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事业编制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史海纵横
张之洞的禁烟攻坚战
时间:2018-05-31              字体:       

  考诸实情 决心禁烟

  光绪七年(1881年)12月,张之洞出任山西巡抚。上任伊始,发现山西吸食鸦片成风,“(农村)十人而六,城市十人而九,吏、役、兵三种,几乎十人而十”。吸食者形销骨立,卧床吞吐,“堂堂晋阳,一派阴惨败落气象,有如鬼国”。张之洞历来痛恨鸦片,书生封疆,巡抚三晋,岂能容忍鸦片荼毒生灵。是否禁烟,成为张之洞政治品格的试金石。

  然而,当时鸦片已经发展成涵盖种植、加工、运输、吸食、财税等各个环节的黑金产业链,涉及极其复杂的官、商、民、兵、洋利益关系。左宗棠任陕甘总督期间曾推行禁烟,但成效不显,后改持“禁食鸦片,宜先增税”的态度。李鸿章认为“洋烟之害大于土烟”,国内应先大规模种植鸦片,击败洋烟之后再禁烟。左、李二人都是功勋名臣、疆国柱石,尚且心存忌惮。张之洞作为后生晚辈,面临困难更大。是否禁烟,也决定张之洞政治生命的走向。

  经过考察,张之洞最终仍然下决心禁烟,还在于“丁戊奇荒”的惨痛教训。“丁戊奇荒”是1877—1878年华北地区发生的连续两年的严重旱灾,据估计整个灾区饿死人数在1000万以上。天灾猛烈,人祸更甚。鸦片与粮食争地,山西种罂粟多,产粮食少,农户储粮少。丰年尚可以鸦片收入购买外省粮食,遇到大范围连年饥荒,各地粮食都不足,能够运入山西的数量更少,相应的山西饿死人数最多。太原府灾前人口100万,灾后仅余5万人。“垣曲产烟最多,饿毙者亦最众”,饿殍遍野,狼鼠食人。张之洞赴任山西在“丁戊奇荒”3年之后,此时经过多方赈济、移民,山西元气仍未恢复。“晋省盛种罂粟,夺我稼穑,致有光绪三、四两年之奇灾”。这一惨痛教训,让张之洞下决心为民除害,禁绝鸦片。

  奖惩有方 分别部署

  张之洞儒生出身但并不迂腐,既讲儒学又重儒术,学、术并重。即使已决心禁烟,张之洞也没有鲁莽,而是先调查摸清山西鸦片产业状况,如各地种植面积、罂粟生长周期、贩运渠道、禁种时机、替代种植等等,形成有针对性的工作方案。经上报朝廷同意,获得慈禧和其他军机大臣的支持之后,再开始部署。光绪八年(1882年)10月,张之洞上任10个月后,正式打响禁烟攻坚战。

  “天下事,临时而急遽图之,孰若先时而从容导之”,张之洞选择此时部署,目的就在于罂粟尚未下种,宣布禁种便于改种其他作物。同时宣传替代种植,鼓励广泛种植粮食和各类经济作物,“令地方官各视土宜,教之种桑、种棉、种麻、种蓝、种芋、种菜子、种花生,以抵其利”,甚至对贫困农户免费发放粮、菜等种子。不遵禁令偷种罂粟的,一经查出立即枷号示众。罂粟出苗后铲除,土地划归当地村社3年,用于公益建设。禁种的主体责任在于府、州、县,狠抓播种、出苗、铲除、追责四个环节,播种之前广为宣传,出苗时期严密巡查,查出之后一律铲除,追究责任严肃处理,“因时因地,不拘一格”“总以禁绝根株为度”。监督责任在于布政司、按察司等机关部门,“随时秘访巡视”,以亲自勘查为准,不靠书面报告材料。他还广泛发动群众,充分发挥乡保、绅士作用,形成强大社会舆论。对贡献突出的乡绅,功牌匾额光耀门庭,酒醴花红大加表彰,凝聚民间禁烟的强大力量。

  不仅农村,张之洞也在城市开展禁烟,“将省城所有烟馆,一律驱逐,不准容留一家”,一旦发现立即追究责任。全省大小官员,要求一律戒绝鸦片,不得吸食;士兵、学子一律不得招录吸食鸦片者,发现吸食成瘾者立即清除。同时健全配套措施,设立戒烟局为烟民提供戒烟药物。整个禁烟工作,从农村禁种向城市禁烟全面推开。

