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媒体聚焦 > 时尚收藏书画副刊 > 副刊
王所长摆摊儿(报告文学)
时间:2013-08-07              字体:       

  王所长,浙江省湖州市公安局龙泉派出所所长王永年,馒头圆脸,高鼻子大眼。本来,他是个挺喜兴的人,这些日子却将脸拉成驴脸。为啥?辖区城乡结合,人口十几万。拆迁户,农转非,鸡飞狗跳乱麻麻。他带领几十号民警,没黑没白,忙得两眼儿绿。上班加班值夜班,二十四小时备勤。刚说眯一会儿,电话就响了。接警,出警,一晚上起来十七八次,脑瓜子直接撞在门框上。都累成个茄子了,局里开展百姓满意度测评,一网不捞鱼,二网不捞鱼,三网捞了他们个小尾巴尾巴鱼!王永年想不通,张口闭口“搞勿清爽”。

  然而,今天早上,他被找上门来的老百姓臭骂一顿,一下子就清爽了。

  派出所对面的小区里住着一家人,男人打工,女人下岗,儿子在超市卖东西。本来日子就紧巴,想不到两天之内,家里的三辆电瓶车都被偷了。女人气疯了,跑到派出所门口骂,你们这些吃干饭的,不管老百姓死活!我们买辆车要攒一年钱!边骂边哭。不一会儿,男人也来助阵。妇骂夫随,喊出性侵专用词。值班民警请他们进来报案,男人大眼珠子掉出来,管甚用!你那个车说不定还是贼送的。民警苦笑笑,你们不报案,要么找找我们领导?男人说,找就找,不怕他青面獠牙!就跟民警进了院。王所长早已听见,迎出来说,你看我是青面獠牙吗?男人看了看说,面青,牙还不獠!王所长说,你别气,有话好好说。男人说,我家两天丢了三辆车,能不气吗?他抬眼看见墙上挂着一排奖状,更来气了,这是办假证的给你们做的吧?还不赶快摘下来!王所长馒头圆脸苦成瓜。男人又说,有本事你到街上摆个摊儿,听听老百姓说什么!你们还好意思叫我报案?实话跟你讲,我的车是头一天丢的,我还真来报案了。我当时就跟登记的说,根本不指望你们破案,我是怕贼骑着我的车撞死人跑了,你们再以车找人冤死我!想不到报案第二天,又丢了两辆车!王所长说对不起,我们马上立案。男人说,瞎子点灯白费蜡!咱们闹点儿实在的,你的车能不能先借我骑几天,等我凑钱买了车再还你。王所长刚要点头儿,民警急忙拦住,所长,使不得,要是传出去,来借车的老百姓能排二里地!王所长一听就傻了。男人反倒笑起来,这回知道为什么不说你们好了吧?你们心里装着多少老百姓呢!说完,手一甩,走了。

  他走了,王所长却魂不守舍,端起茶往鼻孔送。瞧这顿骂挨的!是哪儿出毛病啦?自己当所长十几年,大车轱辘压旧辙,经验老去啦!年初弄个思路,写个计划,领导看一看,行啊行,就这么做。到了年终,报个总结,领导听一听,好啊好,功德圆满。年年如此,年年顺溜。所长好不好,领导说了算,所以奖状挂一墙。嘿,想不到老百姓说这是办假证的给做的!

  郁闷良久,王所长的心沉了下来,自己也是穷苦人出身,在基层干了二十多年,说老实话,对底下的情况很清楚。表面莺歌燕舞,其实不然。干群关系紧张,穷人仇富,百姓仇官。当官的呢,有的自己不干净,也怕老百姓。上边儿让他走访群众,他不去,就盯着基层干部。基层干部“植物大战僵尸”正上瘾,就拿假话瞎应付,说走访了N多家,群众情绪稳定安居乐业。他还想再做点儿指示,那边儿早把电话挂了。这就是社会发展到现阶段普遍存在的现象。所以,中央提出群众路线教育,正是火候。再看看我们公安吧,每个民警都会说,我们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行动起来却是领导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任务一个接一个,省厅下到市局,市局下到分局,分局下到派出所,完不成就走人。自己这个当所长的,满脑瓜子装的都是领导,哪儿还有地方装老百姓?你说你破了多少案,你说你累成个茄子,老百姓不认可。他晒的鞋丢了,他孩子的户口还没落,他住的地方一年着了三次火,他不安定,他不幸福,所以他骂你吃干饭。就算你抓到了贼,没把被偷的钱追回来,老百姓照样不买你的账!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其实,老百姓也不用你做什么主。在单位被头儿管,在家里被老婆管,在小区还用你这个民警做主?不用!老百姓想要的是理解,是沟通,是你能帮他一把。

  王所长一下子清爽了,好像重新醒了一回。他觉得自己应该走到老百姓当中,问问他们,听听他们。

  怎么走?怎么问?

