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媒体聚焦 > 时尚收藏书画副刊 > 副刊
惠州,那些沉雄而清澈的温暖
时间:2013-07-17              字体:       

  一

  白鹤峰上,东坡亭侧的东坡井。井沿石砌贴地,井口盈尺而已,却隐伏着900多年生死荣枯的晨光与星光,胜过无数大殿巍峨摩天的丰赡与华美……

  小小的遗存怎么会有如此滂沱的生命?

  我的目光在这个水波不兴的古井里久久凝定。思念震撼出八面来风。那干涸了的死水忽又风生水起,穿透郁积在千年深处的地府,回到沉默的疼痛。映照在眼帘里的,正是一个泪眼含笑昂首物外波光粼粼的多舛人生。乌台诗案,乌啼泣血在深晚。黎明即起,便轻轻地,带上“一肚子的不合时宜”,上路。走过黄州。来此惠州。而后儋州。自由,在不自由的流徒中前行。哲人的心,耽于豁达的静远,也缭绕着隐忍的烟云,却从不屈服戏弄命运的不公。即使在荒瘠僻壤的绝地,也要辟出一种自尊自爱的生活。超越庙堂诡秘的酷冷,让游移的目光停泊于生命的港湾。然后,以南国风雨泥泞后的阳光整肃灵魂的困顿,用乡野闾巷的炊烟与播种评说世道的丰歉,在为民解困的运筹里收获尊严的高贵。还有沽酒于邻家林婆的谐趣与宽慰。还有相濡以沫于朝云丽日的温婉。“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这诗意的独白道尽东坡人生的乐天情怀。而这乐天人生也反哺着饱受疮痍的众生和众生相惜相扶的乡情。人说:“一自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

  一人而启天下。好雨飞空。这土地有福了。

  二

  循着将军路,走进秋长镇,直抵周田村……

  到处留下叶挺的名字所折射的光彩,到处可见浩然之气的蓬勃氤氲。

  故居宅院全然是客家农舍风韵。室内灰暗的色调让透进屋里的天光尤显冷峻中的辉煌。深褐泥地上激漾着年代久远的肃穆与亲切。木床。木椅。木桌。木窗。木门。这些木质物件被周边四方坚固厚实的砖墙环抱于怀中,深觉其安定中的安定。砖墙上还有多处为狗进出方便而设的狗洞,为御匪寇侵犯而设的枪洞。沉寂着的枪洞与狗洞,宛若种在墙上的无色无香的玫瑰,守候在神性的冥想里,内敛而镇静,延伸着一种思想的精髄:人怎能从狗洞进出?家园的自由只能用战斗来保卫!这最初隐伏在心的情感源头的涓流,由小而致远,而后终成将军《囚歌》中反讽式的怒吼:“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读书亭里,还复现了少年叶挺读书的情境。石制的圆桌。捧读着的书本。凝神的目光落在岳飞《满江红》的词章里。精神沐浴着清流。思想吮吸着火焰。这些故居的记念,这些闪耀的瞬间,贯穿了将军一生的长路,开启一生的智慧,无不浸润着故乡晨昏的气息和泥土的清芬。或许这正是将军勇毅的灵魂回到故乡重享少儿时光所渴望的宁静,同卓立于广场上那尊依剑跃马昂首行进的铜像所标举的北伐名将抗日英雄的气概彼此呼唤,相互辉映。一边是力量积累的宁静,一边是积累力量的迸发,都在故乡的土地上,汇聚,激荡,就像两岸青山挟持的河流,奔腾向前,涛声悠悠,啸吟壮美人生!

  浩浩此情再回首,已是海的喧腾与辽阔……

  三

  淡水河畔。邓演达纪念园。又一处精神高地……

  满园的香樟树,满目苍翠的流苏,掩映着曾经的一颗搏击风云的心。

  热风吹拂的阳光下,依旧可闻那跳动不息的节律和节律里剑光的凌厉。

  但眼下的一切,却很温暖,遗憾与忧伤已归珍藏。

  他是昂扬着头颅,行走在自己的光芒中的。

  园里故居的遗存让生命重现着辉煌。辛亥义魂,中山宏愿,铸就从戎报国的风骨铮铮。一身戎装,起步于少年,以敢死队员入列,激扬着青葱岁月,黄埔听涛,域外觅真,山高水远,上下求索。自许“直死男儿”,坚守“工兵”天职,夜夜马蹄踏月,时时铜号伴耳,风风火火,驰骋于粤桂湘鄂的沙场烽烟,满腹经纶谋划兴国之策,剑指奸雄民贼而独步苍茫。北伐武昌,临危受命担当攻城司令,一举活捉敌酋。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向土地与乡村送去撼动沉睡的钟声。直面叛逆者的独裁,高擎《革命行动》,让思想飞出牢笼。身陷囹圄,宁做“白发囚徒”,不让山河寸分 ,不屈头颅之高昂。英雄寻梦在信仰与信念的星空,终因不敌邪恶暗算,竟喋血于南京麒麟门外的沙子岗。荒野埋骨。碧血飞花。落日沉潜在青春的怀抱。那不倒的灵魂和灵魂的踔厉高蹈,已然回到故乡,回到这故乡圣园,回到根的永生永世的意义。地上人间,也就有了高地上不凋的苍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