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各国大选看改革 > 埃及 > 背景知识
埃及人要革旧体制的命
时间:2012-06-08              字体:

    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在持续18天的民众抗议中被迫下台,并在2月将权力移交军方。当时埃及民众欢呼雀跃,期待国家发生大变化。但时至今日,一切似乎照旧。毕竟,被革除的只是穆巴拉克的总统职位,并未触动旧有体制。眼下,埃及民众正为改变体制而继续抗议。

  有人高呼“打倒军政府!”

  警方发射的催泪瓦斯在地上乱窜,开罗街头烟雾弥漫。6月28日晚和29日上午,暴力冲突再度在埃及上演。

  据英国《金融时报》、美国之音等媒体报道,对军方的改革步伐缓慢深表不满的5000名抗议者,6月28日在开罗解放广场与防暴警察发生血腥冲突。此前起义期间遭当局打死的840多名受害者的家属也参与了此次抗议。部分民众向警方投掷石块,警方则还以催泪瓦斯。一些抗议人士明确喊出了这样的口号:“打倒军政府!”有人要求目前执政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坦塔维下台。

  至29日傍晚,开罗市中心局势已恢复平静,民众则持续前往解放广场,响应为督促改革而展开无限期静坐的呼吁。抗议人士萨鲁说:“我们会一直留在广场上,直到有罪的警官受审为止。”抗议者阿维则要求“对那些腐败官员与警察进行真正而公开的审判,包括穆巴拉克在内”。

  截至6月30日凌晨,已有1114人受伤,其中包括120名重伤者。数十人在冲突中被捕。此次骚乱也是自今年2月穆巴拉克下台以来的最大规模骚乱。

  事情远没有结束。美联社7月5日报道,7月4日,数百名埃及人攻击开罗的一个法庭,因为该法庭下令释放被控在起义期间杀死抗议者的10名警察。释放警察一事加剧了埃及当下的紧张局势。在此前的抗议中,据称有846名民众死难。而迄今为止,只有一名警察被控为这些人的死负责,被缺席审判。

  4日当天,在苏伊士,数千抗议者高呼口号,其中包括“打倒军事集团!”一名抗议者告诉美联社记者,“人民沸腾了。”抗议者们还将于7月8日组织有100万人参加的集会,呼吁审判那些前政权的成员,其中包括高级安全官员。

  “二次革命”声浪起 

  对6月末的这场大规模冲突,各方说法不一。

  美国《外交政策》援引一些目击报告称,这次事件的导火线,是年初抗议活动中死亡民众的家属在国家电视台前示威,听到附近有个纪念“烈士”的活动,便赶去参加,结果到了现场发现,这场活动是为纪念那些在冲突中丧生的警察,骚乱因而爆发。

  美国《华尔街日报》则称,此次骚乱也可能和埃及前内政部长阿德利的审判有关。就在骚乱爆发前两天,埃及一家法院决定推迟审理阿德利被控下令杀害示威者一案。

  自从埃及民众赶走穆巴拉克,军方执政者恢复秩序的努力举步维艰,民众不满政治改革进展缓慢,认为有必要进行“二次革命”。

  执政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警告说,有人正阴谋颠覆国家。总理谢拉夫表示,他正静待针对冲突事件提出完整报告。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专家斯蒂芬·库克指出,最新这场冲突的原因有四点。首先是警方故意打击和平示威。军警在今年1、2月也曾被示威者打得很惨,军警眼下趁机报复。第二,活跃分子跟普通民众难以忍受司法步调的缓慢。第三,军方跟内政部错误认为“沉默的大多数”只要求生活恢复正常,因此进行镇压。第四,在穆巴拉克倒台后暂时接管政权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跟民主势力之间就正统性的竞争愈演愈烈。

  库克表示,在他所认识的埃及人和埃及政治观察家中,没有人相信政局会在短期内安定下来。

  深层根源:“体制没有改变”

  有人认为,穆巴拉克虽然被推翻,但取而代之的是军事政权,谈不上真正的革命。一名美发师认为,军方是穆巴拉克政权的核心,他们诱使埃及人相信,只要穆巴拉克一下台,人民的希望就会实现。

  对很多埃及人来说,革命之后,一切跟革命前没有什么不同,经济依旧不景气,生活水平也没有改善。有人干脆说,“什么都没有变化。”

