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旧站回顾
导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资料中心
历史博览 媒体聚焦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热点专题 通讯园地
在线访谈 政策咨询
新华网 人民网
政府网 央视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关注 > 热点专题 > 从食品安全看部门履职 > 最新报道
食品安全升级倒逼“肉菜溯源”扩容
时间:2012-06-21              字体:

  在家门口的菜市场选购蔬菜、肉类时,只要掏出手机,对准一块猪肉上的二维码扫描,屏幕上就立刻出现猪肉的屠宰厂商、养殖地、检疫证号、是否过期等信息。这是“十二五”末由商务部主导建设的肉菜流通追溯体系基本建成后的畅想场景。

  日前,商务部、财政部召开第三批肉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试点申报专家评审会,对申报第三批试点的25个地级以上城市申报材料进行了评审。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将评选出12-15个试点城市,数量上略多于前两批的试点城市,使得各界对肉菜流通追溯体系的期待再度升温。

  从2010年开始,商务部、财政部分两批支持了20个城市开展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试点。据商务部市场秩序司的相关人士介绍,每批试点城市将有4亿元的专项补贴,按照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1:1的补贴比例,约有16亿元的财政资金用于城市追溯管理平台建设和批发、屠宰、零售、团体采购等流通节点进行相应的信息化改造,为各节点统一开发相关软件,配备必要的电子结算、电子秤、信息采集及传输等硬件设备。

  商务部希望通过建设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从流通领域入手建立市场倒逼机制,强化经营企业的第一责任人的意识和能力,促使生产企业按照食品安全标准进行生产,提高食品安全保障水平。不过,在推广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的过程中,虽然政府承担了绝大部分成本,摊贩只需增加交易成本,但由于流通基础较薄弱、建设追溯体系的经验不足、生产企业源头分散等各种原因,追溯系统建设试点出现“短路”,承担追溯体系建设而为之开辟新市场的集成商们现在只能是赔本赚吆喝。

  溯源产品“贵族化”

  “普通散装西红柿2.5元一斤,而可溯源的西红柿要5元一斤,普通老百姓哪里吃得起啊!”在北京市金融街农垦农副产品市场内,可溯源产品少有人问津。

  日前,北京最大的社区菜市场——金融街农垦农副产品市场经改造升级后开业,除了引入生产厂家直销降低蔬菜价格,该市场最大看点便是将成为北京市首家肉奶产品可追溯产地的便民菜店。市场的营销经理张晓文介绍,三元牛奶和部分生肉产品预计在年内搭载质量安全可追溯系统,也就是说,给每件商品都附带一个独一无二的追溯码,可查询到该产品的产地、企业、生产时间等相关信息。

  5月11日上午十点,中国证券报记者探访金融街农垦农副产品市场想查看溯源产品实际的销售情况。该社区超市因实行产地直销蔬菜价格,相比周边菜市场便宜2到3成,所以尽管开业不久、货品不全,但仍吸引了周边不少居民前来购买。

  与其他柜台前忙碌的销售人员相比,溯源产品柜台前却很是冷清。中国证券报记者随即对比了一下溯源产品与普通产品的价格,发现溯源产品的价格比普通蔬菜的价格要高出一倍。以当时销售的西红柿为例,普通散装西红柿为2.5元一斤,而可溯源西红柿却需要5元一斤,而且还是让利促销价格。

  溯源的西红柿为何要贵出一倍?柜台的服务员介绍,主要是因为可溯源的产品主要是有机产品,少农药化肥,比普通的西红柿更安全,同时,该产品上面还有一个贴有明确的生产企业以及产品相关信息的追溯码,登录生产企业官网便可以查询该产品的详细信息。

  由于定价较高,张晓文坦言,尽管位于金融街,但市场内的可溯源产品销售情况并不好。

  金融街农垦农副产品市场内的溯源产品即使贴上黄色醒目的"让利"标签,但仍比同类普通蔬菜贵出一倍,由于价格太高,溯源产品专柜前门可罗雀。

  追溯系统“短路”

  建设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实际是采用信息化的手段,实现索证索票、购销台账制度的电子化,加强对流通节点和经营主体的责任控制,技术上要求在包装化产品上贴码进行客体追溯,在批发市场进行电子结算,保证追溯流程完整性。

  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中央平台技术相关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介绍,在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中,城市平台控制着屠宰企业、批发市场、农贸市场、菜市场、超市等“节点”的信息,最后汇总到中央平台进行统一管理,这样在突发情况发生时,可迅速回溯到事件源头,并且发起高效率的召回行动,及时阻断传递链。

