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要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热点专题 网评天下
国内新闻 国际动态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编办刊物
历史博览 文化生活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资料中心 政策咨询
在线读刊 书籍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生态 > 历史博览 > 人物春秋
李茂堂
时间:2013-06-25              字体:

  中共党员变身中统特务

  李茂堂又名李自靖,化名杜清。1906年生,陕西渭南人,1921年进西安电报局开办的电信人员传习所学习电报技术,之后被派往北平、杭州、开封工作。李茂堂1926年在西安补习时,由罗承运、林达夫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去武汉,任职中华全国总工会。大革命失败后,李茂堂回到陕西搞工运,历任中共陕西省电报局支部书记、西安市东区书记,曾两次被国民党反革命派通缉。

  1935年9月,在李茂堂赶去郑州参加中共陕西省委常委扩大会议的路上,全部与会者因叛徒告密被抓。整个陕西省委委员就剩下他侥幸躲过了大搜捕。他跑回家,呆了两天,换了一身破衣服,什么话都没说,又走了。敌人放出话来:只要李茂堂自投罗网,别人一概无罪释放。李茂堂天真地想用自己换取其他被捕同事的自由,主动送上门去。结果,答应放的人一个没放,本来自由的人反倒不自由了。李茂堂被押送南京反省院。国民党中央调查统计局局长徐恩曾派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叛徒杜衡以高官厚禄对李进行利诱劝降。李茂堂顺水推舟“上了贼船”,成为国民党中统特务。

  李茂堂被敌人逼着去揭发自己的同志。无奈,他只能有保留地去做些事情应付敌人。他想到了王世英曾跟他说过王超北失去了组织关系,就想用王超北去搪塞敌人,于是带着特务去上海抓王超北。据王超北说,他的被捕与李茂堂的自首有关。王超北出狱后重新接上组织关系,而李茂堂却“陷入敌人营垒,和我分道扬镳,彼此失去了联系”。

  情况报到中共上海临时中央局,当时代管临时中央局、中央特科的王世英执著坚信:“这个人,绝对不可能叛变。”王世英让人给李茂堂捎话,单线联系,长期潜伏,“越貌似反动越好”。

  冒死跳伞“营救”蒋介石

  1936年12月12日凌晨,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实行兵谏。国民党南京政府乱作一团。宋美龄、宋子文等人主和,何应钦等人主战,内战一触即发。

  中统特务系统也提出众多营救蒋介石的方案,其中以李茂堂提出的“空降营救”方案最为抢眼,这一石破天惊的举动,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甚得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的赏识。李茂堂的长孙李炜京后来接受采访时说:“当时就是要救蒋介石。到底怎么救?谁去救?老是定不下来。出主意的人很多。一个比一个足智多谋。就是没有一个干实事的。我爷爷就主动请缨,铤而走险。他说他熟悉西安,熟悉周围地形,朋友也多,父老乡亲也多,一个人坐上飞机就飞过去了。”李茂堂天生胆大,说干就干,在一个天低云暗的夜晚,真的独自登机飞去西安,在郊外跳伞下来。当时西安城内兵荒马乱,昼夜戒严,他只好藏身在一个姓武的亲戚家中。李炜京说:“亲戚不让我爷爷出门。说你不能出去,人家知道有人跳伞过来了,到处找呢,可是他还是出去了。他说不出去怎么救人?他简单化装一下就进城去了。”在西安城门口,李茂堂被如临大敌的东北军看出破绽,当场五花大绑。

  东北军发现李茂堂是中统派来的特工,再三逼他如实交代南京方面的动向,李茂堂无论对方如何大刑伺候,就是装聋作哑,一声不吭。李茂堂的顽固激怒了张学良,下令把他拖出去毙了。幸好后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李茂堂才侥幸免死。

  李茂堂英雄般地返回南京,不仅徐恩曾称赞他“对党国忠诚可嘉”,另眼相待,就是蒋介石也礼迎他的归来。李茂堂就此脱颖而出,得到重用,成为中统新星。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李茂堂在无意之中抓到刺杀韩国独立党主席金九的日本凶手。此人心狠手辣,身怀绝技,任务就是刺探军情,伺机刺杀蒋介石及其左右。李茂堂再立新功,蒋介石对他恩宠有加,连升两级,提拔为中统特训班总教官,后任中统陕西调查室副主任,成为中统特务在陕西的重要人物。

  密送“中统电报密码”

