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历史博览 > 图片
宋庆龄与近代中国首批官费留美女生
时间:2013-06-14              字体:       

  宋庆龄1907年在上海留影 

  众所周知,在人生观、世界观养成的关键时期,宋氏三姐妹均在美国留学,这段经历在她们的人生轨迹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宋庆龄曾在各种场合谈到她的留美经历,她曾经说:“我在美国度过我的青年时代,受过美国伟大的民主传统的熏陶,它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伟大的力量之一。” 

  但是,由于研究的欠缺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原因,人们很少知道宋庆龄是近代中国首批官费留美的女生之一,更不清楚宋庆龄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如何成为最早的官费留美女生的。 

  一、父亲宋耀如未雨绸缪 

  宋庆龄的父亲宋耀如(1861 -1915)本身也是“海归”,在美国生活了7 年(1878 - 1885), 从一名无知少年成长为一名接受了美国高等神学教育、要让上帝之光照亮黑暗中国大地的有志青年。回国后,他作为基督教监理公会在华布道团的一员,先后在昆山、七宝巡回传教,后因不满于布道团负责人林乐知的高压和歧视而退出“监理公会在华布道团年议会”,从地位较高的“巡行传道”自降为“本处传道”,在川沙传教,不久即彻底退出了布道团。 

  虽然退出了布道团,但宋耀如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终生都在恪守基督徒应尽的义务。在近代中国历史大潮的推动下,他逐渐从一个“土洋人”转变为一名爱国者、革命者,不仅帮助孙中山从事反清大业,还从基督徒的角度为中国争自立,号召基督徒投入到救国运动中,在现实社会中实现《圣经》所提倡的自由、平等和博爱的精神。在家庭中,他遵循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基督教伦理,对子女不论男女一视同仁,并尤为重视培养女儿们自尊、自立和自爱,经常对她们说:身为女人不应妨碍自己成为祖国有成就、有作为的公民。 

  在大女儿蔼龄尚未满14 周岁时,宋耀如向美国大学好友、监理公会在华传教士步惠廉寻求帮助,请求他帮助蔼龄到美国读书。步惠廉为他介绍了其家乡佐治亚州梅肯市的威斯里安女子学院。该校属于监理公会,是世界上第一所经特许专为女子开办的学校,时任院长杜邦·桂利上校是步惠廉的挚友。善良的“步好人”(教民们对歩惠廉的昵称)不仅为宋蔼龄争取到了桂利院长的入院许可,还于1904 年5 月偕全家回国休假时,在妻子病重的情况下,依然遵守对宋耀如许下的诺言,带上蔼龄一起启程赴美。歩惠廉因妻子病情垂危而中途滞留日本,他把蔼龄托付给了另一对监理公会传教士夫妇,但他们并没有尽到责任,蔼龄经历了很多曲折,但最终还是在一位热心的女传教士和曾为其父母证婚的李德牧师帮助下,顺利上岸。歩惠廉在把病故的妻子安葬在横滨后亦随后赶来,带着蔼龄抵达梅肯。 

  宋氏三姐妹在美国威斯里安求学时留影。左为1906年的宋蔼龄、中为1912年的宋庆龄、右为1910年的宋美龄 

  宋耀如在把大女儿送到美国留学后,随即又在为二女儿庆龄做准备,他适时地抓住了清廷第一次派遣女生赴美留学的机会。 

  1901 年1 月29 日, 在镇压了戊戌变法运动近3 年后,正在西安避难的慈禧下变法诏,宣布实行新政。教育改革是新政的重要内容之一。1906 年1 月,出洋考察政治大臣戴鸿慈、端方行抵美洲大陆后,先后参观了斯坦福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美国海军学院、哥伦比亚大学、美国军事学院、维尔士女子学院、康奈尔大学、哈佛大学、威尔斯利女子学院、耶鲁大学。在参观时,他们与各校校长商谈有关向美派遣留学生的事宜,其中耶鲁大学、康奈尔大学、威尔斯利女子学院表示愿赠给学额,但学生必须程度合宜方可免收学费。 

