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要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热点专题 网评天下
国内新闻 国际动态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编办刊物
历史博览 文化生活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资料中心 政策咨询
在线读刊 书籍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生态 > 历史博览 > 史海纵横
俾斯麦王朝统一战争的几个细节
时间:2013-07-04              字体:

  1866年7月的一天傍晚,在易北河东岸柯尼希格雷茨高地的落日余晖中,一场规模浩大的战役以普鲁士军队的大获全胜而告结束。战斗的一方,是身揣毒药、准备“不成功便成仁”的“铁血首相”俾斯麦,和普鲁士的26万大军;另一方,则是奥地利亲王和元帅率领的30万奥军。这是人类进入20世纪前进行的最大规模的一次会战,双方共投入兵力超过60万人,史称柯尼希格雷茨战役(也称“萨多瓦会战”)。这一役,普鲁士在人数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仅以对方1/5的损失,让对手付出了毙伤俘4.5万余人的重大代价,并赢得胜利。该战役使普鲁士取得了打开德意志领土完整与独立大门的“金钥匙”,打破了传统中欧地区的政治力量对比,也使普奥两国的命运乃至整个德意志民族的历史命运都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对于这一场“使200万开明臣民命运从此改变”的关键性战役,有许多细节至今值得玩味。 

  在这场战役打响的整整60年前,普鲁士发生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军事变革。改革的“旗手”名叫格哈德蚰冯憨沙恩霍斯特,是汉诺威地区一名普通军士的后代。就是这位后来被《战争论》的作者克劳塞维茨尊称为“我的精神之父”的沙恩霍斯特,曾对当时容克贵族充斥普军、平民子弟难获晋升的状况表达过这样的不满:“如果不是根据才能晋级,那么傻瓜都能当军官。只要他四肢不缺、五官齐全,或许还可以当参谋甚至参谋长”。联想到自己28岁时才被授予少尉军衔,沙氏的这种愤懑完全可以理解,“这样一支昂贵的军队就不能在它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国家带来重大利益,致使巨额军费付诸流水,甚至英勇的战士往往无谓牺牲。”在沙恩霍斯特以及一大批有识之士的持续推动下,普鲁士王国终于在1808年以法律明文规定:“所有具备能力的个人均可在军队编制中得到最高荣誉的军衔。”这意味着原来带有贵族色彩的军事教育体制开始向社会各阶层开放,一个军事制度变革的新时代到来了。 

  这场变革取得了预期成果。它使军队不再由以往的封建贵族、雇佣兵以及破产的农民组成,而逐渐演变成一支包括贵族、资产阶级、自由农民和社会其他阶层共同组成的近代化的国民军队,为取得反拿破仑战争的胜利奠定了雄厚的兵员基础,也对半个世纪后的普鲁士接连打赢三场王朝统一战争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改革并未到此止步。俾斯麦时期,普鲁士实施了结构更加合理的普遍义务兵役制,增强了“小国寡民”的普鲁士的军事实力和战争潜力。反观对手奥地利,它采取的依然是传统的可赎免和可替代的征兵制,没有足够的后备军可供选择。在柯尼希格雷茨战役打响前,奥地利只动员了其野战军的2/3。普鲁士虽晚于奥地利开始动员,但却先于对手组建了一个预备役军,此举不仅造就了普鲁士在军事上的优势地位,同时也在政治上形成了对奥地利的强大威慑。 

  1866年6月普奥战争爆发。普鲁士国王授予总参谋长毛奇向军事指挥机构发布命令的权力,开创了普鲁士军事史上第一次正式由总参谋长指挥作战行动的先例。在此之前,总参谋部这一组织虽然以各种不同名称和组织形式存在了60余年,但一直处于辅助位置,无权对军队实施指挥。毛奇在总参谋部的建设和运用上所付出的巨大心血,在日后的战争中得到了加倍回报。1868年2月,法国驻柏林的武官向国内报告说:“假如普法之间爆发战争,在普鲁士所具有的一切优势因素之中,最重大和最难以否认的,就是其总参谋部的军官团组织……我们的则无法与之相比……在下一次战争中,普鲁士的参谋组织,将在有利于普鲁士军队的优势因素中成为一个最难对付的因素。”改组后的总参谋部,分工合理、职责明确,适应了军队机构不断复杂化的要求,在经过不断发展完善后,逐步成为军事指挥的核心机构和军队的神经中枢,为日后王朝战争时期建立参谋本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并为各国近代军队建立参谋部树立了样板。 

