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要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热点专题 网评天下
国内新闻 国际动态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编办刊物
历史博览 文化生活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资料中心 政策咨询
在线读刊 书籍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生态 > 历史博览 > 人物春秋
粟 裕
时间:2013-06-14              字体:

  头破血流,跟毛泽东、朱德学打仗,反“围剿”中活抓张辉瓒
  1927年8月1日凌晨,随着三声枪响,三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映红了黑沉沉的南昌古城。紧接着是密集的枪声和一队队源源不断奔赴目的地的起义队伍。粟裕所在的排也成功完成了接应第三军军官教育团的任务,但不久,蒋介石就调集了大批反革命武装进逼南昌,起义部队被迫向广东方向撤退。
  9月底,起义部队在潮汕失利,撤下来的部队仅有两千多人。在朱德的率领下,向闽赣边退却。10月17日在福建西南的武平县,敌军的一个师追上了起义部队。朱德亲率部队打退了敌军两个团。接着命令粟裕所在排占领武平城西门外的山地掩护主力转移。在打退疯狂进攻的敌人后,一颗罪恶的子弹却射向了粟裕右耳上侧的颞骨间。粟裕被猛然一击,倒在了地上。面对头破血流的粟裕,排长说:“粟裕呀,我不能管你了”,卸下他的驳壳枪,带着他的士兵走了(这个排长后来自行离队了)。等粟裕清醒后,他的身边已空无一人。正在他挣扎着前行时,山上又撤下来几个同志,才替他洗掉身上的泥浆,擦净脸上的血水,架着他终于赶上了队伍。
  在朱德率领下,南昌起义剩余部队经过长期艰苦转战,终于在1928年4月,在井冈山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此时,粟裕已由一名士兵成为一名连长,也有了近距离和毛泽东、朱德学打仗的机会。1930年12月,年仅23岁的粟裕已先后任红二十二军六十五师和六十四师师长。这期间,蒋介石调集10万人马开始“围剿”中央苏区。红军在毛泽东、朱德指挥下,采取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向根据地中部退却。敌人却分多路、多次向苏区猛扑。毛泽东和朱德在多路敌军中选择了张辉瓒的第十八师和谭道源的第五十师作为歼灭对象。但设伏了几次,都先后落空。12月底,粟裕得到了张辉瓒部可能进入龙冈地区的情报。为了确认这一情况的属实,他决定由师长化身敌军排长亲自侦察。
  他和侦察排了解了一下进入敌军驻地可能遇到的情况后,从师部找了两名战士,穿上缴获来的敌军制服,迎着张辉瓒部队的来路走去。不到半天功夫,便与张辉瓒的部队遭遇。粟裕以敌军五十师排长的身份,巧妙地应付了各种盘查,终于查清了张辉瓒已决定加速前进,但是否走龙冈,还没有最后确定。同时,张辉瓒虽然反共气焰嚣张,但其部下的士气却并不高。
  侦察回来后,粟裕把情况及时向毛泽东、朱德作了详细的汇报,并建议针对敌军求胜心切等特点,派出一支小分队作诱饵,把张辉瓒引向龙冈。而主力红军在龙冈设伏,以歼灭敌十八师。毛泽东和朱德十分欣赏这一建议。当即派出了一个营的部队作诱饵,在与张辉瓒部接触后,立即向龙冈方向边打边退,最终把敌十八师引入了我龙冈包围圈。而龙冈地区山岚重叠,树大林密,雾气弥漫,是一个理想的打埋伏的好地方。12月29日,当张辉瓒率部进入我龙冈包围圈时,毛泽东和朱德随即向埋伏在四周的4万名红军将士下达了战斗命令。刹那间,枪声大作,炮声隆隆。龙冈这个被莽莽密林覆盖的山区,变成了杀敌的好战场。
  到下午3时左右,敌十八师的一万多人已被我主力全歼,但唯独不见师长张辉瓒。毛泽东和朱德专门派了两名通讯员策马而来,询问张辉瓒的下落。作为主攻师的师长,粟裕信心十足地说:我们师正在全力追剿,你们一个可先回去报告,说张辉瓒马上可以捉住。留下一个等抓到后立即回去报告。不久龙冈的密林中传出了红军战士兴高采烈的喊声:张辉瓒捉住了!
