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要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热点专题 网评天下
国内新闻 国际动态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编办刊物
历史博览 文化生活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资料中心 政策咨询
在线读刊 书籍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生态 > 媒体聚焦 > 科技教育文体 > 科技
诺基亚兴衰背后的神秘力量:遭计算技术颠覆
时间:2013-07-16              字体:

  从税前利润76亿欧元到亏损额高达10.7亿欧元,诺基亚只用了4年的时间。年营业额511亿欧元、利润76亿欧元、全球手机市场占有率38.6%,这些巅峰时刻的耀眼数字已经成为历史,并定格在2007年。

  不仅如此,今年7月1日,诺基亚与西门子两家公司联合宣布,诺基亚将斥资17亿欧元回购双方合资公司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公司(诺西)中西门子所占股份,从而使诺西成为诺基亚的全资子公司。业界普遍认为,诺基亚此举是步爱立信2011年放弃手机业务专注电信设备市场之后尘。

  是什么力量让诺基亚在手机市场败走麦城,且可能与霸主地位渐行渐远?这还要从移动通信的历史说起。

  说到移动通信,就不能不提摩托罗拉。因为在摩托罗拉历史上,有不少产品不是无线通信历史上的开山之作就是扛鼎之作,如1943年推出的便携式双路对讲机、1958年推出的车载双路对讲机、1969年针对阿波罗登月计划推出的通信设备,1973年推出的大哥大更是开启了现代移动通信的历史。

  “大哥大”采用的第一代移动通信技术是基于模拟电子技术的,它的最大缺陷是易受干扰,而且随着传输距离增加,信噪比不断下降,最终导致话音质量下降。于是,摩托罗拉将精力集中在如何提高远距离通信的话音质量上。应该说模拟通信的这一缺陷也为摩托罗拉独霸1G通信市场筑起了高高的市场屏障。

  当移动通信技术发展到2G时,采用数字电子技术的2G技术所具有的抗干扰能力强、易于加密处理、便于信号处理、便于集成化的优势,是1G无法比拟的。对于摩托罗拉来说,通话清晰度的每一点点提高都要绞尽脑汁,但对于采用数字技术的2G来说,通话清晰度与距离无关。于是,随着以GSM为代表的2G移动通信技术于1991年在欧洲实现首次商用,阿尔卡特、爱立信、诺基亚、飞利浦、西门子等欧洲企业在移动通信市场上迅速崛起。当2G在移动通信市场上完成对1G的颠覆后,移动通信的中心从美国向欧洲转移,诺基亚也取摩托罗拉而代之,成为移动通信市场的新一代霸主。

  这种源自行业内部技术的更新换代,改变原有市场格局的案例,在PC发展史上也能看到,如康柏借助386电脑取代了IBM在PC市场的霸主地位,之后戴尔又凭借486电脑取康柏而代之。而上周联想成为PC全球市场的新冠王,它在中国市场的崛起也源自万元奔腾电脑。

  应该说行业内部技术更新换代对市场带来的影响相对还比较温和,说白了市场参与者还是那些熟面孔,只不过大家重新排座次。

  而一旦来自行业外的技术成为市场的主导技术后,这种改变将会给市场带来颠覆性的影响,市场参与者可能已经面目全非。移动通信从2G向3G的演进就是最好的案例,而诺基亚就是在这一演进过程中,坐上了从巅峰到谷底的“过山车”。

  计算技术颠覆移动通信市场

  2002年秋,英特尔将其开发商论坛(IDF)的主题定为“扩展摩尔定律”,希望在移动通信市场复制其在PC市场上的成功。换句话说,英特尔准备向移动通信市场进军。同年12月,在对时任英特尔CTO的帕特 基辛格进行独家专访时,笔者提出:从窄带的2G到宽带的3G,意味着通信内容从语音主导变成数据主导,而数据是计算厂商最为擅长的。如果手机厂商不弥补在计算方面的短板,未来手机市场将会是计算厂商的天下。

  到了2008年春夏之交,应诺基亚中国公司之邀,参加其在京城大厦顶层旋转餐厅举办的媒体沟通会时,笔者就上述观点与来自诺基亚总部的高管进行了交流,结果不言自明——三四个月前诺基亚刚发布了史上最好的2007财年报告,还沉浸在这一喜悦之中的诺基亚总部高管怎么能听进一个中国IT记者的忠告呢?

  紧接着,苹果于6月10日发布了3G iPhone。这是苹果第一款3G手机,这也是计算厂商借助3G技术对传统手机厂商发动攻击的信号,也是诺基亚衰败的开始。

  直到2010年,诺基亚总算体会到计算技术对手机市场的颠覆力量,于是在9月21日,聘请来自微软的埃洛普出任CEO,希望借助埃洛普在软件方面的经历和经验,帮助诺基亚摆脱困境,追上手机市场的计算趋势。

  埃洛普上任不久,在给员工的邮件中,他用了“钻井平台已经着火,必须跳海”这一形象的比喻来表达切换手机操作系统平台的急迫性。或许是因为曾在连锁餐厅波士顿炸鸡做过CIO的缘故,埃洛普比别人更知道被烤的滋味是多么难受。

  从今天谷歌、苹果、微软、QNX一统的手机操作系统市场来看,埃洛普当初做出切换平台的战略决策的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但埃洛普对微软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情有独钟的抉择,却很值得商榷。

  上任一年之际,埃洛普总算等到大显身手的时候。2011年9月27日,微软发布Winodw Phone 7.5手机操作系统(WP7.5),诺基亚及时跟进,一个月后发布了基于WP7.5的智能手机Lumia 800。然而,让众多诺基亚粉丝大为失望的是,该手机居然不能升级操作系统,这有违用户基于苹果iOS和谷歌安卓免费升级建立起来的习惯认知。

  今年3月,诺基亚在向美国证监会提供的文件中表示,未来风险来自于微软有可能发布自己的Surface手机,并有可能减少或中断对Windows Phone平台的投入。诺基亚或许没想到,数年来一心一意对待的微软,反倒成了诺基亚未来发展的风险所在。而在这数年中,安卓发展成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平台,三星更借助安卓一跃成为销量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埃洛普终于感受到了从着火的钻井平台跃入冰冷刺骨的北海的滋味,同样不好受。

  而诺西所在的电信设备市场早已是红海。同样,当数据成为电信服务的主要内容时,计算技术颠覆手机市场的案例很大程度上将在电信设备市场上重演,思科、华为、中兴等网络设备厂商在该市场的势力将会日益强大。因此,此次诺基亚寄希望于在电信设备市场对诺西的收购,恐怕凶多吉少。

  通常,市场的马太效应使得“大者恒大、强者愈强”,而市场的大者或强者失败的因素只有两个:一是当市场主导技术处于生命周期衰落期时,仍抱守残缺,未能及时抓住新的主导技术;二是企业管理上出现重大失误。来自企业内外部的这两个因素,不管哪一个都是致命的。很可惜,诺基亚都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