  美国各大学愿意有条件地免费赠送学额,这主要是出洋考察政治大臣端方的功劳。端方素来重视办学,提倡出洋留学,并关注女学的振兴,不久前(1905 年)向日本派出了近代中国历史上第一批官费留学的女生。端方有意向美派遣女留学生,此消息宋耀如事先就知道,这得益于他的连襟温秉忠。温秉忠时为端方门下红人,他同宋耀如的另一位连襟牛尚周均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留美幼童”。三位连襟的结缘起于牛、温二人在美留学时期,当时正在养父店中当店员的宋耀如,正是在牛、温等中国近代第一批官费留学生的影响下,才强烈地萌生了上学求知的欲望。温秉忠回国后,先后任镇江美国领事馆通译、两江总督署通译兼秘书、镇江及天津洋务局总办。1902 年婚配倪家幼女秀贞。在两江总督署任职时,他曾为端方处理过不少有关外交及教育事务。1905 年末端方赴欧美考察宪政,他也一同前往,并被公推为干事,专任一切庶务。温秉忠名列三干事之首(其余二位是施肇基、伍光建),可见其的确在端方门下地位特殊。 

  宋耀如闻讯亦随之同往美国, 宋蔼龄得知后即向校方请假,去华盛顿看望温姨父,同时与父亲见面。出洋考察政治大臣戴鸿慈在其《出使九国日记》中记到:“晚八时,烟叶公司总理某君请往纽约市大剧场(New YorkHipodrome)观剧。”不知道这位日记中的“某君”是否就是宋耀如。在美国,宋耀如曾随温秉忠至新泽西州萨密特镇参观柯拉拉?波特温办的一所规模很小的私立学校——波特温学校。该校招收少数中国学生,为他们补习功课,以准备进入美国的大学读书。宋耀如对学校的环境颇感满意,打算以后让宋庆龄和宋美龄到该校修习。这为日后宋庆龄在被录取后没有像其他女生那样入威尔斯利女子学院附设的预备学堂打下了伏笔。 

  二、参加两江范围内择优录取的考试 

  端方出洋考察回国后不久即莅任两江总督,一年后,他下令在江南各学堂“详慎挑选”两江范围内的苏、皖、赣三地男女学生,“由各该学司及教育总会咨送投考,分科考试,评定录取”,送往美国留学。 

  挑选工作始于1907 年4 月上旬,原定由江宁提学司和江苏提学司分别挑选包括3 名女生在内的男女学生20 名,6 月13 日截止。学生挑选出来后,统归江宁提学司考试录送。江苏巡抚陈启泰接到端方电饬后,遂札饬江苏提学使周树模照办。但由于两司分别挑选的具体人数未得明示,周特电请南京江宁提学司核复,而江宁提学司又去询问学部。学部核复的结果是江苏提学司负责挑选男生10 人,女生3 人。那么剩下的7 人就应该单独由江宁提学司挑选了。 

  鉴于时间仓促,在各方请示之下,端方同意将挑选截止日期推迟10 天。这次考试的主考官是时任上海复旦公学兼安庆安徽高等学堂监督的严复,严复因此而奉命延期赴宁。 

  6 月11 日,端方在《申报》上发出牌示,向社会公布选送男女生赴美留学的名额、期限和条件。公告曰: 

  前饬宁、苏两学司挑选男女学生二十名赴美游学,当经分别饬行在案,查现在财政支绌,拟督送男学生十名赴耶路、干尼路两大学,女学生三名赴威尔士利女学肄业,均以在中学堂以上毕业,程度较深能直接听讲者为合格,定于本月二十三日饬宁学司考选,将试卷呈候核定再行咨送。凡宁、苏、皖、赣学生皆可向宁学司署内报名,其由苏学司挑选之学生亦须咨送宁藩司,就近同日汇考,以省周折,而归画一。该生等如有以上所列程度者,务须先期赴司报名,毋得观望自误。此次考试,选择綦严,如自揣程度不能合格者,毋庸侥幸一试,徒劳往返也。 

  录取人数从原定20 人降为男生10 人、女生3 人,考试日期实际也延期了20 天,直至7 月3 日方进行。也许是端方的公告起了作用,考试虽然最初报名者踊跃,有200 余人之多,其中女生也有30 人左右,但及至临考,男生仅70 余人,女生也不过10 人而已。? 

