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要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热点专题 网评天下
国内新闻 国际动态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编办刊物
历史博览 文化生活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资料中心 政策咨询
在线读刊 书籍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生态 > 历史博览 > 人物春秋
欧百川
时间:2013-07-11              字体:

  欧百川,这位从苗乡走出来的男儿曾是北伐时期的骁将、贺龙部下副师长,他率先打响了南昌起义的第一枪,并任起义部队前敌指挥。抗战中任国民党师长的他曾举兵反蒋,后归隐川东秀山县乡间。解放后出任贵州省副省长,1957年被划为贵州省最大“右派”, 1970年含冤去世。他的一生充满传奇。 

  从苗族学子到北伐骁将 

  清光绪二十年(1894)八月的一天,地处贵州省东北苗族聚居区松桃县腊尔山下苏麻河边一户欧姓人家,生了一个男婴,父母给他取名叫欧学海。 

  欧家是当地一户富足人家,父母从小就把他送进私塾念书,欧学海从小就显得与众不同,除胆大之外,读书也好生了得。10岁那年,父母把他转到读书条件较好的构皮寨私塾念书,先生出一上联考他,“腊尔山中藏猛虎”,欧学海脱口应出下联“苏麻河里卧蛟龙”。先生大吃一惊,因为先生曾出此联考过其他学子,大多数孩子对不出,有的答为“我家圈里有肥猪”或“构皮寨里有雄鸡”,相比之下,这个名叫欧学海的孩子的确不一般,于是,先生当场收下这名学子。 

  1912年,欧学海考入了省城贵阳的模范中学,一个土生土长的苗族孩子,竟然考上了省城的知名中学,这成了轰动当地的大事。4年后,他从学校毕业,回到家乡任教。不久又入贵阳警察传习所学习,毕业后分回家乡松桃县任保警队长。1921年,欧学海到贵州东北路游击司令严约伯部任职,次年升任黔军第一师第二旅营长。 

  1924年,已任团长的欧学海率部驻防贵州东部重镇镇远县城,在听说贺龙的声名后,经贺龙副官长、镇远人秦光远联系,于1926年毅然率全团到铜仁投奔贺龙,出任贺龙建国联军川军第一师独立二团团长,并改名为欧百川,自此与贺龙成为莫逆之交。 

  1925年8月,广州国民政府在苏联军事顾问加仑将军的帮助下,将广东各派军队整编为6个军,准备北伐。次年初,湘军师长唐生智宣布参加革命,湖南军阀赵恒惕部在北洋军阀支持下,大举进攻唐部,广州革命政府下令贺龙部入湘支援唐生智。5月,贺龙在铜仁率军出发援湘,欧百川率团作为先锋,挥兵直向湖南。在湖南省桃源县羊毛溪与湖南军阀赵恒惕部的战斗中,欧百川指挥全团英勇作战,缴获武器数百件,成为贺龙部的有名战将。 

  1926年7月1日,广东革命政府发表《北伐宣言》,正式开始北伐。贺龙率军在湖南常德通电参加北伐,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一师,贺任师长,欧任团长。贺部从常德出发北上,连克临澧、慈利、石首和湖北公安。此时,北伐军已攻占了汉口,包围了武昌。北洋军阀调集重兵,分三路渡过长江,向北伐军发起猛烈反击。在北洋大军的进攻下,贺龙部奋起抗击。在著名的黄金口大战中,北洋军一个师向贺部一个旅发起猛攻,贺部这一旅损失惨重,黄金口失守。就在这时,贺龙率欧百川团赶到,欧百川指挥全团潮水般地攻击北洋军,竟然夺回了黄金口。北洋军调集大军疯狂反扑,欧百川指挥全团与敌血战多日,最后在援军支援下,打垮了北洋军,取得了胜利。在随后的斗湖堤大战中,欧部再经血战击败北洋军。贺龙率军攻占湖北重镇宜昌,并乘胜攻入河南,于1927年6月1日进占河南省城开封。经过一系列血战后,欧百川率领的以贵州苗族为主力的部队,在敌方和己方部队中都声名远播。 

  不久,贺龙部奉国民政府命令,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全军下辖两个师,贺龙族弟贺锦斋任一师师长,欧百川任副师长,秦光远任二师师长。 

