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各国大选看改革 > 埃及 > 政策分析
埃及政治僵局短期难解 重建社会秩序是主要任务
时间:2012-06-08              字体:

   ●本期嘉宾

  毕健康 中国社科院世界史所研究员、中国非洲史研究会副会长

  王泰 内蒙古民族大学教授

  金良祥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中心学者

  余国庆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是投给有20多年外事经验的资深外交官穆萨,还是投给温和的伊斯兰主义者福图赫?埃及将于当地时间23日至24日举行前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后的首次总统选举。

  随着候选人拉票活动的结束,代表自由世俗派的穆萨、代表伊斯兰主义者的阿布·福图赫以及前总理沙菲克脱颖而出。此次选举被认为是世俗力量和伊斯兰势力的对决,然而这种解读是否真正反映出埃及政治现状?这些候选人各有哪些“杀手锏”?选举结束后,军方能否兑现诺言“退居二线”?本期南方时事圆桌特邀请四位中东问题专家,就以上疑问一一解读。

  热门候选人

  穆萨和福图赫各有优势

  南方日报:穆萨被认为是最热门的总统候选人,他能赢得选民关注得益于什么因素?

  王泰:穆萨有很深厚的官方背景,他曾在1991年至2001年当过10年外交部长,2001年至2011年当过10年阿盟秘书长。从政治态度上讲,他代表着世俗的力量。埃及国民可以分为三种态度:自由世俗派、伊斯兰主义者(包括激进派和温和派)、原来穆巴拉克体制既得利益集团。穆萨代表的是自由世俗派和体制内既得利益集团。

  南方日报:福图赫被认为是穆萨的最大竞争对手,他的过人之处体现在什么方面?

  王泰:福图赫在穆兄会及温和的伊斯兰主义者里非常有人缘。他是一个具有现代风格的、温和的伊斯兰教徒,让人熟知的是他反对穆巴拉克的腐败,从而深受一些民众的爱戴。有埃及学者认为,福图赫如果能找一个合适、世俗的副总统候选人,就极有胜选的可能。

  金良祥:穆兄会的动员能力很强。客观地讲,埃及的民间社会发育不太完善,穆兄会受推崇不全是因为它所倡导的宗教,而是它比较完善的组织和强大的动员能力,这些优点客观上会为福图赫带来一些选票。

  余国庆:现在以穆兄会为代表的温和派伊斯兰势力正视埃及社会的现状,慢慢跟进与社会的联系和需求,这样一种特点给胜选带来很大的机会。在这种大背景下,福图赫不是一种保守宗教的代表,而有开放的特性。这些特征迎合了埃及社会的发展和民众的需求。

  取胜条件

  世俗与宗教之争是表象 改善民生才是关键

  南方日报:舆论普遍认为埃及总统大选并不仅仅是几个候选人的竞争,背后是世俗与宗教的角力,您是否同意这个观点?

  金良祥:这一判断是正确的。这种较量是国家两种前途、两种命运之间的角力。但两种力量竞争的结果,并不一定能够反映民意。

  王泰:外界所说的“宗教与世俗的斗争”只是一种表面现象。从总统选举来看,不管穆萨,还是伊斯兰方面的候选人,都有共同的特点——强调社会公正、反腐败、改善民生、扩大利用外资等。即使世俗化的候选人也表示,将来执政要依据伊斯兰法立法或者行政。从这些方面看,世俗或宗教只是候选人之间斗争的符号和旗帜,以标榜自己的出身与身份,彰显自己与西方基督教世界和犹太人的关系。

  南方日报: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发生后,埃及的政治和社会秩序受到冲击。在这种特殊时期,埃及人更认可什么样的候选人?

  毕健康:所谓埃及人或埃及民众或埃及选民,并非铁板一块。具有浓厚宗教情结的选民,可能会倾向有伊斯兰教背景的候选人,但埃及长期的世俗化使得世俗自由派的力量不容小觑。这才是当下埃及政治僵局的主要原因。就此次总统选举而言,对福图赫不利的因素恰恰是,目前伊斯兰教的势力已经主导了立法机关,促使世俗自由派背水一战;理性的埃及选民认为,伊斯兰势力如若再把持总统大位,不利于民主政治的运行。不过,现在很难估计处于中间的“理性”选民究竟占多大的比率。他们才是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力量。假如此次选举能选出一个比较中庸的总统,这样两派都能接受,军方可以逐渐退居二线。这是有利于埃及政治过渡的。唉,难矣哉!

  王泰:不管是对于世俗派还是伊斯兰主义者,肯定会选择能够改善民生的总统。公共卫生、教育是现在埃及人民最期待的。谁能解决这些问题,谁就是好总统。从执政角度讲,穆萨长期以来是一个体制内的政治家,他有20年的从政经历,给人以正面形象。穆萨承诺,当选之后要在第一个五年到第一个十年之内完全完成重建埃及这一历史任务。现在他的决心很大。这一立场在民众间有了一些市场。

  [次页标题= 导航短标题=]

  观点PK

  前政权官员 会否被接受

  南方日报:穆萨曾经是穆巴拉克体制内的人,这一经历会不会令选民对其有疑虑?

