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历史博览 > 图片
62年美苏核大战危机:世界处在战争边缘
时间:2013-05-27              字体:       

  美苏两国在1962年10月的导弹危机中可谓是“针锋相对”。苏联共产党第一书记、部长会议主席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试图将导弹偷偷运往古巴。一架美国侦察机在飞越加勒比海群岛时发现了苏联在古巴部署的导弹,赫鲁晓夫的计划为美国所察觉。本文摘自《人心之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作者:[美]梅尔文·P·莱弗勒)。 

  千钧一发1962年10月22日,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在一次情绪激动的全国电视讲话中指出,克里姆林宫在古巴布置导弹的行为是“有预谋的、挑衅性质的,是在考验美国人民的勇气和决心”。肯尼迪宣布,美国将会实施对古巴的全面封锁以阻止进攻性的军事装备被进一步地运往古巴。如果苏联舰船强行前进,并且导弹并未移除的话,美国将阻止它们的前进。肯尼迪总统宣称:“我已经命令军队为任何可能发生的紧急情况做好准备。” 

  10月24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命令空军战略部队进入大战前的最高战备状态。美国军方官员也做好了发射洲际导弹和潜载导弹的准备。美国军火库中所有可用的导弹都已处于战备状态。其中的一部分导弹已经加载了核弹头,预先设置了打击目标,机载后在空中持续飞行,同时战机将由空中加油机加油。“整整一周的时间,整个世界都处在战争的边缘,”苏联驻美国大使阿纳托利·多勃雷宁事后写道,“我们两国都处于一种备受煎熬的紧张状态之中。” 

  这种紧张感也体现在两国元首的思考和书信往来之中。10月26日,赫鲁晓夫在给肯尼迪的信件中写道:“我想,总统先生,您不免也会对世界的命运存有一丝忧虑吧?”赫鲁晓夫用断断续续的威胁和鲁莽仓促的决定来掩盖他自己内心的恐惧,但事实上他是心存恐惧的。 

  赫鲁晓夫希望在不蒙羞的前提下解决这场危机。“我们不能屈从于自我陶醉和褊狭的感情用事,”他在给肯尼迪的信中写道,苏联不想要战争,“我本人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他提醒肯尼迪总统说,战争只会带来“死亡和毁灭”,而这些是他永远铭记在心不会轻易忘却的。“只有精神病人和自杀者”才会发动一场进攻战。因此他提出一个解除危机的方案。他已经把这个想法递交给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的所有成员,这些常委都遵从他的领导。10月25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一致同意,这场危机不应当朝着一个“沸点”发展。这场大国政治的游戏还得继续玩下去,“但不能在这场游戏中丢掉你的脑袋”。我们双方应当采取谨慎且节制的态度,为这场危机寻求一个明智的解决方案。赫鲁晓夫希望能够以苏联从古巴撤出导弹为交易筹码,换取美国从土耳其的基地中撤离木星导弹。 

  但到了次日早晨,在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的会议上,赫鲁晓夫补充道:“我们被警告说,战争可能在今天就会打响。”他告诉他的常委同事们,昨天的提议信应当作出修改;对于原先希望美国撤走部署在土耳其的导弹的建议应当删除。我们必须集中精力考虑最主要的重点,他说。如果美国人保证不入侵古巴,我们会撤走在古巴的导弹。“否则,情况将会变得异常危险。” 

  赫鲁晓夫并不想成为先动摇的那一方。事实上,他想试试自己的运气,希望能够不作出任何退让。他需要花一定的时间来考察美国是否会让步退却。肯尼迪是个懦夫,他曾经这样对他的同事说。肯尼迪总统睡觉的时候总是带着一把木刀。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阿纳斯塔斯·米高扬问道:“为什么他会带木刀呢?”赫鲁晓夫以一种玩笑的口吻回应:“当一个人第一次去猎熊的时候,他总是会带上一把木刀,因为这样更容易刮掉他裤腿上的泥巴。” 

  但是,赫鲁晓夫本人也绝非冷静且有逻辑的人。在10月26日寄给肯尼迪总统的一封仓促草就的信里,他提出了一笔交易:“就我们而言,我们会宣布我们所有前往古巴的舰船绝不会携带任何类型的武器。而你们应该宣布美国不会以武力侵犯古巴,也不会资助任何企图在古巴进行颠覆活动的势力。赫鲁晓夫告诉他的常委们,如果肯尼迪同意的话,苏联将拆除在古巴部署的导弹。到那个时候,他就能够成功地在加勒比海地区建立一个和平区,同时保障卡斯特罗的共产主义政权在古巴的安全,虽然美国一直致力于颠覆该政权。继续保有对未来革命成果的期望,赫鲁晓夫希望用这种说法在他那些顺从的同志面前努力挣扎着保留自己的颜面。 

  苏联最高领导人提高了赌注,重新回归到两天前的初衷。他不仅希望美国承诺不入侵古巴,同时希望借此机会迫使美国撤除在土耳其部署的木星导弹。如果美国撤除在土耳其的军事基地,赫鲁晓夫在10月25日的一次会议上说,“我们将会是赢家。” 

