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媒体聚焦 > 时尚收藏书画副刊 > 副刊
黑河,由西继而向北的行走
时间:2013-07-03              字体:       

  黑河,由西继而向北的行走——在一条注入西部大漠的内陆河身边 

  文/董培勤 

  题记 

  额济纳,又名亦集乃,在内蒙古最西部,与甘肃省酒泉市毗邻。从称二里子河算起,这里就是绥新路上一个重要的驿站了。当年戈壁摊上饥肠辘辘的行旅,渴盼着一盆炭火,一碗热茶,一碗老揪面,要有几根沙葱那就更好了。那年月,出门就是受罪,全是为了谋生。 

  旅人中,有一位叫范长江,坐着大卡车来到额济纳。几十年后,没想到这位文化布衣,竟是建国后首任新华社总编辑,人民日报社社长呢。 

  当年范老站在黑河边,久久伫立,不忍离去,他沉思着什么呢。 

  1 

  这片土地的精神和脾气是从唐诗宋词流淌出来的,是范长江笔下挥洒出来的,是从居延海涟漪洇润开来的,是胡杨斑驳的色彩一块一块堆积出来的。 

  真正实现了“风生水起”的传神描述。 

  过去额旗人烧个煤不容易,家户门上的梭梭红柳垛子视为财富和炫耀。而今,策克口岸的煤山危乎高哉,东路南路,铁路旱路,拉煤的重载巨卡象一节节火车皮一般地动山摇,把薄亮亮窄稀稀的公路压得颤颤悠悠的,两个车的反光镜时常出轨接个吻,气得主人吹胡子瞪眼睛啥的。 

  2 

  黑河,古称弱水。它从源头消融,历经冰清玉洁,告别了人们敬畏的祁连山(行政属青海省祁连县),过临泽越肃南走山丹跨张掖渡金塔,风尘仆仆一路走来,扑进嘎顺诺尔和居延诺尔怀抱的。长度821公里,流经6.9万平方公里,年径流量36.29万立方米,这便是黑河的平淡履历。它仅次于第一大内陆河塔里木河,居中国次席。经过十年分水,年有五亿立方米黑河水流入额济纳,滋润这里的干涸和期盼,让胡杨又活了过来,让大头鱼又摆动着漂亮的尾巴,展示这片绿洲的活力,也让那些吃货欲罢不能。 

  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其中滋味,恐怕是当年力主分水的年羹尧大将亦始料未及的,那就是孕育了一片仙境,造化了一个飞天的平台和一个内陆口岸。当年,唐宋诗人皆倾拜于斯,笔走偏锋,情涌笔端,吟哦于天地间,泣鬼神于心灵,在涟漪间让古居延成为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居延汉筒便是佐证,苏武牧羊的故事让额济纳缭绕在祥云般浪漫间。 

  我常想,幸亏黑河在策克附近神奇地停下了脚步,成就了居延海的千古传奇。若再往北走几步,它就是一条国际河流了。 

  那些年,那些日子,我是沿着黑河的方向,沿着河水的走向,一步一步贴近它的棉花和哈密瓜和胡杨那种沧桑的叶片的。离了河水,其它真的无从谈起了。 

  我走了鼎新,去了大庄子,看了东风水库,远眺了飞鹰山。 

  当黑河从祁连山涌出喷涌着翻卷着,我就知道这会是怎样一个不可思议,千百年来吸引着王维们的月光,还有大雁一样每年如期而至的车流,旅人们执拗的行走。 

  朝圣般。 

  黑河水的走向是向西又北,这在中国河流中亦绝无仅有。 

  3 

  是胡曾那首脍炙人口的《吟居延海》,让我知道了居延海三个字。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次去额济纳的时候,居延海已是一片干涸了的凹地。风乍起,疑是故人相思泪。那时,胡杨林是很沧桑的,斑驳的,落寞的。 