  同时,如同本文开头的畅想情景所展示的一样,菜市场等肉菜终端零售场所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轻易混进病死猪肉,追溯系统将为每批猪肉从屠宰场开始建立批次、编码,每个批发市场、终端零售只能得到一定的编码和批次,这样将可有效地使责任准确落实到市场责任人身上,增加其违规操作的成本。

  商务部市场秩序司的相关人士介绍,为建设追溯系统,每批试点城市将有4亿元的专项补贴,而按照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1:1的补贴比例,约有16亿元的财政资金用于城市追溯管理平台建设和批发、屠宰、零售、团体采购等流通节点进行相应的信息化改造,为各流通“节点”统一开发相关软件,配备必要的电子结算、电子秤、信息采集及传输等硬件设备。

  也就是说,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主要由财政出资,可溯源的产品价格不应高于普通的商品。但是,为何在终端可溯源产品多和高端产品挂钩呢?

  据悉,目前我国个体从业者占到肉类蔬菜流通市场经营主体的95%,冷鲜肉、分割包装肉占比不到10%,包装蔬菜份额不足13%,大部分批发市场没有基本的检测检验和贮藏保鲜设施,多采取传统人工结算交易方式,信息化程度低,从业人员自律意识不强,种种不利因素制约了体系的建设发展。

  “大型批发市场,每天有大量生产企业运入大量的散装肉菜,而由于生产企业分散,往往很难做到将所有信息完全录入。”业内人士介绍,目前试点城市中,由于生猪养殖和屠宰的规模化,基本能够做到大量信息录入,而其他蔬菜实际很难实现源头信息录入,而一旦源头信息录入不成功,追溯体统整个建设将无法实现。

  上述人士指出,商务部主导的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只限于流通领域,对于生产领域的企业并未给予补贴。而生产企业若需要给商品编码以便录入信息,实际需要增加投入,这部分投入由谁来出是关键。目前多数生产企业并没有动力,只有针对高端消费者的生产企业,为提升产品附加值,主动为产品编码。也正因为如此,溯源成了高端蔬菜的代名词。

  该人士还介绍,由于各流通节点基础设施、管理水平、信息化水平不一样,很容易形成信息孤岛,以致上游录入信息无法下达、下游的读写信息无法上传。正是因于上述种种原因,试点城市的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实际只是覆盖了猪肉和少数蔬菜。

  溯源系统集成商诉苦

  “总投入金额远没有16亿元。” 业内人士介绍,根据相关规定,肉类蔬菜溯源的配套资金中央与地方资金为1:1,但由于地方财政情况各异,地方实际配套资金很难到位。

  由于缺乏项目建设经验,以及试点城市标准化菜市场建设和屠宰场机械化改造等不到位,实际参与试点城市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的集成商并未受益。据东软集团的内部人士透露,公司中标了首批试点城市昆明的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中标的金额约为2800万元,约占整个财政投入的3/4,但公司并未从该项目盈利。

  该人士介绍,在追溯体系建设中,溯源电子秤、手持读写器等专用设备需要的投入最多。尤其是溯源电子秤,该设备通过扫描产品包装上的二维码或者电子标签,读取产品的产地、生产时间等相关信息,并打印出信息供消费者查询和保存。因为集合多种功能,新型电子秤的售价在2-3千元左右,价格是普通电子秤的10倍左右。根据要求,大型批发市场的一个摊位需要配备一个电子秤,大型超市也需要根据溯源产品的多少配置相应的电子秤。

  “摊主和零售商实际不愿意使用溯源电子秤。”上述人士介绍,由于电子秤功能较多,实际增加了零售商交易的时间成本;另因电子秤技术还不稳定,一旦菜市场环境比较恶劣,设备故障率较高,公司需要为其额外支付培训和维修费用。

  同时,由于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要求的技术难度并不大,用于溯源的RFID、二维码、手持终端读写器等技术已成熟,且系统软件开发和系统集成商技术门槛也不高,因而,试点城市在招标的时候,集成商为了拿标不惜大打价格战。东软集团上述人士介绍,在首批试点城市招标时,曾经出现过10家企业低价抢标的情形。

  根据商务部的规划,未来还将扩大试点城市规模,争取“十二五”末覆盖全国百万人口以上城市,逐步形成以大中城市为枢纽、小城市为补充的肉类蔬菜流通追溯格局,还将细化不同肉类蔬菜品种追溯要求,形成技术标准、经营标准和产品标准有机统一的标准体系。这就意味着,未来还有更多的试点城市将建设肉类蔬菜溯源体系,而城市之间系统建设模式有望复制。

  “需求增加对我们是好事,公司在昆明的业务也是为了积累经验,便于参与未来其他城市的招标。”东软集团的上述人士介绍,如果试点城市标准化菜市场、社区超市改造以及机械化屠宰场等基础设施到位,集成商或有利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