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要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热点专题 网评天下
国内新闻 国际动态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编办刊物
历史博览 文化生活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资料中心 政策咨询
在线读刊 书籍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生态 > 历史博览 > 史海纵横
马岛之战奠定了撒切尔的威望
时间:2013-07-04              字体:

  2013年4月17日,英国为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举行了高规格的葬礼,还给予这位前领导人以军人般的荣誉——由英国皇家乘骑炮兵队列护送她的灵柩至圣保罗大教堂。撒切尔夫人之所以赢得这样的“待遇”,与她在31年前马岛战争中的建树有关。就让我们重拾马岛战争的一些历史片断,重温“铁娘子”的战略胆识和决断力。  

  英阿为主权相争互不妥协 

  马岛不仅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还拥有丰富的资源,岛上有铝、银、铁、铅、泥煤等矿产资源,群岛附近海域藏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随着20世纪70年代马岛周围海域可能储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及其他矿产的调查公布于众,英阿双方对马岛的争夺变得更趋白热化。1978年,英阿围绕马岛主权的谈判无果而终。1981年,英国议会要求“冻结”马岛问题谈判。这一策略的改变,致使阿方对和平谈判解决争端“失去信心”,于是,开始筹划以“武力夺岛”。 

  阿军人总统“抢得”先机,英战略利益受危及 

  1981年,阿根廷的年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600%的高位,失业人员也接近了30%,外债则高达340亿美元,政府面临着国内经济与社会的激烈动荡,需要通过一场战争来转移国内矛盾和凝聚民心。 

  在此“危机时刻”,军人出身的加尔铁里将军接掌了阿总统大位。他认为,不结盟国家会议和美洲国家会议曾多次通过支持阿根廷收回马岛主权的决议,若此时武力收复马岛,将不会招致国际社会的过度反应。而且,当时英国的立场“正在逐渐缓和”,并采取了“压缩海军建设”和“减少马岛防务力量”的举动,即使出兵也会“力不从心”。于是,这位阿最高统帅作出了“武力夺占马岛”的战略决策,并于1982年3月18日,派人登上南乔治亚岛后插上阿根廷国旗。此举虽引起了英方的强烈抗议,却更加坚定了他夺占马岛的决心。他让军队迅速完成了夺岛部署,并于3月28日开始,以近4000人的三军联合力量发起了马岛争夺战。4月2日和3日,阿军先后登上马岛的两个主要岛屿。坚守马岛的几百名英军面对阿军的突袭,仅进行了象征性的抵抗便告投降。 

  英国对阿根廷的举动几乎毫无准备,英情报委员会拉美组在3月30日仍向政府报称“侵略行动不会马上到来”。此前,英国刚将位于马岛附近的“忍耐”号巡洋舰撤回本土,这让英国在马岛风云突变时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 

  马岛被意外夺占的消息传回英国本土后,英国社会各界反应激烈: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立即中断了正常节目,反复播送马岛被阿军占领的消息;《每日邮报》则在头版刊发了言辞激烈的评论,题头就是十分醒目的“耻辱”一词;许多民众则聚集到议会及唐宁街10号门前举行抗议活动。 

  在英国人看来,阿根廷对马岛的军事夺占,既是对英国权威的极大冒犯,更是对英国战略利益的侵害,实在是“不可饶恕”。 

  “支持我就是支持英国”,“铁娘子”力排众议定下战争决心 

  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英国政府不得不对马岛问题作出决断。当时政府内一片争论,核心问题即是否要以武力夺回马岛。英国防部的结论是,“福克兰一旦沦陷就不能夺回”。多数内阁成员也持消极态度,因为英国面临着实际困难:马岛距离英国过于遥远,附近几乎没有什么基地可用,英军需劳师远征,完全依靠漫长的海上补给,夺回马岛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却认为,马岛事关英国的战略利益,应不惜任何代价为之一战。另外,在她看来,利用马岛事件激起的民族情绪,也正是重建英国自信和国际地位的“极好机会”。为此,她呼吁英国各阶层、各党派支持她的战争决策。她甚至在议会上动情地高呼:“支持我吧!支持我,就是支持英国!”。 

  最终,撒切尔夫人的坚持赢得了英国议会的支持。4月3日,就在阿根廷夺占南乔治亚群岛的当天,在她的主导下,英国议会确定了针对马岛的战略指导方针。即,以武力为后盾,政治、外交、经济、舆论多管齐下,迫使阿根廷从马岛撤军,如阿不肯屈服,就用武力夺回马岛。英国政府同时宣布,成立以首相为主席,外交、内政、国防、财务大臣和保守党主席组成的“战时内阁”,作为当时的“最高战略决策机构”。 

