统治阶层存亡的问题。这也是普京在选举过程中围绕经济问题发表看法时提出改革话题的原因所在。

  普京要实现自己所阐述的经济发展计划,需要整个政治班底来配合实施,但后者显然难担大任。统一俄罗斯党如今是如此衰弱,以至于都轮不上为总统选举助选。政府与企业家和行业联盟的对话机制并不发达,严重的官僚主义也是阻挠该机制发展的拦路虎。普京在今后 6年的问题是如何确保经济的迅速增长,而在今后数月内亟待解决的则是如何强化政权机构的执行能力。

  政治体制濒临变革边缘,公众政治会在非政治领域风生水起,即讨论经济纲领、税收、地区及行业发展、教育及医疗。

  【法新社莫斯科3月11日电】普京 5月展开第3个总统任期后,面对的经济困境可能与前两个任期差不多。

  经济学家在观察,街头示威风潮是否能刺激普京致力推动过去在位时忽略的经济改革。

  伦敦凯投国际宏观经济咨询公司指出:“普京支持度呈现下滑的迹象,这是否将引发迫切需要的经济改革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