  毕健康:同穆巴拉克政权割不断的关系,确实对穆萨的当选有一定负面影响。有的埃及人认为穆萨在去年革命中的态度不甚积极,现在出来摘革命“果实”。

  王泰:不会有疑虑。尽管穆萨是穆巴拉克体制内的人,但他一直远离穆巴拉克。尤其从2001年到去年,他由原来的外长变成阿盟秘书长,实际上被穆巴拉克 “明升暗降”,调离出了内部团队。从选民角度和正常思路上讲,可能认为穆萨的从业经验有助于他当选总统。穆萨近日对选民说,将坚持伊斯兰法为立法依据。说明他不排斥伊斯兰法。他的政治经验非常成熟,会得到一些选民的支持。

  金良祥:疑虑不大。目前几个热门候选人中穆萨的胜选可能性比较大。以前他是穆巴拉克体制内的人物,但在“阿拉伯之春”发生以后,他马上和穆巴拉克拉开距离,然后支持青年运动。在担任阿盟秘书长期间,在推翻卡扎菲政权及解决叙利亚危机问题上,对外塑造了一种开明、民主、自由的形象。

  余国庆:穆萨被外界认为是穆巴拉克阵营的人,他是一个比较擅长外交的人,在治理内政方面没有表现出太多特长。目前阿盟在西方的政治地位逐步下降,他担任阿盟秘书长的经历,不能算是太大的优点。反而埃及民众对其是否有能力担任总统抱怀疑态度。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一个能给国家带来生机活力,并能明确未来方向的领导人,而穆萨并不具备这种特质。

  胜选之后

  政治僵局短期难解 重建社会秩序是主要任务

  南方日报:从目前埃及的政治现状看,此次选举结果出来后,能否解决持续一年多的无序状态?

  毕健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埃及的政治危机和政治僵局不是短期内能解决的。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第一轮选举可能无果而终,不能顺利选举出新总统。现在预测第二轮投票,为时过早。

  自从所谓“1·25”革命以来,这是继议会选举之后的第二次政治较量,总统选举的结果与制宪委员会内外的立宪之争很可能相互交织。假如福图赫当选,埃及的政治过渡可能会更加曲折。埃及的政治博弈势必会转移到议会、制宪委员会等其他阵地。

  南方日报:埃及新总统产生后,将有哪些挑战?

  王泰:除了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正这些民生挑战,最重要的挑战是,新总统能否避免埃及社会产生分裂。近年来埃及分化太严重,新政府对内主要任务是凝聚民心,重新建立秩序。

  余国庆:无论最终谁当选,都反映出穆兄会势力在埃及越来越活跃,而且这派成员将来参与政治的现象会越来越普遍。不管哪一位当选,都不能忽视穆兄会这种古老而新兴的政治势力,需要和它们认真打交道。

  南方日报:现在埃及议会已经由伊斯兰力量主导,如果此次总统大选,伊斯兰背景的候选人胜选,将对埃及自1952年以来的世俗化努力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王泰:总体上,埃及是中东世俗化程度最高的国家,这种世俗化一直有很强的发展态势。从近代以来,埃及政权一直走世俗化道路,所以宗教复兴的态势只是处于第二位。伊斯兰复兴始终不会超过政权世俗化的趋势。

  政治过渡

  军方交权有前提 新总统须打开政治局面

  南方日报:埃及军方具有世俗化背景,这会影响它对候选人的态度吗?

  王泰:的确,1952年的埃及“七月革命”之后,埃及军方始终处于世俗化的阵营之内。从军方讲,支持穆萨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毕健康:军方的支持很难反映到投票中,对穆萨的态度还有待观察。不过,穆萨的平稳性格有利于过渡。

  余国庆:军方不过多地参与国内政治,这是埃及民众希望看到的结果。因此,军方不会很明确地表明自己支持哪位候选人。但是鉴于埃及社会正处于特殊的转变时期,期望军队完全摆脱政治也不太可能。将来新的总统和军队的关系肯定会是一种联盟的关系。

  南方日报:如果埃及新总统拥有伊斯兰背景,会不会影响到军方的顺利交权?

  王泰:时代环境在改变,穆兄会也发生了变化,目前军方不会由于一个伊斯兰背景的新总统上台,而明确地否定这种结果。但是军方能否兑现承诺取决于选举后的状况。如果新总统依然打不开政治局面,军方也会推迟交权或不愿协作。

  余国庆:军方会有一些干预,但干预可以是多样的,不会直接表现出来。总体来说还是政教分离的,这也是埃及民众所愿意接受的一种方案吧。

  毕健康:埃及的政治过渡会比较曲折,总统选举只是其中一小步。应该这么说,如果选举出平和、中道、各方基本都能接受的新总统,有利于埃及政治的平稳过渡,符合埃及人民的福祉,也有利于中东地区稳定。(记者 魏香镜 实习生 戴莲 高红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