  禁烟攻坚战中,张之洞高度重视细节,要求各州县详细报告查禁情况,具体到张贴公告的场所。神池县报告,为免禁种告示被风雪刮坏,拟暂缓张贴。张之洞直接痛批该县令“昏谬至此”,一旦农民不知禁令而大面积种下罂粟,以后铲除将难度倍增,处理不当甚至激发民变,“自误、误民莫此为甚”,必须迅速多贴公告,广为宣传。为防推诿扯皮,张之洞还强调州县相邻交界处,现场执法不分彼此立即铲除,事后再移送管辖州县进行处理,对已拔除的罂粟幼苗,要用棍棒锄铲折断根茎,以防复种。对下乡检查的各级官吏,要求“除水火外,均须自备,不得使民间供给”,以防增加民间负担。发现官吏、乡绅、兵丁参与、包庇种烟牟利的,查出之后立即处理。

  部署之初,各州县少有重视,认为不过是张之洞捞取个人名声的政绩工程。然而张之洞亲自阅读各州县报告,甄别情况,分别部署,加以勉励、警告。如崞县县令上报未发现冬种罂粟的情况,张之洞指出何以仅凭乡村社保的一纸证明就确信没有种植,“该令向有笃守积习,自系聪明之病,毋再以此尝试也”。对繁峙县令上报仅查出几亩罂粟的情况,张之洞批评,“该令素欠精明,大率听信丁役欺己之言,因即用以欺上司耳。现委雁平道往查,务得实在,该令好自为之,勿以多年读书辛苦之官,弃之于‘昏、惰’两字也”。对全省的每一个府州县的报告,张之洞都认真阅读,详细批示。整个禁烟活动期间,张之洞对各州县禁烟工作作出了40多次具体批示,对重点县份直接部署到具体乡村。如此一抓到底,使得各级官员的重视程度空前提高。

  重点突出 效果显著

  交城为产烟大县,“交土”远近闻名。县令贾成霖开始时并未重视,谎报交城主动将到该县趸货的鸦片商人全部“驱逐”,经查全县无种植罂粟情况,希望蒙混过关。不料张之洞早已洞悉实情,指出外地趸商历来在春夏开始趸购,秋后即回原籍,来年再来收购。原本就不在当地过冬,何来所谓“驱逐”。这种粉饰虚报本应立即撤职,但姑且从宽,以观后效。伎俩被揭穿之后,贾成霖不敢不重视,立即开始部署,查出平下、截坌、中西各处存在偷种情况。对此,张之洞以“尽心而任劳”予以勉励,但仍指出不足,“平下各村情形较真,截坌一带办法已软,至中西一路则地广村多,锢习且深,该令力量似有不能涵盖之势”,“该令所禀虽亦详尽,时露瞻顾,是识力不到处;所称虽经犁毁,萌蘖易生,是藉词诿卸处;西冶多于河北,片语略过,是有意取巧处;中西不立拔而勒限,是办事畏葸处”,再度强调“期于务绝根株”,鼓励“放胆切实禁拔”,准许调兵前往弹压,以壮声势。随后张之洞专门派出检查人员,一路带兵100名前往交城,一路带兵50名前往交城邻县蒲城,分头查禁深山中的葫芦峪重点地区。经过反复查禁,最终交城禁烟成效最为突出。

  经过强力整治,张之洞上奏朝廷,历来产烟重点的交州、代州,做到“一律净绝”,全省总量“实已禁除十分之八”。根据官员禁烟攻坚战中的表现,张之洞上奏朝廷给予从提拔到免职的奖惩,激浊扬清。对于漏网者,张之洞要求认真查处,公开处罚,“虽不能收效于目前,尚可垂戒于日后”,以期今后成效。张之洞预计,如果维持这种态势,“三年以后,可期此害永除”。虽然随着张之洞调任两广总督,山西鸦片种植再度兴起,然而张之洞在山西禁烟中交出了一份亮丽的答卷,历练了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从而走向了更为宽广的改革之路。 (任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