  快速作出战略决策,合理确定“行动原则”与“领军人物” 

  为“捍卫国家利益”,英国正式宣布“联合王国将出兵远征,收复南大西洋失地”。作为“战时内阁”主席的撒切尔夫人,果断地作出两项重大决策: 

  一是依据总的战略方针,规定了明确的军事原则,即英国的作战行动仅限于马岛和划定的海上禁区,不扩展到阿根廷本土;也不使战斗行动升级为全面战争;尽快实施兵力的战役展开,以争取时间速战速决;同时,给予前线指挥官在上述原则下灵活使用兵力和选择战术的权力。 

  二是在与军方首脑紧急磋商后,决定动用英海军2/3的兵力,与其他军兵种组成一支庞大的特混舰队远征马岛;并且,指定约翰·伍德沃德为特混舰队司令官人选。当时,一些军方高官曾主张将这一要职委以一名“身经百战”的资深将领,因为他们担心伍德沃德“过于年轻”,缺少实战经验。然而,撒切尔夫人却坚持自己的主张。她认为,伍德沃德尽管资历较浅,但却体格健壮、年富力强、熟谙海上生活,并具有丰富的现代海上训练知识与适应新形势的指挥经验,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同时,还选择了十分熟悉部下和富于实践经验的职业军官穆尔少将担任登陆部队的指挥官。 

  马岛之战的实际情况表明,撒切尔夫人的决断是非常得当的。她不仅周全地考虑到了战争的连带影响、可能后果和战场指挥控制的实际需要,而且以“集中优势兵力”和“不拘一格使用人才”之举,为争取主动奠定了良好基础。 

  多管齐下应对危局,一战奠定政治地位 

  在撒切尔夫人领导的“战时内阁”指导下,英国的战争机器快速运转起来。为了赢得战略主动,同时采取了多种应对措施。 

  在军事行动上,英国仅用2天时间就完成了特混舰队的组建。它由37艘舰船、20架“海鹞”式垂直起落战斗机、58架直升机和30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组成。其中,舰船中最为突出的打击力量有2艘航空母舰(“无敌”号和“竞技神”号)、2艘驱逐舰、6艘护卫舰、1艘两栖突击舰和6艘大型登陆舰;补给力量则有7艘舰队油船、3艘舰队补给船,以及征用的大量商船(共有58艘)。几天以后,英特混舰队与从直布罗陀出发的另一支分舰队进行了会合,舰只数量增加到了50余艘(未计商船)。为了快速适应作战需要,特混舰队一边开赴马岛,一边展开了多种科目的针对性演练。 

  在政治、经济、外交与国际舆论上,英国一方面严厉谴责阿政府置国际正义于不顾而挑起战争的错误政策,宣布断绝与阿的外交关系(含召回大使),并对阿实行包括冻结阿在英的全部资产,禁止阿拥有的黄金、证券和其他资金的外流,中止对阿的新的信贷援助等经济制裁;另一方面,积极寻求联合国和西方盟国的支持,包括在国际上大造舆论,向联合国控诉阿根廷的武力政策,要求安理会出面制止阿的极端行为,以及向北约和盟国要求提供军事援助等。正是在英国的呼吁下,安理会很快通过了要求阿撤军和英国谈判的一致决定,致使阿根廷在国际上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境地。而作为主要盟友的美国,则为英国提供了包括军事基地、情报支援和各种作战物资需求保障在内的重要协助。欧共体成员国也很快做出了对阿实行经济制裁和军事禁运的决定。 

  通过上述一系列综合手段的运用,英国经过两个多月的战争行动,最终于6月14日重新夺回了马岛的控制权。撒切尔夫人率领的“战时内阁”虽然在马岛争夺中付出了近千人的伤亡和高达27亿美元的代价,但她毕竟最终赢得了战争,从而也赢得了英国民众与各界的尊重,一举奠定了其政治地位。 

  尽管有评论家认为,英国在马岛的胜利只不过是“新矛盾的开始”,且英阿围绕马岛主权的争论迄今仍在持续。然而,作为应对马岛危机的一个关键人物,撒切尔夫人仍以其面对危局时的毫不退缩,全局谋划,大胆用人和果断决策而备受推崇。 

  当今时代,充满各种安全挑战,一个国家或组织,随时都会遇到一些难以预料的突发性事件,作为一名最高决策者或当权者,必须要善于审时度势,及时作出恰当应对,包括准确分析判断局势,确立明确的目标与行动原则,充分调动一切有利因素,采取周全、灵活和果断的应对举措等,方能化险为夷,变被动为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