  随后,在第二次反“围剿”中,敌人采取的是一字长蛇阵,从赣江边上的高兴圩一直到福建省的建宁宽度达到500公里。在阵势上像只螃蟹,两边两个大钳子,中间一个软肚皮。粟裕率部摸准位置从敌人的软肚皮“开刀”,“七百里驱十五日”,从富田一直打到福建省的建宁。在第三次反“围剿”中,粟裕率部参加了莲塘和良村两次作战。1933年1月,红十一军成立,粟裕任参谋长,参加了第四次反“围剿”的黄坡、草台岗之战。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粟裕担任刚成立的红七军团参谋长兼第二十师师长,在浒湾、八角亭一仗中,面对腹背受敌的严峻局面,粟裕坚定沉着,英勇作战,两天一夜,打退有飞机、装甲车支援的国民党军多次进攻,完成阻击任务后,乘夜喑突出重围。这一时期,每次作战都是在毛泽东、朱德亲自带领下进行的,粟裕的最大体会是:“我跟随毛泽东、朱德打仗所得到的最深刻体会,是战争有它自己的规律,克敌制胜的办法必须依据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和战争的内在规律去寻找。”
  料事如神,威震江淮河汉,在抗战中建立最大功劳
  全国抗战爆发后,粟裕同志先后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员、先遣支队司令员,率部挺进江南,转战于江南广大的抗日抗顽的土地上。他首战韦岗,再决黄桥,通过讨叛逆、战车桥、七失七得战三仓、五打五胜夺丰利,表演了一出出威武雄壮的抗日活剧。
  1938年4月,粟裕正式担任先遣支队司令员,率部先期进入苏南敌后,执行战略侦察任务。6月份的江南已是梅雨季节,面对敌占区日寇的猖狂和经过长时间急行军的战士,粟裕向司令员陈毅请求增加了一个连的兵力,决定在镇江以南的韦岗组织一次战斗,以提振士气。他首先指挥部队破坏了宁沪铁路,切断了敌人交通;随后又精心选择了韦岗伏击区,“静候”群鱼入网。6月17日,粟裕带着精心挑选的80多人,冒着大雨急速开往他事先选择的伏击区。指战员们观察四周,只见这里地形险要,生长着密林的山峦居高临下地“包裹”着曲折的公路。他们由衷地佩服粟裕找到了一个理想的打埋伏的好地方。
  上午8时,敌人“如约”而至,粟裕在命令机枪、步枪开火的同时,自己带领战士如猛虎下山,以势不可挡的气概压制敌人。最终韦岗一役毙伤日军少佐土井以下官兵20多人,击毁汽车5辆,缴获一批弹药和物资。这是新四军挺进江南后的第一战,造成了“先声夺人”之势。粟裕自己赋诗一首:“新编第四军,先遣出江南。韦岗斩土井,处女奏凯还。”
  1940年7月,粟裕奉命率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及其所属主力北渡长江,挺进苏北,执行开辟苏北、发展华中抗日战争的战略任务。为打开局面,他和陈毅共同制定了东进黄桥、开辟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配合南下八路军同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部决战的计划。9月初,韩德勤部开始向新四军发起试探性进攻。粟裕决定“以进为退”的立场,坚决不打第一枪,并逐步收缩,等到敌军深入我防区,再集中兵力予以各个歼灭。韩德勤企图以姜堰保安第九旅封锁新四军粮食来源,并逐渐压缩新四军于长江沿岸的狭小地区,进一步勾结日伪进行合击。而粟裕对战局了如指掌,早认识到姜堰已为我必夺之地。攻占姜堰后,我军为保持政治上的主动,又主动退出,获得了广大群众的广泛同情和支持。但韩德勤却以为这是我军故意示弱的表现。经过一番策划,9月中旬,他亲自指挥26个团南下,叫嚣要与陈粟在黄桥决战。
  决战迫在眉睫,粟裕对敌情我情已了然于胸。在作战会议上,他对敌我双方的兵力对比、攻防态势、装备优劣直到士兵的参战经验都说得非常详细。特别是他认为,在战斗初期,日本人会采取坐山观虎斗的态度。只要我们速战速决,日顽联合进攻的局面就不会出现。在兵力部署上,他进一步运用了在井冈山斗争时期“诱敌深入”的战术,大胆提出以四分之一的兵力守卫黄桥,以四分之三的兵力作为突击力量。
