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媒体聚焦 > 时尚收藏书画副刊 > 副刊
在城市与乡村的上空歌唱(品书札记)
时间:2013-06-03              字体:       

  高凯的诗歌风格独特,被誉为“西部乡土诗”、“陇东乡土上的罐罐茶”。评论家雷达说:“高凯的诗,单纯而轻盈,简洁而饱满,他善于捕捉农业文明特有的意象和节奏,并以雅俗共赏的品质而赢得读者的首肯。”他从黄土里挣扎着站起来,飞向梦中的远方,有为黄土的厚重而歌唱的游子情怀。《乡愁时代》(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这部诗集里,他怀念母亲的小脚,父亲的烟锅,怀念家乡窑洞的日日夜夜,深情地为那一缕缕炊烟而歌唱;他在城市的街道上,为站街女迷离的眼神而惋惜,为城市的一声鸡鸣而激动,呼唤着城市的纯洁和明朗;站在城市的高楼上,却远望故乡黄花菜的盛开,站在家乡塬畔边,又想起城市里的朋友,他永远是在高楼间放声高唱陇东道情的诗人。

  诗人高凯对哺育自己的故乡充满了甘甜而又苦涩的相思和向往,他的生长地陇东黄土高原,有周先祖教民稼穑的历史光辉,有子午岭的旖旎风光,有千年窑洞的古朴,这片神奇的土壤孕育了他独特的悟性与灵魂的纠葛。这种对故乡的思念,酸涩而又回味甘甜:“远远望去/那株高高的炊烟/长在山中//走进山中/那株弯弯的炊烟/长在村里//走进村里/那株袅袅的炊烟/长在窑洞里//走进窑洞/那株炊烟底部的根/就是母亲”(《母亲是一粒炊烟的种子》),诗人把炊烟、山里、窑洞等意象和母亲的形象结合起来,体现出他对故乡如母亲般的亲近。他把对故乡的所有痛苦的和甜蜜的记忆都附着在具体的意象上,窑洞、塬畔、炊烟、架子车、木匠、皮匠……母亲、父亲的核心形象,使对故乡的记忆上升为对亲情的呼唤和歌颂。他以一种回望的方式,以一种苦涩、愧疚而悲悯的情怀把对家乡、亲人的爱寄托于诗,升华为挥之不去的乡愁。

  高凯作为一个走向城市的农民的儿子,他时常在都市回望家乡,把对家乡的思念挥洒在城市的上空。《城里的鸡叫》中“一只鸡突然叫了/黎明时分 从来没有鸡叫的城里/几声嘹亮的鸡鸣/把我从梦里唤醒……”《还乡记》中“回来了/回来了/这一辈子我终于磕磕绊绊地回来了/真是千里迢迢呵……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更丢人现眼的是 刚刚进村/就被几只突然扑来的狗娃子紧紧追着/汪汪地痛骂了一顿……”,物不是以前的物,人更不是以前的人,就连“先人的坟恐怕都不见了”,那又回来干什么?诗人对家乡的怀念,有怕见的矛盾心情。对于城市是他者,对于家乡是陌生人,他只有在城市的角落里寻一朵青草去咀嚼,感受家乡的味道:“没想到 初春/我的楼顶上也长出了青草……其实这就是根须找到了泥土……找到了故乡……”(《楼顶上的青草》),这何尝不是诗人心灵轨迹的写照呢?在城乡的漂泊中,高凯对故乡和城市的情感是矛盾的:既有眷恋又有批判,既有怀乡情结,又有漂泊意识。

  高凯从陇东民歌中汲取营养,以质朴的语词、和谐的形式、优美的意象创造出纯正的民歌诗风,表现出纯粹之美,体现了诗歌的优美与崇高感。他的诗语词朴素、单纯、质朴、坚实、硬朗,不追求华丽词藻,不用晦词涩语,是真性情流露出的自然素朴的语言。因此,他的诗能于平淡中显出深厚的韵味。“麦子黄了/塬畔上那个浅衫衫长头发人/心儿野了//高粱红了/塬畔上那个浅衫衫长头发人/身子重了”(《收回季节》),语词和句子的重复节奏,是他汲取了陇东民歌的语言形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富有地域色彩的诗歌特色。他的诗行基本整齐,大体押韵,既无自由诗体“分行的散文”式的随意散漫,亦无格律诗体的呆板束缚感,而是在自由变化间显示出一种有节奏的美,句式参次错落又内在和谐,在规范与自由间达到美的艺术境界。高凯的诗歌中采用朴实的叙述,富有陇东地域色彩的意象,符合地域文化的审美心理,使诗歌表现出多重意蕴与含蓄之美,表现了汉语的弹性和张力,以其符合民族审美文化心理的意象与意境创造表现了汉语的丰富多样性,为诗歌的本土化提供了典型的范例。

  当功利的潮水侵蚀着人们的精神家园的时候,高凯以其优美的诗作为自我、为读者营造出一块精神的绿洲。他的诗和乡土融为一体,带着黄土地的大背景,真切而平淡,充满了艺术的魅力,表达了受乡村哺育的诗人的心灵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