  后来,便听说来水了,古老的鱼籽瞬间又活了。到后来便品尝到唾涎久矣的大头鱼,脆脆的原味,爽口,硬是唇齿留香,是渴盼了多年的老味道。 

  一步一趋。 

  引领我目光前行的是胡杨,还有老黑风口的胡杨留下的庞大身影,这是绿洲中最昂扬的生命了, 

  这种神奇且极富生命力的树种,把一方绿色托附给了世界,被人们众口铄金般誉为天堂和仙境,给了世人千里迢迢叩拜额济纳一个理由。那些胡杨流金的日子,一万多人口的额济纳,涌入十万多游人,人头攒动,盛况空前,近乎井喷。 

  范长江早在八十年前就看中了额济纳的胡杨林,认为这里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他的精准予言变成了现实。这就是他的不一般。在胡杨林中,范老去了丛林中的宫殿(一群蒙古包),拜见了塔旺扎布先生,领略了奇异的二里子河风光,在土著居民苏牧羊和老杜的向导下,啖着羊肉沙葱揪面,拉着骆驼风餐露宿,从亦集乃走到了定远营城门下。听我的朋友姚思泰说,老杜的后人还在。思泰搞文史多年,又是额旗长大的,常对我说起这件事。 

  真的,无人能出其左右。 

  没有人的目力与智慧能与范公长江媲美,范老行云流水般的文笔,我顶礼膜拜了一辈子。我常说,中国纪实体散文,前有范长江,后有贾平凹,我辈只有学的份了。 

  4 

  亮点不仅仅是胡杨。 

  还有黑河畔的惊世一飞,诠释了中国飞天不一样的故事。 

  事情皆起步于黑河畔的宝日乌拉草原,我仿佛还能看到当年扶老携幼拉着骆驼为国防事业搬迁时的情景,历历在目。那些丰美的草场,那些老人和孩子,那些残垣断壁,我都去过,见过,感动过。 

  现在,许许多多千里奔波的发烧友,飞天迷,还有当年搬迁时的牧民和他们的后人,只是为了一睹飞天的壮观,那一瞬间的吃惊。 

  在敖包疙瘩,拿着收音机,带着望远镜,实景看神九飞天可谓世界奇观了。 

  这些牧民从收音机直播聆听电波传来的倒计时,准确地在第一时间一睹神九飞天的壮景,动人心魄。 

  这些牧民从航天路走来,从古日乃,马鬃山走来,兴冲冲的,也许只是为了完成父辈一个心愿。 

  因为他们是搬迁人的后裔。 

  年初,见到额旗旗委书记陈万荣,他说,着力打造好千年胡杨,航天基地两张牌,做好水资源利用,矿产资源开发,口岸资源利用三篇文章,建设美丽、富裕、开放、和谐额济纳。这些话,听来让人震撼和振奋。 

  5 

  没到八道桥,已有刀劈般的沙子和天鹅湖在候着了,你就能感到额济纳的阵势了。远眺,人站在沙脊上,象一排排企鹅,晃动着,得瑟着,兴奋着。而另一边则是油画般的胡杨林,色彩凹凸,一块块颜色立体感极强,人恍若在仙境里遨游,行走。 

  额济纳的景儿,一页一页的,一篇一篇的,看不够,读不完,谝不够。 

  有多少匪夷所思。 

  每年九月末十月初,乃胡杨流金的季节,此时也是额济纳的黄金季节,因为胡杨胜景只可维持十日左右,西风乍起时,胡杨的叶子就被风吹落了。因此,这些时日,可谓公路挤爆,达来呼布镇一床难求。这个中国西部著名旅游胜地可不是吹出来的,每一棵胡杨树下,都转悠着若干背像机者,且是专业家什、,长枪短炮,全乎着呢。这些人都想凭借胡杨,憧憬一个摄影家的梦,都觉得来这里不照像是亏了,亏大发了。而码字的作家们就苦多了,搜肠刮肚,苦于词穷,而叹乎诺贝尔奖危乎高哉,且又对莫言高山仰止。 

  胡杨林里湿漉漉的,遮天蔽日,五颜六色的宿营帐篷蘑菇般绽放。 

  而浸泡着边塞诗的居延海,每一弘涟漪都闪烁着文化意味。在湖边烹烤全羊腿的汉子,又一次把激情和钞票诠释得如此缤纷和完美。我想胡曾,王维大师阅之闻之,亦为之唏嘘不已的。 

  古湖新韵,飘着汉唐的日月,俯身捧读,尽皆千里之牧歌,万峰之驼影和生生不息的黑河文化源渊。 

  不见了苏武牧羊的故事,只有策克口岸驰来的物流车队,一水的陕汽重卡,一辆一辆碾过深长的辙印。只有站在居延海畔长吟的诗仙们,把酒临风道:单车欲问边,瞩国过居延,征篷出汉塞,归雁入南天……让后来者捧读再三,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庄子。逍遥游》: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弱水三千,可否给我一瓢饮”? 