  他想起那个男人说的话,有本事你到街上摆个摊儿,听听老百姓说什么!

  哎哟喂,这哪儿是骂我呀,这是神仙下凡点化我啊!

  对,我就摆个摊儿!

  二

  就这样,王所长摆起了摊儿。

  他选了一个问题多的社区,在广场上拉起一条横幅,上写:“龙泉派出所王永年所长服务日”。

  “服务日”这三个字,让他没少跟床板儿叫劲儿,接待日?来访日?值班日?征求意见日?接连想了几个晚上,直想得脑瓜子进水。突然,眼前一亮,我们的宗旨是什么?为人民服务。对,就叫服务日!为群众服务,听百姓畅言。

  横幅是大红布做的,横幅下摆了一溜桌子,也铺上大红布。大红布好啊,红火,热情,喜兴!王所长跟做买卖的一样,在桌子上依次摆上治安宣传材料、警民联系卡、报警器、灭火器、防盗窗、假币、伪劣防盗门、小偷作案工具。五花八门,眼花缭乱。

  老百姓一看,哇噻,所长摆摊儿,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呼啦啦,都围上来看热闹。王所长馒头圆脸乐开了花儿。他举起一根液压钳,大声吆喝着,快来瞧,快来看,看小偷怎么撬锁,看小偷怎么偷车?老百姓你拥我挤,大眼瞪小眼。王所长用液压钳夹住一把U形车锁,轻轻一合,嘎巴一声,车锁立马断成两截。哎哟嗬!老百姓惊叫起来,妈妈耶,比吃黄瓜还脆!王所长说,所以呀,车子一定要存进车棚里,千万别怕麻烦!还有呢,安防盗门不能图便宜,空心铝合金的不防盗!说着,他又演示小偷如何轻松穿越伪劣防盗门,老百姓再次大呼小叫,妈妈耶,赶上崂山道士啦!

  看看人越聚越多,王所长趁热打铁,嗓门直逼帕瓦罗蒂,走过的路过的千万别错过,王永年欢迎大家提意见、提要求。想骂的也行,响响亮亮骂起来!这样一喊,哪儿还有人骂?你一言,我一语,提意见的提意见,说要求的说要求。小区没有车棚咋办?记下来马上安。什么样儿的防盗门最安全?拿样品给你看。灭火器不懂咋使唤?我这就操练起来大家闪一闪!有个老汉挤上来吼,我在三轮车上放了一台电焊机,转眼就没了,报了案也没下文。王所长赶紧问,丢多长时间啦?老汉说,十年啦!王所长大嘴一咧,啊?丢的时间也太长了!我只能给您道个歉。这事儿让您生了十年气,对不起!老汉说,所长都道歉了,我从第十一年起就不生气了!有个年轻女人挤上来叫,我家以前闹过贼,是顺着窗外下水管爬进来的。这几天我老公不在家,我一个人睡觉好害怕!你们警察能不能到我家这边儿多转转?王所长当场就对社区民警说,你们现在就去她家看看,往下水管上抹点儿黄油要不就缠上铁丝网;晚上巡逻在她家附近多转转,电筒照一照!民警说,所长放心,保证做好!王所长又说,社区警务室要换个亮点儿的大灯泡,一晚上都亮着。灯亮着,老百姓就放心。我们派出所要成为老百姓心中的灯!话音没落,掌声一片。

  哦,久违的,百姓的掌声。

  这时,一位戴眼镜的老工程师挤上来说,小区公园的水边上建了个亭子,里边的凳子很危险,座儿高,靠背矮。小孩子会摔下去,老年人也不安全。我给市长热线打电话,也没动静!老工程师说着来了气,两手直抖。王所长赶忙给他倒了一杯水,老人家,您喝点儿水,消消气。老工程师说,我知道这不是你们派出所的事,可我憋在心里难受。王所长说,您提的好,不能等人掉水里了再着急。这是我们的事!