  与普鲁士这种超前思维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奥地利等国高层的守旧迂腐。1850年代起,奥地利的一些高层将领们就曾听普鲁士驻奥武官介绍一种已在普军中广泛采用的图上作业法。他们听后大惑不解地问道:“玩这种游戏是怎么计分的呢?”武官回答:“此兵棋并非为了赌钱之用。”奥地利的将帅们大为失望,“那就没什么意思了!”说罢拂袖而去。奥地利军队高层领导人的这种对新生事物的迟钝,是注定其失败的重要因素之一。 

  历史上的每一次军事变革,必然伴随着科学技术的革命而产生。19世纪普鲁士的军事改革家们充分认识到了当时工业技术革命给军事领域带来的影响,率先将先进的科学技术引入军事领域,完成了武器装备的更新以及军队编制体制、作战方法的变革。在后来的三次王朝战争中,科学技术与军事改革结合的成果得到了充分体现。保罗?肯尼迪在分析1815年至1885年的几场战争时得出一个结论:战败国都没有供养武装部队的生产性工业基础,其军队都没有进行“军事革命”、没有取得新武器、没有近代军事动员和装备能力,也都没有使用铁路、轮船和电报等先进的交通工具和通讯手段。人类战争史反复证明,凡是思想敏锐,善于捕捉新生事物,能将产业革命中出现的最新技术应用于战争之中的军事家、战略家,都能战绩卓著,屡战屡胜。 

  在年轻时代,毛奇就对铁路可能给军事活动带来的革命性影响及其在战争中的实际运用加以关注,并着手研究。1862年,也就是在柯尼希格雷茨战役打响的前 4年,毛奇便在普鲁士的汉堡—吕贝克地域组织了首次大规模铁路运输演习。在普奥战争初期,毛奇用铁路将25万普军和 800门火炮迅速集结于萨克森和奥地利的边境地区,赢得战场主动。随后,他又运用铁路迅速灵活地机动部队,实施兵员和后勤物资的补充,在作战中创造了许多奇迹。 

  步兵轻武器和火炮在那个时代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继1807年出现了击发枪之后,德国研制成功可以各种姿势射击的改良型后装击针枪。柯尼希格雷茨战役打响的前一年,德国人毛瑟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支可发射金属弹壳子弹的步枪。毛奇经过试验之后,将这些新型武器立即装备部队,仅用一年时间便给步兵全部换装,并作为国家机密加以保密。恩格斯称“这是第一支用步枪装备全体步兵的军队”。普鲁士军队所装备的后装枪和后装炮在统一战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反观奥地利,它的步兵自 1850年代起便一直使用旧式前膛枪——洛伦茨步枪,其射速只有撞针枪的1/5,且射击时无法利用地形进行掩护,造成伤亡率奇高。奥地利的维也纳兵工厂更因为满足于每天生产1000支旧式步枪所带来的丰厚利润,居然置战场士兵生命和未来战争胜负于不顾,不思武器改良。在柯尼希格雷茨战役中,奥军士兵的服装仍为中世纪样式的白衣蓝裤,既醒目又耀眼,这让已换着灰绿色军装的普军在较远距离时就能轻易地识别捕捉目标,同时很好地隐蔽自己。这些因素导致了奥军在柯尼希格雷茨战役中遭受巨大伤亡的严重后果。 

  创新没有止境。1866年7月3日,“依靠毛奇的战略,参谋本部的高效,后装步枪的战术优势,还有那么一点小运气,普军在柯尼希格雷茨战役中大败奥军。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俾斯麦扔掉了毒药,普鲁士也在那一刻搬掉了多年的胸中块垒”。今天,柯尼希格雷茨高地的硝烟早已散尽,战后的普鲁士也开始作为一个强劲的新兴国家走上欧洲历史舞台。但战争结局只不过是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加强军事创新,战法与时俱进,重新审视传统,尊重人的价值等等,这些决定战争胜负的深层次因素,通常都隐藏在“海平面”以下,静静地等待有心人的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