  赫鲁晓夫一再重申,为了避免战争,重要的一点就是着手解决最根本的问题。“现在必须消除美苏双边关系中任何可能导致新一轮危机的因素。”赫鲁晓夫补充说,如果美国同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允许其在联合国行使其合法权益,这将进一步推进和平进程。这些问题虽然很复杂,但是以积极的姿态来应对这些问题至关重要。“我们苏联人民”,以及亚洲和欧洲的人民,“亲眼目睹了战争。战争席卷了我们的领土”。赫鲁晓夫承认,尽管美国也参加了两次世界大战,但是美国只承受了“微小的损失”,却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肯尼迪总统并未对赫鲁晓夫提出的这些宏观问题作出答复,而是选择关注当前局势中的细节。他感觉赫鲁晓夫背叛了,他说:“你们苏联政府总是一而再地向我们保证着你们并未做到的事情;事实证明……这些保证都不是准确可信的。”肯尼迪接着说,我们两国的关系已经经历了一次“极大的休克”。苏联在古巴采取的行动不仅威胁到了西半球的安全,同时“从广义而言,也是一次试图改变当前国际局势的危险尝试”。简而言之,苏联对他撒了谎,谎称永不再在古巴部署核武器,但接着马上就进行了部署。肯尼迪坚持,在讨论其他问题之前,赫鲁晓夫必须履行他本人许下的承诺,从加勒比海地区撤除所有的进攻性武器,包括赫鲁晓夫运送给卡斯特罗的轻型轰炸机———伊尔28喷气式轰炸机。 

  在这次访谈之后,赫鲁晓夫给肯尼迪又去了一封信,因为肯尼迪总统希望得到赫鲁晓夫对禁止核试验的细节。赫鲁晓夫以他惯用的长篇大论的方式作出了回应。“苏联不需要战争……热核战争将会造成无法估量的巨大损失,会给美苏两国人民以及地球上的其他民族带来巨大的灾难。” 

  1962年底,赫鲁晓夫向肯尼迪总统致以了诚挚的新年祝福,表达了和平共处的美好愿望,同时也对“多边核力量”表示极为失望。他在信中写到,苏联人民对于又一轮新的核力量重新武装计划感觉极度失望,更糟的是,这个计划会导致核实力的扩散。他声明,他们的人民“悲痛地”看见更多的武器被生产出来,因此他们希望看到有良知的政治家能够“废止大国的战争机器,摧毁所有可能导致人类灭亡的手段”。 

  给和平一个机会1963年6月10日,肯尼迪总统却作了一次在他的任期内最为惊人也最为雄辩的演讲。在演讲伊始,他引出了一个“总是存在着太多的无知却鲜有人理解其真谛所在的”话题。然而,这也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话题:世界和平。我们追求的究竟是怎样的和平?”肯尼迪娓娓道出他长久以来的思考:绝非美国用战争武器强权胁迫下的世界和平。也不是坟墓的和平或奴役的安全。我所谈论的是真正的和平,那种让生活变得有价值的和平,那种让人民和国家能够自由发展,拥有希望,不仅仅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和平,而是世世代代永远流传下去的和平。 

  为了迎接和平的到来,美国人民需要重新思考对待苏联的态度。“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或社会体制会邪恶到让我们把他们所有的国民都视为缺乏道德的人。”但是我们仍然可以为俄罗斯人民在科技和外太空利用上,在经济和工业增长上,在文化和勇敢之举上所取得的众多成就而喝彩。在历史长河中的诸多战争中,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和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蒙受的巨大损失相比较。至少有两千万苏联人在二战中失去了生命。数不尽的、数以百万计的家庭和农场被焚毁或洗劫。苏联三分之一的领土,包括国家近三分之二的工业基地,被战争夷为了满目疮痍的荒原———这相当于我们国家芝加哥以东的所有地区被完全摧毁。 

  因此,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与苏联之间的关系,肯尼迪总统这样宣告。让我们重新审视冷战。让我们意识到我们“能够在不放松警惕的前提下寻求紧张局势的缓和”。 

  肯尼迪总统勾勒了一系列提议以及步骤。他将建立与克里姆林宫的一条直通“热线”以备在危急时刻促进双方的沟通。他将重启在日内瓦举行的裁军谈判并寻求制止核武器的扩散。他将派一名代表前往莫斯科加入苏联与英国之间的会谈以期能够达成一份全面禁止核试验的协议。为了保护地球环境不受进一步的核污染,只要其他国家也停止大气层核试验的话,他也将停止美国在大气层所进行的核试验。肯尼迪清楚地保证,美国不会做任何危及盟友国或损害美国自身利益的事情。但是,他总结说道,是时候“为建设强者公正而弱者安全的世界和平做出我们应有的一份贡献了……我们将充满自信与无畏地致力于推行———并非通向人类毁灭的战略,而是通往世界和平的战略”。 

  苏联的领袖们对于这份演讲稿给予高度评价,称之为二战后最为重要的美国总统演讲,但是掩卷沉思之时,他们又不禁心存疑惑,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肯尼迪总统传递出这样一条讯息?英国首相麦克米伦对这次演讲的出炉有一定的影响。在3月,他写了一封13页的长信给肯尼迪总统,信的开头这样写道:“很抱歉将如此冗长的一封信加诸你,但是我觉得,在一切都变得太迟之前,我个人有非常重大的职责必须要履行……虽然这种职责可能以这种或那种形式实现。”麦克米伦希望能够约见赫鲁晓夫,就禁止核试验的问题与苏联进行磋商,以期苏联能够尽快接近或融入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