  他打响南昌起义第一枪 

  此时的欧百川,政治上已发生了飞跃。 

  早在铜仁时,受周恩来派遣到贺龙军中出任政治部主任的周逸群,就跟与自己老家相隔不过几十公里的欧百川成了莫逆之交。在周逸群的影响下,欧百川的思想很快倾向于共产党,他向周逸群提出加入共产党,但在当时中共党内不接受国民党高官入党的左倾思想下,欧百川和贺龙一样,都没有能够加入中共。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政变,杀害了数百名中共党员和工人群众。5月21日,许克强在长沙发动“马日事变”,屠杀共产党员和农运骨干10,000多人。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发动“七一五”反共政变,在此紧要关头,周恩来、贺龙、叶挺决定依靠贺龙部8500人、叶挺部5500人、周士弟部3000人和朱德部500多人(后来还有蔡廷锴部5000多人),共两万多人发动南昌起义,贺龙任起义军总指挥,起义时间定于8月1日凌晨四点钟。 

  7月31日夜9时后,贺龙部下一名副营长向敌军告密,贺龙决定提前到两点起义。欧百川部在敌省政府四周放了哨兵,然而,得知起义消息的敌军省府卫队惶惶不安,12时后,他们悄悄溜出了后门,却被在后街的欧百川部发现,双方开枪射击。这一开枪不要紧,起义军各部听到枪声后,以为起义提前发动,于是纷纷攻击自己的目标,南昌起义就这样在欧百川部与敌军的战斗中提前举行了。经一夜战斗,起义军消灭了敌军,起义成功了。 

  8月3日,起义军离开南昌南下广东,蔡廷锴率部5000人叛逃。在各路敌军的围追堵截下,起义军损失惨重,只剩下13000多人,贺龙任命欧百川为前敌司令。贺锦斋和欧百川率部击败敌钱大钧部,进占瑞金。在广东三河坝、汤坑两战后,起义军最终失败,周恩来、叶挺、贺龙等人分路前往香港,朱德率部分残军转向湘南,贺锦斋和欧百川率剩下的2000多人被敌军团团包围,欧百川掩护贺锦斋突围,自己和余部被俘,轰轰烈烈的南昌起义最终失败。 

  欧百川被俘后设法逃脱,在汕头设法买到一张“黄鱼票”,搭乘一艘英国商船潜往上海,后又乘乱到武汉、长沙,他四处打听贺龙的下落,但都没有消息。因国民党南京军事委员会下令通缉叶挺、贺龙两部团长以上干部,欧百川迫不得已暂时栖身于唐生智军中。 

  1929年,贺龙和周逸群回到湘西开展武装斗争,欧百川刚刚收容了两连军队,由于怕贺龙怪罪他被敌人俘虏一事,于是,他先派部下去见贺龙和周逸群,要把这两连部下送给贺龙和周逸群,贺龙和周逸群商量后,考虑到他们刚回到湘西立足未稳。同时,他和周逸群从南昌起义失败的教训中,决定建立自己的武装,因而没有接收这两连人。几天后,欧百川亲见贺龙,不想贺龙和周逸群已离去,这使得欧百川伤怀不已。不久,欧百川投靠驻扎在湖南的松桃老乡罗启疆部,后提升为师参谋长。 

  罗部在湖北湖南驻防期间,贺龙在湘西建立革命根据地。欧百川曾派人给贺龙送枪支弹药和冬装,还派兵护送过贺龙。在欧百川的影响下,罗部多次避让贺龙红军。 

  抗日反蒋与迎接解放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罗部奉令赴上海参加抗战。欧百川担任八十二师的团长,带兵上阵抗日。1940年,八十二师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后,欧百川接任病故的罗任师长。在1941年秋的第二次长沙会战中,他奉命由常德驰援长沙,行动迅速,受到了上级的表彰。 

  然而,蒋介石亲信陈诚等人对官兵多是贵州籍的非蒋嫡系部队八十二师一直排挤,并图谋吞并八十二师,欧百川洞察其阴谋后,准备率军在常德举行暴动,反对中央军的吞并。还准备万一失败后率军返回家乡湘、黔、鄂三省边区。为此,他特地请原来的同僚、原贺龙所部二十军第二师师长秦光远秘密前往延安联络贺龙请示。贺龙得到老部下欧百川此打算后,亲笔给欧回了信,对欧百川和八十二师的处境表示同情,但要欧百川以国共合作、抗战大局为重。然而,还没等到贺龙的回信,欧百川就已率师在常德太子庙发动兵变,并以八十二师全体官兵的名义,电呈蒋介石,揭露陈诚妄图吞并八十二师、排挤贵州籍官兵的阴谋,同时,他还坚决表示全师官兵誓死参加抗战。 