  考试地点在南京江宁提学司衙门内,所考科目除了语文和英文外, 还有数学、历史、地理,以及合为一门的物理和化学。出题者即严复,阅卷人均由严复安排,分别由严复族侄严家驺(字伯鋆)管数学一门、南洋公学数学教员陈诸藻管理化一门、复旦公学教务长李登辉管历史、舆地两门,严复本人负责两门主科目。 

  对这次考试的情况,宋庆龄曾在美国留学期间撰写的《现代中国妇女》一文中述及:“1907 年,教育部门为派遣女学生出国留学而举行了择优录取的考试。被选派的留学生享受由威尔斯利提供的奖学金。这场考试的成绩使那些男主考官们认识到,女学生在智力方面并不亚于男学生。”看来宋庆龄对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女学生们当时的考试表现相当满意,但事实上,严厉的考官严复并不这么认为,他批评男女考生程度都很差,“女子程度尤浅,接到题纸,与之对觑,不能下笔;英文勉强写出半板,而文法亦多支离”。也许考生中以上海务本女塾学生居多,他特别向甥女何纫兰提到了务本女生、出身苏州著名世家大族东山王氏的王季昭,说她“甚为拼命”,无奈“本领太低”。至于其他务本女生,更不足论,“勤读四五年,不识够得上应考否耳?” 

  7 月7 日, 严复判卷结束,结果仅有五六人及格,女生全不及格。他最终还是照原议选定10名男生和3 名女生赴美,但“女生只好送往中学堂,不能入大学堂也”。 

  江宁提学司于7 月12 日揭晓了考试结果。据江宁《学务杂志》丁未(1907)年第六期揭晓结果,被录取男生的水平“为中学堂以上毕业程度能直接听讲”,女生水平只是“中文通畅,洋文亦有门径”。10 名男生分别为:胡敦复、辛耀庠、王钧豪、韩安、倪锡纯(笔者按:即宋庆龄的小舅舅)、陈达德、李谦若、郑之藩、蔡彬懿、侯景飞,由于王、侯两人想完成在北洋大学的学业,遂由备取生杨景斌、杨豹灵递补;3 名女生分别为胡彬夏(笔者按:即胡敦复妹妹)、宋庆林(笔者按:即宋庆龄)、王季茝(笔者按:即王季昭妹妹),另备取两名为王季昭和杨荫榆。 

  备选的王季昭和杨荫榆未能赴美求学,后经申请获准方转赴日本官费留学。但是发榜名单里原本没有的曹芳芸和曹云祥姐弟俩日后却出现在端方的上奏中,这是严复力保的结果。曹氏姐弟是浙江嘉兴人,曹芳芸是中西女塾的学生,与深受严复喜爱的何纫兰是校友,何向舅舅推介了曹氏姐弟。严复根据判卷结果认定,如果曹家姐弟来应试,“保管可以入选”。经过严复“再四与端督商量”,不属于两江范围的曹芳芸和曹云祥姐弟俩,在没有参加笔试的情况下,“见过制台和学台”,最后同其他被录取考生一起,被端方传见。 

  同曹氏姐弟有主考官严复关照一样,宋庆龄和倪锡纯也有他们的温姨丈关照,更何况温秉忠还是负责这次挑选工作的遴委候选道。不过,与曹氏姐弟不同的是,宋、倪二人是通过严格考试的。 

  端方传见诸生后认为,这些学生“学业气质均堪造就”。于是,赴美留学人数最后变成男生11 人、女生4 人。 

  三、偕妹妹在姨父温秉忠护送下赴美 

  按照学部规定的标准,宋庆龄等在美期间享有留学经费,入大学的每人每月美金80 元,入预备学堂的每人每月美金64 元。另外每人月给“赡家银”12 两,赴美前还有治装费、川资旅费等项。为了赶在美国学校下半年开学时入校,录取结果确定后,端方即迅速安排落实了各项经费,并委派温秉忠为“护送员”,专门负责一路照料,所有治装费以及川资旅费等项,均由他负责核实、支用、造报。把学生们在美国安置妥宜后,他的使命便告结束。同时,端方还分别请学部有关人员和驻美使臣梁诚均到场,为此,梁诚特地由美回国,于8 月2 日抵沪。奉端方之命,梁诚派驻美使馆二等参赞候选知府容揆担任学生们在美时期的留学监督,由江南汇给津贴每月美金100 元,学生留学经费即由该监督收领转发。 

  7 月31 日, 宋庆龄等获江南海关道台瑞澂签发的留学美国护照。宋庆龄护照号码为“新字第叁佰贰拾肆号”。护照华洋文合璧,正面中文内容有: 

