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各国大选看改革 > 俄罗斯 > 背景知识
俄罗斯医保体制调查:看病与住院治疗仍免费
时间:2012-06-08              字体:

  东方卫视记者 赵晶 俄罗斯报道 

  免费看病、免费拿药、甚至于免费的疗养,这些都是前苏联对于/普通民众的承诺。然而,如此庞大的架构/对于转形之后的俄罗斯,却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当然,经历了"休克疗法"的俄罗斯也有着它的坚持,对于全民医疗的执着,就是前苏联体系为数不多的延续。在如今的俄罗斯,虽然大部分的药物开始收费,但看病或是住院治疗,仍然是免费的。 

  然而,全面覆盖的初衷,在实际的执行中又是怎样的状况呢?或许从世卫组织的统计数据里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在俄罗斯的总体医疗整体支出中,国家支出部分为59%,而私人支出的比例却占到了41%。在这些数据背后,又都有着怎样的无奈?

  幅员170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1亿4千多万,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俄罗斯如今正面临着一场人口危机。来自俄罗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俄罗斯的总人口正在以平均每年超过89万的速度递减,总统普京表示,人口危机已经关系到民族生存。

  严寒的天气、爱喝伏特加的天性,没有给俄罗斯人相对良好的健康环境,他们的平均寿命只有65岁,比欧盟国家的平均水平足足少了13岁。而俄罗斯男性的平均寿命更低,只有58岁左右。

  日渐严重的人口危机和健康问题,使得一个高效的、覆盖全民的医疗保障体系,对俄罗斯而言,尤为重要。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经济转型所采取的"休克疗法",当时并没有涉及到医疗服务.为每个公民提供免费的医疗,仍然是俄罗斯医疗改革所坚持的,然而,对于过去15年的改革历程,对于现行的医疗体制,俄罗斯人的感受是复杂的,有无奈,也有欣慰。

  73岁的伊琳娜,是圣彼德堡一位普通的退休英语教师,如今,她每个月的退休工资只有5000卢布,也就是1500多元人民币,而在俄罗斯,看一颗牙就要花掉1000卢布,伊琳娜说,好在她还能享受前苏联延续下来的免费医疗。

  1991年,俄罗斯颁布的《强制医疗保险法》保留了对老人、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的特殊照顾,60岁以上的退休老人,只要凭这张政府出资购买的保险单,就可以免费看病、配药。

  伊琳娜的儿子,43岁的弗拉基米尔也有这样一张医疗保险卡,不同的是,为他买保险的不是政府,而是雇佣他的工厂。通过法律确立的俄罗斯强制医疗保险,强调的是全民覆盖的理念,政府负责为老人等弱势群体买单,企业负责为雇员买单。

  弗拉基米尔说,虽然门诊和一般的住院治疗都是免费的,但医改之后,俄罗斯实行医药分离,除弱势群体外,大多数人门诊开的药,都得去药店自己掏钱购买。

  弗拉基米尔说,如果得了像感冒这样的小病,他尽量不去看病,因为在诊所里要排很长的队,等待很长时间。

  医改后,俄罗斯实行强制转诊,圣彼德堡市500万居民被就近分在170个社区诊所,而全市的40多所综合医院,只接受诊所转来的病人,否则就不能免费。然而,合理利用医疗资源的初衷,在执行的过程中,却遭遇了效率低下的问题。

  如果等不及,想优先,可以,但是就得付费;不仅如此,想自己选择有经验的医生,也要付费;住院治疗虽然是免费的,但一些采用高新技术的手术、医疗器材,或者疗效好的新药,病人也要自己付上至少一半的费用。医院方面之所以这样做,也有自己的苦衷。

  圣彼德堡市立玛丽亚医院副院长阿列伊尼科夫告诉记者,他们医院的经费始终不足,目前经费中,70%来自强制医疗保险,12-13%来自政府财政拨款,17%是收费医疗项目。

  经费不足还导致医护人员待遇偏低,直接影响了他们的工作质量。

  世界卫生组织驻俄罗斯总代表玛丽·柯林斯说:“问题在于有太多的医生,但工资却很少。这影响了他们的医疗服务质量。事实上很多护士在医院翻班结束后,下班之后还要做另外一份工作,仅仅是为了维持一个基本的生活标准。”

  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切列普科夫则认为,医疗经费投入不足,直接导致了医疗人员的责任心下降,医疗服务质量下降。“尽管我们一直想要建立起医疗市场的竞争机制,竞争实际上是没有的,此外,医院几乎所有的服务项目都开始收费了,但是普通的民众并没有钱来支付这些费用。”

  而对于那些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则转向私立医院,花钱寻求更好的医疗服务。

  这家与芬兰合资的斯堪的纳维亚私立医院,与市立医院就隔着一条马路。虽然看一次感冒就要750卢布,每天的住院费要4000卢布,但先进的医疗水平,温馨周到的服务,每个月都会吸引16000人次前来就诊。

  拥有免费医疗的居民,却要花钱去私立医院看病,这从一个侧面反应出俄罗斯医疗体制存在的问题。尽管如此,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医疗专家都认为,俄罗斯所推行的法定全民强制医疗保险的方向是对的,应当坚持不变,但重心应当转向基础医疗服务和提高医疗服务质量。

  “第一是要细化强制医疗保险的医疗服务标准,第二是要加大医疗资金方面的投入,比如说加大在社区基层医疗和上门医疗服务的投入!”圣彼德堡市卫生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若落博夫如是认为。

  最近几年,随着经济的复苏,俄罗斯已经加大了医疗方面的投入。今年以来,政府又启动了一项名为“医疗优先”的项目,投入了1456亿卢布,其中21%用于社区诊所,20%用于医疗设备更新,11%用于提高医疗服务质量。

  诚如俄罗斯总统普京所说的,医改所推行的全国性计划,并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也不能一下子解决俄罗斯所面临的各种问题,而对于俄罗斯的普通民众而言,重要的是随着医疗资金投入的增加,一切正在变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