  事后,王所长跑到亭子里一看,鼻子也歪了,这不诚心害人嘛!他风风火火地去找人来修。想不到,大懒支小懒,小懒说气儿短,推来推去竟然推到了文物局。人家问,哪个朝代的?什么亭?王所长气得半死,脑残亭!放下电话,脸拉成驴脸。想不到,老百姓要办点儿事这么难!就在这时,建设局有人打电话给他,说辖区拆迁想请派出所帮忙维持秩序。王所长说,正好,我有个事儿你们先给办了吧。对方一听,什么?修亭子?这事不归我们管。王所长说,噢,你们不是文物局啊,对不起,我打错电话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过了一会儿,对方醒了酒,又把电话打过来,王所长,好商量,甭管归谁,这活儿我们一会儿就派人去干!

  结果,靠背加高了,凳子安全了,老工程师高兴了。

  这时候,王所长看到人群中有一双眼睛正默默地注视着自己。

  三

  这是一位退休的英语女教师。她在王所长的摊儿前已经站了很久,眼里全是话。王所长发现,真有疑难杂症的人,因为寒了心,不会轻易开口。特别是上了年纪的知识女性,更有一双透视眼,她要看你是动真格的,还是做秀。

  王所长主动问,大姐,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女教师拿眼看看他,没吱声。王所长又说,我看出您心里有事,您说说,也许我能办。女教师摇摇头,你办不了。王所长被点着了火,大姐,您的事只要合理合法,就交给我王永年!女教师犹豫再三,这才说出来。原来,她离婚多年,一直跟女儿过。后来,女儿考取了复旦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户口也落在了上海。女儿想把她的户口也迁过去,急需一张母女关系证明。这件事涉及湖州当地好几个派出所,因为查不到底档,这个推那个,那个推这个,都快两年了,母女关系至今还是个传说。王所长说,大姐,您别急,这事我来办!回所后,他马上叫内勤查档,内勤查来查去,也说没有。王所长使劲儿敲着桌子,你再往下追!看看问题出在哪儿?内勤追啊追,一直追到另一个派出所,线索就断了。王所长跟这个所的教导员很熟,他说,兄弟,这件事你无论如何要为老百姓做主。我给你写个保证书,出了事我担着!最终,这个派出所开出了证明,让母女俩相依黄浦江畔。当她们特意回到湖州感谢王所长时,王所长却借故躲了,只留下一句话,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还有一位大姐,也是在摊儿前光看不出声。王所长迎上去再三问询,她忽然说,我过不下去了!王所长吓了一跳,急忙带她回所谈。她说,我儿子从前蛮好,有工作,也找了女朋友。可不知道怎么染上了毒,家里的钱都让他花光了。我们老两口儿退休前在工会工作,能有什么钱?拿不出钱,他就说要弄死我们。我们送他去戒毒,人家不收。叫你们派出所把他抓起来吧,又不忍心。再说,亲戚朋友也会说我们没人性。万一他死在里边,就成了我一生的病。王所长,求你帮帮我们吧!王所长叹了口气,你们送去戒毒为什么不收?老人也叹了口气,唉,咱们小地方没有戒毒所,只有大地方有。我们跑去联系,人家说公安送来的才收。王所长说,大姐,您别急,我帮您想想办法。第二天,他就打电话给戒毒所,对方还是说,只有公安送来他们才收。王所长问,自愿戒毒就不收吗?回答说,不好收!王所长脸拉成驴脸。怪不得老百姓有意见!他马上召开所委会,经过认真研究,决定由派出所出面,叫家属写一个自愿送子戒毒书,再叫孩子写一个自愿戒毒书,然后,派一个民警,陪同父母一起送孩子去戒毒所。戒毒所一看是警察送来的就收下了。老两口去了心病,眼泪流得哗哗的。王所长知道他们放心不下孩子。他也放心不下。打这以后,他逮住机会就去戒毒所,给孩子送上小温暖。孩子也争气,寒来暑往,戒毒成功。一家人重获幸福,小区也终结了一个治安隐患。