  “大清钦命监督江南海关道瑞为发给护照事, 兹有华人宋庆林确系中国, 并非工作等辈, 愿照西历一千八百八十四年七月五号美国议院增修一千八百八十二年五月六号限制华工条例第六款定章,请领护照前往美国。本道查得该领照之人,确不在禁约之列。为此,印给华洋文合璧护照,请驻沪美总领事官查验明确,盖印证实,准其前赴美国境内居住。所有领照人姓名、年貌、身材、籍贯开注于后,请烦美国税关查照放行可也,须至护照者。” 

  在背面的英文内容中,姓名栏由宋庆龄按要求自己填写时用名“Soong ChungLing 宋庆林”,此外还填有宋庆龄痣认“右眉上有疤痕”、生日“光绪18 年12 月28 日”、身高“5英尺”、原身份“学生”、入学时间“1902 年”、入学地点“ 中西女塾”、最后居住地“上海”等内容。8 月1 日,上海美国总领事馆副总领事波爱德批准签发护照。 

  就在宋家紧锣密鼓地准备送宋庆龄赴美留学时,宋家小幺妹美龄不乐意了,在姐姐起航的前三天,年仅10 岁的小美龄开始对自己被留在家里感到不满,尤其在得知倪锡纯也在准备去美国后,她更加难过,因为那将意味着这位小舅舅会比她“抢先一步”赴美。然而,庆龄嫌妹妹在学校里不够乖巧,总是跟在她身后给她惹事,让她丢脸。宋氏夫妇对他们的幺女要离家的想法也感到可笑,但是她再三地哀求着。当父母终于同意了她的请求后,她生病了,但是因为怕父母改变主意而没敢告诉他们。 

  大约在8 月5 日前后,在温秉忠、梁诚等的护送和陪伴之下,4 名近代中国首批官费留美女生连同11 名男生,以及一位编外的倔强小女孩一起,乘坐“满洲里”号太平洋邮船起航赴美。他们于8 月28 日抵达美国。胡彬夏、王季茝、曹芳芸入威尔斯利女子学院附设的预备学堂,宋庆龄则获允“另择相当学堂送入”。 

  在小姨和姨父的护送下,宋庆龄带着妹妹来到新泽西州萨密特镇,在父亲一年前选定的波特温学校注册学习。在经过一年苦读后,宋庆龄考入姐姐所在的威斯里安女子学院文学系,年幼的美龄也以特别生资格注册入学。无论是从学校知名度,还是从办学规模而言,威斯里安女子学院是绝对不能与威尔斯利女子学院同日而语的。威尔斯利女子学院是美国最为著名的私立女子大学,戴鸿慈在出使日记中也谓其“程度颇高,甚有名誉”。照道理,宋庆龄应该进威尔斯利女子学院才对,她是为了三姐妹同在一校互有关照才进了威斯里安女子学院的。不过宋庆龄依然享有官费待遇,在官方登记表上,她仍然进的是“惠斯来大学”(即威尔斯利女子学院)。辛亥光复后,江苏军政府因本省以往遣派的留学生纷纷归国,“未回各生的学费亦莫之或继”,由于留学案牍散失尤多,无从稽考, 曾于1912 年4 月25日制定了调查表格,分送驻英、法、德、比、美、日等国游学监督,“转饬苏宁两属官费学生填寄汇额”,“以便规定给费办法”。在嗣后根据寄回的调查表决定“准给公费”的名单中,有着“宋庆林”的名字。1913 年,《江苏教育行政月报》第一号上亦刊登了当年1 月编制的《本省资遣留学各国学生调查表》,从表格上可知,宋庆龄原打算毕业后“加习三年”。 

  1913 年5 月,宋庆龄毕业于威斯里安女子学院,获文学士学位。临毕业前,她在院刊上发表《现代中国妇女》一文。在文中,她告诉母校:在国外留学学成归国的中国女留学生们在国内担任了重要职务,“由于受过更高层次的教育,她们比其他国家的大学生更清楚地认识到,为了共同的幸福,她们要比别人承担更多的义务。她们所取得的毕业文凭,并没有使得她们自命不凡,自视高人一等;她们也没有因此而希望自己成为置身‘象牙之塔’的精神贵族”。 

  此时,亚洲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已经在中国诞生,这位踌躇满志的中国女留学生怀着满腔的报国热情踏上了归国之路,前方等待着她的是她未来的命运…… 

  (作者为上海市孙中山宋庆龄管理委员会研究室副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