  6 

  是河水西行北上,留下多少历史的叹息。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这是霍去病退守焉支山写下的句子,已近乎无奈,每每读起,便一阵悲凉。 

  然而,额济纳却因神舟号呼啸飞天震撼环宇,当年塔旺扎布没想到宝日乌拉的传奇和神话,却在21世纪一一成为现实,狂夺人们眼球。在亦集乃的胡杨林旁,黑河西岸,矗起一座城市,一座有火车站、飞机场(在建),高速公路等现代文明要件堆积和叠加的城市。 

  这鬼斧神工怎样若国画般洇湿开来,写在地图上的古老土地,使这片旅游资源强势的边城如虎添翼,日趋饱满。 

  居延大道可谓额济纳第一路,长2.99公里,宽46米,走在上面,视野开阔得让人心里麻爪。阿拉腾桃来广场更是别致,广场上就是一副额济纳的本土地图,人们在上面寻找着自己的故乡和要去的的地方。 

  拐弯,便是额济纳的滨河路,此时已步入天堂绿洲的核心景区,犹如浸濡在西部边塞诗儒雅的气氛里,闻得见居延海汉简的书香和古朴,而不能自拔。一边是黑河水哗哗流淌,一边是胡杨林凝噎无语,一动一静,若天籁似油画,又如大气般工笔,真实地步入了人间仙境。 

  我早就说过,这是一副人类难以临摹的油画。 

  其实,一过八道桥,我便突然想起范长江老爷子在额济纳时的情景,仿佛那匹瘦驼依然在西风古道上蹒跚。 

  7 

  感叹额济纳的故事和绿洲情结。 

  在西部荒漠,拥有一条长长的内陆河的,除了塔里木,也就是额济纳了。 

  这是沿着黑河的行走,黑河里漂着额济纳的编年史,漂着居延汉简的芬芳,听得见霍去病、李广的刀戟碰撞…… 

  向西,拐弯,沿着古弱水北上,一步一趋。 

  我忘情享受额济纳人打造的黑河西岸神话,那景,那路那楼,那广场,那绿地,那黑城,那神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 

  额济纳,回首再望,一条注入西部大漠的内陆河,怎样在21世纪走出了自己前所未有的精采来,让黑河西岸形成城市文明和草原生态文明的叠加。1944年,著名学者董正均先生写道:南由狼山老树窝起,沿东西河及支流西岸,直到居延海畔,均布满天然森林……。。现在人们来了,看胡杨,看神舟,看口岸,品味额济纳的人文地理。对了,在达来呼布夜市邂逅朋友,吃烤肉串、烤腰子时,可别忘了喝杏皮子水哟,那样这趟就全乎了。 

  在古居延行走,有许多故事许多味道,三瓜两枣,真的难以穷尽的。但是,黑河从西向北,最终流向了居延海,却是真的。神奇的河道走向,沿途人文景观,还是留给后人去揣摸吧。 

  黑河,一袭长裙飘来,摇曵生姿,袅袅依人,驻足居延海,沉思着,顾盼着。它累了疲惫了,仿佛不知道谁是谁了。凝视长天,忧伤着,相思着,矜持着,却依然滋润着这片高天厚土,让胡杨吮吸你的汩汩乳汁。 

  苏武和他的羊群已经渐行渐远,王维们亦不知云游何处,黑河独立寒秋,相思着冰清玉洁的祁连山。眼前的横无际涯,浩淼无边,足以这条宽河宽慰和淡然。 

  黑河,由西再向北,一条咨意行走的清澈的河流,静静地,无言地,从容地,流淌着河的智慧,河的心事,河的乡愁,也有遥远的蛙声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