  太子庙兵变是国民党军史上地方杂牌部队公开反抗中央军吞并的重大事件,欧百川这一行动立即震惊了全国,在同是贵州人的参谋总长兼军政部长何应钦的干预下,理亏的陈诚亲到常德面见欧百川,被欧百川拒见。最后,国民政府将八十二师划归何应钦侄儿何绍周指挥,这一场风波才算平息。 

  欧百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太子庙事变发生后,他在四川秀山乡间的家人却遭到国民党的迫害,他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女都被关押,一个年仅8岁的儿子被当地百姓保护而幸免于难,但后来却坠楼身亡,这令欧百川悲痛不已。 

  太子庙事变后,为缓和与蒋介石、陈诚的矛盾,欧百川离开军队,进入国民党陆军大学学习。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夏,他从陆大毕业后,陈诚派亲信约他去家中做客,暗示委以重任,被欧百川谢绝。他返回与家乡一山之隔的川东秀山县隐居,期间谢绝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任他为国防部中将参谋兼南京江宁区师管司令的高位。他在早年买下的土地上像农人一样干活,与妻儿一道生活,没有了官场的纷扰,倒也乐在其间。 

  1949年夏,国民党败局已定,在淮海战场败逃的蒋介石的亲信、国民党第八军军长李弥带领三个师来到川东一带,请欧百川出任第六编练副司令,企图利用欧百川的影响,组织民众力量对抗解放军。欧百川把大儿子欧亚一带在身边,在李弥面前东拉西扯一些家长里短,气得李弥拂袖而去。紧接着,他又拒绝了宋希濂许诺5000支(门)枪炮,请欧负责在川东堵截解放军的请求。1949年底,解放军解放了秀山,欧百川主持秀山县支前委员会的工作,为解放四川和大西南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1950年夏,时任西南军区司令员的贺龙打听到了欧百川的消息,立即派人发电报给他,并派专车从秀山接他到了重庆,自南昌起义一别,转眼已过20多年,兴奋的欧百川不禁感慨万分,两人一直长谈至深夜。在解放军团以上干部会上,贺龙向大家介绍:“这就是欧百川同志,南昌起义时第一师副师长,由南昌到海陆丰,都是他负责前敌指挥,在前面开路。” 

  不久,在贺龙的推荐下,欧百川出任西南军政委员会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委员、贵州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要职,开始了他在家乡贵州的新生活。 

  “苗族自治区”与“右派”副省长 

  欧百川出任贵州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一职后,为贵州民族地区的教育、卫生发展倾注了大量精力,受到党和人民的称赞。他积极呼吁在贵州建立民族学院,为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培养人才,使得贵州民族学院(现改名为贵州民族大学)在1951年5月得以成立。 

  1951年后,他先后出任贵州省中苏友好协会副会长、贵州省保卫世界和平分会副主席,出席了在华沙召开的世界和平会议,后又任贵州省人民政府委员、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贵州省第一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副主席等职。1952年底,他出任省民委主任。1954年,他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1955年2月,出任贵州省副省长。 

  在他的领导下,明确了布依族的正式名称,创立了苗族、布依族文字,结束了这两大民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历史。在条件成熟的地区,陆续建立少数民族乡、自治县和自治州。 

  1957年,他作为著名的民主人士和副省长,响应党的号召帮助党进行整风。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是一次蓄意整治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的大运动,他随即受到批判,被打成了贵州最大的“右派”。并且与龙云等人一起,成为全国六大少数民族“右派”之一。与他一起被划为“右派”的,还有贵州省人民政府委员、贵州省政协副主席王家烈(贵州近现代史上著名的人物、被蒋介石搞垮的原贵州军阀)以及建国后历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和贵州省人民政府委员等职的王天锡(北伐功臣王天培的胞弟,北伐中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师长、副军长,长期反蒋)。 