  1941年,李茂堂由兰州回到西安,他委托表兄、地下党员武少文给王超北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他可以把国民党中统局陕调室的反共阴谋资料偷出来交给共产党,要求见王超北一面。王超北即把原信交给当时直接领导其工作的中共西安八路军办事处主任伍云甫。伍云甫思考后让王超北去见一下李茂堂。王超北立即说:“李茂堂我不见!李茂堂在1935年自首后向敌人出卖过我,并带着特务去上海搜捕我,是我的死对头,我是发过誓不见李茂堂的。”伍云甫听后批评他要顾全大局。胡宗南现正准备破坏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而我们正苦于无法了解敌人的阴谋诡计。

  后来,中央决定由王超北和李茂堂联系。为了更好地为党工作,李茂堂争取从兰州调到西安,任中统陕西省室副主任。

  据王超北晚年回忆:李茂堂利用他任特务头子的公开身份,向党提供了敌人的许多政治情报和军事情报。例如,由胡宗南亲自主持的“党政军警宪特联席会议”是极其机密的。出席者一律用化名,本人如不能出席,不得派代表参加。然而,1945年5月1日由胡宗南亲自主持的,有谷正鼎(国民党陕西省党部主任委员),祝绍周(陕西省主席),王友直(西安市长),杨尔瑛(陕西省三青团头子),李犹龙、李茂堂、陈建中(均为中统特务头子)等参加的第一次会议的全部记录,都被李茂堂搞来了。后来每次会议的记录,李茂堂都按期送交西情处(中共西安情报处——作者注)。同时,他在掩护地下党组织、保护西情处工作人员安全、破坏敌特组织等方面,都起了重要作用。最重要的是,他曾把中统的电报密码告诉我党中央,中央因此破译出敌人的许多重要军事情报。

  利用国民党派系之争接掌一方大权

  国民党特务系统有“中统”和“军统”等派系。在中统和军统内部,又分为不同系统。进入中统高层的李茂堂,了解到国民党高层“朱系”与“CC系”的矛盾。抗战初期,朱家骅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任用亲信王季高为陕西省党部主任委员,属于这一派的有省党部委员杨大乾、米志忠等。另一派是CC系,后台是陈立夫、陈果夫,直接联系的是二陈的表弟徐恩曾。朱系力图打击、排挤、收买CC系的人。CC系十分不满。李茂堂向王超北反映这一情况后,王、李与潜藏在国民党陕西党部的中共情报员陈子敬暗中商议,决定进一步挑起敌人的派系矛盾,以便坐山观虎斗,瓦解打击敌人,以此提高李茂堂在中统内部的地位,搞掉王季高并取而代之。

  1943年春末(一说1942年末),国民党陕西省党部召开年会,李茂堂带头发难,质问王季高为什么扣押他们向上级的报告。王季高回答不出来,早已埋伏在门外的CC系人马一拥而入,把王季高和组训处长翟绍武打得鼻青脸肿……中央组织部部长朱家骅闻讯大怒,一状告到蒋介石处,指名要惩办祸首李茂堂。蒋介石亲自下令,李茂堂被专机押送重庆,打入大牢候审。陈立夫、陈果夫不甘示弱,也向蒋介石告状,说王季高结党营私、排斥异己、横行霸道,才激起下属群起反对。一时两大派斗法,鹬蚌相争。这场官司打下来,由于蒋介石与陈氏兄弟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微妙关系,朱家骅输了,陈果夫接任中央组织部部长,谷正鼎接任王季高的陕西省党部主任。CC系大获全胜,在西安为李茂堂召开庆功会。论功行赏,李茂堂被任命为中统陕西省室主任、西北局专员,掌握了陕西中统的最高权力。

  1944年夏,谷正鼎到陕西不久,在西安办了一个集中营,关押许多中共地下党员和奔赴延安的青年学生。在国共合作的局面下,国民党没有理由继续关押,可又不甘心放虎归山。谷正鼎设了一条毒计:派遣一个叛徒,以苦肉计方式取得难友信任,而后策动大家越狱,再由监管当局借口越狱暴动,用机枪扫射。在敌特联系会议上,李茂堂得悉这一阴谋后,西情处立即通知狱中地下党提高警惕。 果然,集中营里来了一个新犯人,多次带头顶撞监管当局,并受到严刑惩罚,俨然敢斗分子。一天,周围的警戒人员突然不见了,此人振臂高呼:“同志们,机会来了,逃啊!”就在他带头爬上高墙的时候,难友们把他拉下来,大喊:“打死这只狐狸精!”一顿拳脚,这只癞皮狗就呜呼哀哉了。谷正鼎机关算尽,却吃了一个哑巴亏。他做梦也想不到令自己阴沟里翻船的正是亲信李茂堂。

  毛泽东:两个主任介绍一个主任,我能不同意吗?