  王所长还接待过一位大姐,让他哭笑不得。这老太太以前在图书馆工作,安静惯了。她说,楼上住户把房子租给了一家外地人,这家人有小孩儿,又跑又叫,还扔皮球,嘭!嘭!吵得她睡不好。王所长就安排社区民警去做楼上的工作,晚上10点以后不要发出声响。楼上住户很配合。想不到,过了两天,老太太又找来了,说不行,她现在8点就要睡。民警又跟楼上讲好,8点以后别出声。再过了两天,老太太还说不行,她现在白天也要睡,也不能有声音。这就不好办了,那是一家子大活人啊!王所长还是和风细雨,好吧,我让民警去跟房东商量,不要租给这家外地人了。老太太说好啊好啊!王所长又说,可是,我也要跟您讲清楚,房东不能让房子闲着啊,回头再找个人住,没准是个业余歌手,为了上春晚他夜半歌声也说不定。老太太一听脸又歪了。王所长说,这样吧,我听说您儿子有钱,让他把房子租下来不住人,事情就彻底解决了。老太太咬咬牙说,行,我豁出去了!然后,民警又去找房东,求爷爷告奶奶,总算把楼上清空了,老太太这才国泰民安。想不到,她一高兴,逢人就夸王所长,夸就夸吧,夸完了还找补一句,你们谁家嫌楼上吵,就去找他,他能帮你们赶走!结果,好几个老太太都来到摊儿前会王所长。王所长赶紧叫民警跟老太太说,您千万不能这样广播,这样广播我吃不消啊!老太太这才收了声。可是,按下葫芦浮起瓢,那家外地人又哭着喊着找到摊儿前,说至今也没地方落脚。王所长又赶紧帮忙找房子,让民警把中介公司、搬家公司都发动起来,终于找到一处一楼的房子。外地人高高兴兴住进去,说我也早就吃不消了,这老太太动不动就上楼来砸门。现在我安静多了,再也没人咚咚咚!

  得,两满意。

  你看,这摊儿摆得多热闹。更热闹的还在后边儿呢!

  四

  这天,王所长正在小区外摆摊儿,忽听小区里有人喊,打架啦!打架啦!他丢下摊儿跑过去,直跑得呼哧带喘一身汗。

  一看,谁跟谁打?两家邻居!一边儿是年轻女人,细皮嫩肉;另一边儿是老头儿,七老八十。王所长上前把他们拉开,问他们为什么要打?原来,祸起一只小京巴。为了这摇头摆尾的小东西,双方早已纠结多日。女的呢,对狗狗喜欢得不得了,一天到晚抱在胸口,脸对脸亲个没够。老头儿呢,有一个外孙,也宝贝得了不得,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摔着。外孙上一年级时,被这狗咬过一口,女的连连道歉,打针费,营养费,样样给付。可是老头儿不想要钱,他心疼外孙。从此后,每天上学下学,他都要陪护外孙,生怕再来一口。这天出门,他刚好看见这只狗,就骂了一句,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死啊!女的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当下花容变色,说就算我们咬了你,我赔了多少钱啊,两千块呀,你有完没完?老头儿说,你那破钱算什么?我外孙被你这疯狗咬了说不定也会疯!我今天非要把这狗弄死不可!说着就要抄家伙。女的岂能容忍,直接上了肢体。结果,相骂无好言,相打无好拳。她把老头儿的耳朵咬了,老头儿把她鼻子搧出血。幸亏王所长及时赶到,两人才放过脸上的其它部位。

  王所长拉架过后,又楼上楼下跑了七八趟,做双方的调解工作。大道理,小道理,掰开了,揉碎了,嘴都说肿了,谁也不让步。主要矛盾就是狗。老头儿说除非她把狗弄掉。女的说没有法律不许我养狗。王所长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有人悄悄告诉他,说这女的有个男朋友,两人马上就要结婚了。王所长喜出望外,说老天爷你真可怜我这馒头脸!他笑眯眯地登门拜访准新郎。终于,水到渠成春暖花开,女的同意把小可爱先寄养到男朋友家,反正她也快搬过去了。好了,这下,铃铛解下,死结松开,一老一小在调解协议上签了字,握手言和。因为都受了伤,又争着赔偿对方。老头儿对女的说,我要多赔你,你鼻子受了伤,你狗狗要走了。女的说,不不不,您的耳朵……

  看到这个场面,王所长也动了容。

  两家合好了,楼道平静了,小区和顺了。老百姓说,多亏王所长摆摊儿,这样难的事,他都给办好了!

  五

  独木不成林,树多绿荫荫。如今,在王所长的带动下,所里把摆摊儿形成制度,每个周四,全所上下都出摊儿,叫“民警周四服务日”。商场、菜场、学校、工厂、居民区,哪儿人多,就往哪儿摆。公安局抓住这个典型,在湖州全局推广开来,起了个更响亮的名字,叫“警务广场”。提出的口号是,让民意领跑警务,让警务保障民生。

  王所长说,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口碑。人的价值是什么?就是得到人家的一个认可,一句赞扬。我当了十几年所长,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把工作看成职业,而是看成终身爱好。所以,再苦,再累,我开心,我喜欢。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辖区老百姓说,王所长是好的,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