  穆巴拉克下台后,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教授艾哈迈德·泽维尔问此次革命领导者之一的伊斯拉亚(Esraa):“你们的目标是什么?”这位年轻的女士回答道:“体制的改变。”埃及人推翻的是体制的首脑,而非体制本身。

  艾哈迈德·泽维尔认为,在埃及面临的众多问题中,有三个问题亟待解决:政治治理、经济和教育。目前执政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必须确保迅速实施政治改革。埃及亟需全民团结与和解,但为了采取必要的长期措施促成社会转型,埃及还需要资金方面的援助。

  埃及自然资源并不丰富,农耕面积相对较小,不到总土地面积的10%。其增长依赖于旅游业、苏伊士运河通航费以及外国投资。但埃及人力资源丰富。今天的埃及变化不定,各种利益团体都在争相掌控未来的发展方向。在穆巴拉克统治下的埃及,学校教育和大学体制的恶化让每个家庭都深受其害。埃及家庭现在最需要的是让子女得到良好的教育。

  军方表示将致力于向文官政府过渡

  美国参议员麦凯恩和克里6月26日表示,埃及军方执政者致力于将权力迅速移交给经选举产生的政府。这两位参议员在开罗与埃及执政委员会领导人坦塔维会晤后发表了这一评论。麦凯恩参议员说,坦塔维将军表示,埃及将按计划在9月举行议会选举,11月举行总统大选,在这之后他将“完全致力于”向文官政府过渡。

  埃及一些世俗派和自由派的反对团体主张把选举推迟到起草新宪法之后,他们担心早投票可能有益于伊斯兰分子。但是,克里说,坦塔维将军和他的同事“急于摆脱治国事务”。

  麦凯恩警告说,埃及革命的成败取决于埃及的经济状况。美国承诺在下一个财政年度向埃及提供大约20亿美元的援款。但是克里说,要振兴埃及经济还需要更多援助。

  但这次大规模的警民冲突,令各界疑虑革命过后的埃及能不能走向民主。新的暴乱活动让刚刚经过改革的埃及警察部队陷于困境,并可能拖延埃及向民主法治的过渡。

  埃及奉行自由主义的年轻中产阶层开始发现,穆巴拉克总统下台后,并不是只有他们得到了解放。一位主要自由派政治家称,在革命之前,他几乎不知道沙拉菲主义的存在。突然之间,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沙拉菲发言人的讲话。从政治层面来说,他们正在组织起来。根据一些人的估计,在预定于9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他们可能获得5%-10%的选票。人们普遍估计,穆斯林兄弟会至少可获得三分之一选票。再加上若干边缘的伊斯兰党派,埃及首届议会很可能由伊斯兰主义者占多数。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认为,即将举行的选举关系重大。因为新议会将有权改写埃及宪法,从而改变这个国家未来几十年的模样。可埃及的自由主义者胜算不大。他们所在的这个国家有近半数人口——约4000万人——每天仅靠不到2美元维持生活,约3000万埃及人是文盲。穆斯林兄弟会是该国目前组织最完备的非政府组织,而自由派则分散、缺乏组织。遗憾的是,埃及自由派似乎把大半精力放在跟旧政权秋后算账上,而非为将来做准备。一些自由派人士认为,追求正义和揭露旧政权的罪行,对建设新埃及至关重要。他们也担心,除非通过法庭揭露和追讨,否则穆巴拉克时代的“暗深势力集团”可能会重新出山,从而阻碍变革。这些主张本身无可厚非,但过分纠结于过去,可能会失去未来。

  随着选举日益临近,很多人担心,军事统治者是否愿意将权力让给文官政府。埃及德高望重的宗教人士穆罕默德·利法阿就表示,“埃及被军事统治60年了,说服顽固的统治者放松对权力攫取,着实不易。”

  埃及是“阿拉伯之春”的关键

  埃及拥有8500万人,是阿拉伯世界的心脏。“阿拉伯之春”的命运,主要仍系于这个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文化最强大的国家的局势演变。

  在穆巴拉克垮台后,许多人企盼看到埃及出现有组织的第三政治势力——由伊斯兰教、基督教以及世俗派的革新主义者共组的联盟(世俗派革新主义者在这波示威中占主导地位)。

  最有希望当选埃及下届总统的人之一、主要自由派人士穆罕默德·巴拉迪最近说,“如果我们在这里取得成功,阿拉伯世界的民主进程将不可阻挡。”另一方面,如果埃及失败,“阿拉伯之春”的未来将更加险恶和惨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