  1945年春,抗日形势好转,中共中央要王超北去延安汇报工作,接受新的任务。李茂堂也想去延安,解决他的党籍问题。

  经再三考虑研究,认为秘密去不可能,只能明去。他们想出一条妙计,由李茂堂直接找“西北王”胡宗南,以到延安打探中共召开七大后的动向为由,提出到延安搞到中共高层的情报。但胡宗南认为危险性太大,李表示为了党国,粉身碎骨在所不惜。不料奸诈的胡宗南马上变脸,大拍桌子,令人把李茂堂带下去枪毙。当李从容走出门外时,胡宗南又把他叫回来,问他在枪决前有什么话要说。李脸不变色心不跳,说:“我李茂堂在胡长官领导下,为党国赤胆忠心,光明磊落,要杀就杀,问心无愧,还说什么!”胡宗南说:“我担心你到延安之后,中共如对你有怀疑,突然把你抓起来,要杀你,你吃不消;同你开个玩笑,你不必介意。”李茂堂因此获得胡的信任。应胡之请,他说出自己的锦囊妙计:“我准备化名张怀中,以中央交通部邮电视察员的身份去延安,视察邮电工作。直接去找李秉昆(堂兄)。随行人员不多带,由我的堂兄李茂荣陪同。他想去边区做点生意。这样可以减少中共的怀疑。同时,让第一战区长官部给延安联防司令贺龙发一公函,叫他加以照顾。

  胡宗南听罢,连说妙计。延安也同意李茂堂等的计策。8月,李茂堂穿着笔挺西装,以中央视察员身份通过国民党封锁线。而王超北则打扮成富商大贾的样子,以商人身份跟随。

  李茂堂、王超北抵达延安后,中央社会部(统管情报与保卫工作)副部长李克农及罗青长、师哲等人热情地接待了他们。李克农紧紧握住李茂堂的双手,欢迎他归队回家。李茂堂则百感交集、恍如隔世。“旧路青山在,游子白首归”。

  王超北与李茂堂向中央汇报了西安情报处几年来的工作。在会上,李茂堂郑重提出重新入党的要求。入党问题反映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问李克农:“李茂堂的党籍问题,你们为什么不给他解决?”李克农说:“有人说不行啊,都断了那么长时间。”毛泽东说:“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入党要有介绍人,你们谁愿意介绍李茂堂入党呢?”李克农说:“罗青长和汪东兴可以介绍李茂堂入党。”当时罗青长是中央社会部一室主任,汪东兴是中央社会部二室主任,而李茂堂则是国民党中统陕西省室主任。于是,毛泽东哈哈大笑:“两个主任介绍一个主任,我能不同意吗?”(郝在今《中国秘密战》,作家出版社2007年版)

  为了迷惑国民党,中央把中共七大的文件《论联合政府》、《论解放区战场》及中央对时局的政治态度等文件,交李茂堂带回,作为在延安搜集到的共产党“情报”。李茂堂离开那天,延安新华社还发表了一条消息:国民党邮电视察员“张怀中”到延安后擅自行动,并发表攻击边区政府的言论,很不友好,本社授权声明,“张怀中”是不受延安欢迎的人。

  延安之行,满载而归。西安CC特务大小头目,以至胡宗南、祝绍周等都赞扬李茂堂的冒险之举。在国民党陕西省代表大会上,李茂堂成了大红人。CC的大小头目都把他视为不避艰险、敢入虎穴的英雄。

  1945年秋末的一个晚上,胡宗南在小雁塔第一战区长官办公室主持召开“党政军警宪团特”联席汇报会议。司令部情报处处长刘庆曾汇报说:他获得关于中共西安地下情报组织的匪首胖子所在地点的确切情报,决定在今晚12时动手。他已制订了详细的行动计划。此时,离12时还差2个小时。参加会议的李茂堂知道要抓的胖子就是王超北。他故作镇静,在会上提出一连串的突袭行动的建议,希望尽快结束会议。但中统西北局局长陈建中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胡宗南也毫无倦意。李茂堂急中生智,佯装毒瘾发作,突然弄摔茶杯和热水瓶,满嘴喷吐白沫,一头栽倒地下,吓了大家一跳。胡宗南见状,赶忙吩咐左右送他去医院。一到医院,李就打电话给他的夫人张蕴玉:“刚才听说狄仁权今晚得急病,要马上送医院动手术,你立即去照料一下,要快!”夫人一听,知道狄仁权是西情处的代号,王超北遇到了危险。她立即通过奇园茶社的老板梅永和转告王超北,及时作了转移,脱离险境。当刘庆曾十万火急地带着一群特务赶到预定地点时,早已人去楼空……

