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媒体聚焦 > 汽车房产家居环保 > 环保
专访李书福:应对雾霾车企应做好“一进一出”
时间:2013-07-15              字体:       

  雾霾,汽车“贡献”几何?

  面对质疑,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下称“中汽协”)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中汽协内部已对雾霾展开研究,争取用精确数据解释PM2.5与中国汽车业之间的联系,弄清30年来中国汽车行业减排数值、有害气体排放下降比例和汽车对PM2.5的“贡献”中,有多大成分来自汽车本身,多少来自油品。

  3月2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大会发言人吕新华在谈到雾霾天气时说,“今天我听到一个消息,污染天气有50%以上是由机动车烧油造成的。”

  关于汽车和雾霾的关联度有很多研究,也流传着很多说法。一家不愿具名的汽车公司公关总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25%,这个数据应该是比较准确的。”

  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我相信大气污染不完全是因为汽车,应该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在北京,很多烟囱都在冒烟,这个量是很大的;工厂排烟排气,量也是非常大的。此外,飞机尾气也不都是洁净的。”

  李书福认为:“是50%还是20%,这种争论可以展开,很多事情会越辩越明。但无论是谁的问题,大家都要解决。汽车的问题要首先解决。”

  如何解决?李书福提出“一进一出”,即一方面要控制车内空气质量,不让有害空气进来;另一方面也要控制尾气排放,不让有害气体出去。

  让PM2.5少进来

  据统计,一个人一天要呼吸2万多次,每天至少要与环境交换1万多升气体,空气质量与人的健康息息相关。当雾霾来袭时,很多人都选择在户外戴上口罩。但当进入车内时,人们便如释重负,轻松地摘下了口罩。

  李书福指出,车内的空气不一定比车外好,一般情况下,车内的甲醛、甲苯等挥发物和有害气体同样可以对人体造成伤害。“有些人不知道,认为在车里打开空气循环系统,空气质量就好了。但这样肯定不行,因为车子的内饰本身就是一个污染源。”

  如何让坐在车内的人免受PM2.5和车内挥发物及有害气体的双重伤害,《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吉利一份技术文件中找到了答案。

  该文件对控制车内空气质量的技术进行阐述:一个被称为“车内空气质量系统”的技术,可以过滤车内95%的PM2.5颗粒;一个通过材料选择,控制车内内饰挥发物和有害气体的技术,可以防止车内内饰对车内空气造成二次污染。不过,目前这两项技术都只应用在了沃尔沃的部分车型。

  李书福说:“让车子外面的空气进到车子里面来的时候,通过一个净化系统,使PM2.5不要进来,通过我们这个空气循环和净化系统,可以保证进到车子里边的空气是干净的。面对雾霾,这是我们能做的第一条。”

  目前,车内空气质量的控制技术已成为车企研究的重点。2013年1月,比亚迪就发布了一款PM2.5绿净技术。该技术可在30秒内迅速清洁车厢内直径大于0.2微米可悬浮颗粒物,当车外环境PM2.5大于150时,可以轻松实现车内环境PM2.5小于12的效果,大大提升车内空气质量。不过这项技术目前尚未投入使用。

  排放国标要考虑生产周期

  控制尾气排放是李书福的第二个建议。

  “包括汽车在内,凡是以碳化石能源为燃料的,都应该提高排放标准。我们的发动机排放标准要提高,要主动进入欧洲五号、欧洲六号的标准,要主动进入油电混合或纯电动汽车领域。”李书福认为,现在的油品标准也应该提高,跟得上汽车降低排放的要求。

  吉利集团在汽车发动机和排放方面一直投入很大。今年年初,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动力总成中国制造总部落户宁波。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的吉利春晓基地,依托梅山港口资源及政策扶持等方面的优势,着重为吉利汽车研发、生产小型化的涡轮增压发动机和先进高性能变速器,用于小排量汽车生产。李书福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未来三至五年后,吉利汽车在产品品质上肯定不会亚于同档次的日韩汽车。

  对于尾气排放标准,李书福认为,中国的排放标准跟在欧美后面走,这个倒是没什么,但存在一个问题,“中国的排放标准的确定太轻易,没有一个长久的时间节点,这对自主品牌的汽车公司带来了很大挑战,很不公平。”

  李书福解释说,现在的情况是,今天说要这个标准,明天说要那个标准,等到标准颁布两个月以后就要按照标准来执行。但是两个月造不出那样的汽车。这并不是因为技术有多难,而是因为造车需要时间,少则一年,长则两三年。这就造成了在标准执行的时候,外国的汽车公司有符合排放标准的汽车,而自主品牌没有的尴尬。

  “国家在排放标准制定方面,应该要提前公布时间节点,提前公布标准。明确告诉社会,明年几月份执行什么标准,后年几月份执行什么标准,两三年以后是什么标准,五年以后又是什么标准,这样对自主品牌来说才是公平的。否则,自主品牌汽车公司会受到伤害。”李书福说。

  在李书福看来,空气污染、土壤污染和水资源污染是压迫中国进步的“三座大山”, 这三座大山不仅影响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也从根本上影响着人民的生活和健康。

  “我们的管理层经常坐下来讨论这些重大问题。中国这么大,我们能解决土壤问题、水资源问题?很难!我们没有这个能力。但是现在,我们找到一个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这"一进一出",我们会尽力去做。”李书福说。

  关于治理空气污染的提案建议

  九三学社中央提交“关于加快完善我国气象灾害防御体系建设”的提案,民盟中央提交“关于防御台风灾害,减轻灾害损失”的提案,农工党中央提交的“关于积极应对区域灰霾污染有关工作”的提案,民建中央建议尽快修订《大气污染防治法》。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中央副主席、经济学家辜胜阻认为,粗放型发展方式、不合理的经济布局、扭曲的激励机制以及治理监管机制的不完善,共同催生了“病态的城市化”和“带毒的GDP”。辜胜阻建议,治理空气污染、水污染和资源短缺“大城市病”,首先要改变人口、产业过于集中少数大城市的局面,坚持“规划先行、布局合理、功能配套、落实坚决”的原则,对城市的区域功能定位、产业发展模式、基础设施建设等科学规划,充分发挥中心城市的规模效应和辐射效应,把城市群做多,把中小城市做多做好,科学布局大中小城市体系,使人口合理流动,防止大城市人口过度膨胀以及城市功能的过分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