  欧百川被打成“右派”的最大罪状,是“企图成立五省苗族自治区”。 

  早在1950年,著名的社会学家、民族学家费孝通先生在贵阳与欧百川交谈时,曾提及可以考虑成立苗族自治区,后来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朱早观也向欧百川提过此事。1955年后,新疆、宁夏和广西先后成立了自治区,西藏也成立了自治区筹委会。贵州民族学院苗语班的一些学生在一些苗族老师的支持下,提出了在黔、湘、滇、川、桂五省区成立一个苗族自治区的设想,并将此设想告诉了欧百川。欧百川请学生和老师们将他们的设想作为提案,请周林省长带到全国人大会议上。虽然后来这一提案并没有提交全国人大。但反右开始后,贵州民院和省民委领导认为此举是向党进攻,是欧百川发动的。而更令欧百川没有想到的是,因“五省自治区”被打成“右派”并受到残酷迫害的,还有四十多名教师、学生和相关干部。 

  最后人生与迟到的平反 

  欧百川被打成“右派”后,又被撤销副省长等一切职务和全国人大代表资格,他从一名受共产党重视的副省长,一下子变成了一名反对共产党的大“右派”。他主动搬出了当年贵州省政府专门为他和周素园修建的副省长楼房(周是贵州辛亥老人,贺龙率红二方面军长征到贵州毕节时,他决意跟随红军长征到陕北,解放后出任贵州副省长)。 

  欧百川一直不承认强加给自己的所谓“罪状”,但他从此不得不在政治上“隐退”。每天,他还是到省政协上班,下班后就学习“毛选”和教小儿子写毛笔字,表面上他看起来没什么事,但谁又能理解他内心的痛苦。 

  1966年,“文化大革命”来临了,欧百川自然成了“文革”的首要打击对象之一。他的家先后被抄了5次,红卫兵和造**派逼迫他这名贺龙在贵州的“黑干将”交出“隐藏”的枪支。8月,听到了王家烈去世的消息,他的心里不禁泛起一丝忧愁。 

  1967年,中共中央“贺龙专案组”派人到贵阳,向欧百川调查贺龙的“罪行”,欧百川坚决不承认贺龙当年有叛变革命的行为,始终不肯对贺龙落井下石。来人恼羞成怒,甚至间接用他儿女的前途来威胁他,但欧百川仍不为所动。在之后的几年中,欧百川一直被集中“学习”,他患上了高血压、关节炎、哮喘和支气管炎等病症,1968年,已是74岁高龄的他被送到遵义湄潭县“五七”干校劳动改造,身体每况愈下。中共“九大”后,他又被软禁在省军区独立师一间小屋内,多次因病重被送进医院,1970年9月1日,欧百川终于悲惨地走完了他76年的传奇人生。 

  欧百川的儿女们因为他的原因,没能逃脱牵连受害。他的长子欧亚一早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被从民族画报社下放回到贵州省人民广播电台,后又下放到边远的江口县农村和毕节农场劳动,一生只是一名基层干部。欧亚一毕业于中央民院和贵州民院的妻子,到退休时也只是一名工人。他们当工人的大女儿工作后表现极好,但也不能被推荐上大学,多次入党也被拒,后来也从工人岗位上退休。欧百川的小儿子,直到欧百川平反后才得以考入中央民院。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欧百川的家人、同事和部下不断向上级反映欧百川的冤案。特别是他的长子欧亚一,在1979年元月向中共贵州省委统战部写信,他在信中陈述了当年的一件事:当年贵州省民委领导让欧亚一转告欧百川,说是只要欧百川承认“五省自治”等“罪行”,党组织就可以让欧百川“过关”。政治上天真的欧百川相信了党组织的话,然而,事后他依然被打成了“右派”。欧亚一强烈要求党组织为父亲平反昭雪。 

  1979年5月24日,中共贵州省委统战部为欧百川举行了追悼大会,正式为欧百川平反昭雪。2009年,在欧百川去世30年后,由中共松桃苗族自治县委宣传部撰写的《欧百川》一书公开出版,高度称颂和客观地再现了欧百川的传奇一生。2012年7月,欧百川的家乡松桃苗族自治县投资200多万元修缮的欧百川故居和欧百川陈列馆正式对外开放。欧百川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生终于盖棺定论。 

  作者:彭苏  单位:贵阳中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