  设计巧取潜伏特务名单

  1947年10月,中统改组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党员通讯局,简称“党通局”。由于新局长叶秀峰把主要精力放在清洗老长官徐恩曾的势力和培养自己的班底上,陕西方面也就大换血,以向离替代李茂堂。

  1949年初,中共西北野战军连续发动荔北战役和宜川战役,胡宗南部主力遭到毁灭性打击,西安解放指日可待。此时潜伏在国民党“党通局”内部的李茂堂,已经获取国民党即将派遣大批特务,潜伏并实施炸毁西安的“焦土政策”。为彻底摧毁这一惊天阴谋,李茂堂经过深思熟虑想出了一条连环计。他釜底抽薪,派人将潜伏名单中的一名特务刺杀于西安火车站。听说自己的亲信被杀,向离马上驱车赶到现场,追查打黑枪的杀手。但即使这样,也于事无补,因为他千挑万选定的那一份潜谍名单已报到南京。向离最怕惊动顶头上司叶秀峰。他快刀斩乱麻,一边严密封锁消息,对外一律说死者得了急病,一边重新起用李茂堂的旧部谢维杰,要他顶这个空缺。向离欺上瞒下,自以为得意,却深深陷入李茂堂给他设下的圈套。

  谢维杰是李茂堂的亲密战友。他是西情处的骨干成员,而他的公开身份是中统资深特务。向离重新起用谢维杰,给西情处猎取那份潜谍名单及其背景资料提供了方便。但这还远远不够。李茂堂想要一石二鸟,除了逼迫向离以谢维杰补缺,还要进一步斩草除根。李茂堂抓住了一个可以置向离于死地的机会,他得知“党通局”陕西省通讯组二科科长王克平与向离面和心不和,让王克平带上重礼去南京见叶秀峰,状告向离瞒天过海。叶秀峰拍案怒起,当即撤了向离的职,由王克平取而代之。

  这一来,李茂堂就又策反王克平。王克平迷途知返,临阵倒戈,把全体潜伏特务名单交给了谢维杰。

  李茂堂还策反军统起义。据王超北说:“突击军统特务起义的工作,李茂堂作了一番艰苦的努力。到1949年5月,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军统陕西站组长任鸿猷将他所能拿到手的人事档案资料全部交给西情处,把他所知道的军统特务潜伏情况全部抖出。西情处已基本掌握了陕西省军统特务的分布及活动。西安解放后,李茂堂向有关部门递交了一份6000多人的国民党潜伏人员的名单,为整个西北地区扫除了巨大的隐患。

  兵不血刃解放西安

  李茂堂几乎把国民党的营垒变成了共产党的天下,胡宗南却还蒙在鼓里,把他当做最可信赖的知己。

  国民党快撤退时,胡宗南打算撤往终南山,李茂堂劝胡不要往终南山撤,意思是胡的名字和终南山谐音,不利,到那儿就死亡。胡宗南听了他的劝告,向陕南和四川退。其实,李茂堂不希望胡宗南撤到终南山,是因为离西安太近,只有几十里路,威胁太大了。

  为了给解放军做内应,李茂堂向胡宗南主动请缨,由他代表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和西北绥靖公署暂留西安,统一指挥有关各方有序疏散,并监督实施摧毁西安的“玉石俱焚”计划,最后再去宝鸡与胡会合。胡宗南特意留下大批人员、物资、钱财和飞机由他调度指挥。

  1949年5月中旬,当胡宗南得悉解放军已占领渭河北岸,正向西安推进,便挟持陕西省主席等人登机飞汉中。但是胡并没有听到西安剧烈的爆炸声,在西安地下党的配合下,李茂堂和西情处彻底粉碎了胡的阴谋,他们挖出了胡宗南部逃跑前埋下的炸药,使文化古城西安免遭破坏。人民解放军兵不血刃,拿下了一个完好如初的西安。胡宗南听到的是欢庆解放的锣鼓和鞭炮,为此他在台湾遭到国民党的审判。

  新中国成立后,李茂堂任国内贸易部第一任副部长,后因对他的政治问题有怀疑,以“他在敌人营垒染上了吸毒等旧习未改”为名,1950年12月遭到逮捕。1953年患病出狱治疗,5月在北京病逝,终年46岁。李茂堂潜伏在敌人心脏,英雄虎胆,屡建奇功,但在“左”的思想指导下,这位红色特工的传奇人生差点被尘封湮灭。然而,共和国不会忘记那些为民族独立和解放立下历史功绩的人——1982年3月,经中央有关部门复查,李茂堂得以彻底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他的英名,将永远镌刻在共和国的丰碑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