  10月4日,顽军主力到达黄桥外围,攻城战正式打响。根据当时对敌斗争的情况,中央决定黄桥决战期间,陈毅撤至严徐庄掌握全局,由粟裕坐镇黄桥,负责前线的军事指挥。黄桥决战在粟裕的精心策划下,终于以新四军5千多人战胜了顽军3万多人而告终。整个战斗共歼灭顽敌主力12个团,保安第十六旅全部,保安第三、第五旅各1个团,合计1万多人。顽军主力全军覆没,中将军长李守维、中将旅长翁达及旅长、团长数人毙命,俘虏旅团军官10多人,下级军官600多名。更有长短枪800多支,轻重机枪189挺,迫击炮59门,以及大量弹药和军需物资。
  斗胆直陈,驰骋大江南北,淮海战役立了第一功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1946年6月,国民党撕毁停战协定,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大敌当前,粟裕先后又以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和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的身份,挥戈上阵,驰骋大江南北,为解放全中国“愈出愈奇,愈打愈妙”。
  1947年2月,华东野战军集结在临沂附近休整待机。此时,国民党军却集中了19个军(整编师)、49个师(整编旅),采取南北对进的部署,企图在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附近与华东野战军决战。面对严峻局势,粟裕和陈毅大胆地采取了“声东击西”之策。他以两个纵队在临沂周边阻击南线之敌,并在运河上架桥,伪装华东野战军要西进,而将主力隐蔽北上,经2月20日至23日昼夜激战,全歼北线之敌7个师,连同南线阻击和地方部队作战,莱芜战役共歼敌7万多人,其中俘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李仙洲以下将官17名,击毙2名。不仅取得了大兵团打运动战经验,而且创下解放战争一个战役歼敌的新纪录。战役结束后,陈毅在接见新华社记者时说:我军副司令员粟裕将军的战役指挥一贯保持其常胜纪录,愈出愈奇,愈打愈妙。
  1947年3月,国民党将全面进攻改为集中兵力向陕北和山东实施重点进攻。在山东战场,国民党军投入了24个整编师,60个旅约45万人的兵力,其中包括了他5大主力中的3个。在配置上,编成3个兵团,成弧形向鲁中推进,企图迫使华东野战军与其决战或北渡黄河。作为战役指挥员,粟裕同陈毅一起制定了泰蒙战役计划。4月22日,在粟裕指挥下,我军首先发起了对最左翼的泰安国民党守军第七十二师的围攻,以吸引和歼灭其援军。但因敌军惧怕未敢出援,于是改为强攻,至26日全歼敌整编第七十二师师部及两个旅,活捉中将师长杨文泉。5月22日,粟裕根据变化的战场情况,提出了改变以往先歼弱敌、翼侧或孤立之敌的打法,而采取“猛虎掏心”的战法,从敌战斗队形的中央切入,并运用隐伏于鲁南的第六纵队,切断敌南撤的退路,把蒋介石的御林军、五大主力之首号称“王牌”的整编第七十四师,割裂出来予以歼灭的大胆作战方案。陈毅认为这是“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从5月13日至16日,我军已在孟良崮山区夺占了大多数阵地。但在战役接近尾声,粟裕清点战果之时,却发现歼敌数与敌第七十四师的编制数尚有7000人的差距,于是他又命令部队严密搜索,果然在孟良崮和雕窝之间,发现了正准备突围的敌人,当即予以歼灭。孟良崮一役,全歼国民党“王牌”军整编第七十四师3万多人,击毙中将师长张灵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