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历史博览 > 图片
1975年苏联海空联合追杀叛逃军舰
时间:2013-04-09              字体:       

 

  1135型大型反潜舰(发生暴动的同型舰)

  

  这是一个被封锁了20年消息的绝密事件,1975年11月8日晚,苏联海军发生了严重的紧急事故:波罗的海舰队“警戒”号大型反潜舰(或称驱逐舰)未经司令部允许,擅自启锚,离开拉脱维亚首都里加附近的达乌加维河湾驻泊地,向连接里加湾和波罗的海的伊尔宾斯基海峡方向驶去。

  从该舰上成功逃出的一名军官游回里加海军基地汇报了情况,原来是“警戒”号大型

  反潜舰上发生了暴乱,负责政治工作的副舰长维克多·萨布林海军少校,指挥一伙同谋,逮捕了舰长,制服了军官,武装夺取战舰,准备叛逃至瑞典。

  波罗的海舰队护卫舰、导弹舰、海军航空兵及部署在波罗的海地区的空军前线轰炸航空兵,紧急出动,从空中和海上两路拦截、追杀叛逃的军舰,一场惊心动魄的海空联合拦截和追杀行动就此展开。

  暴乱是怎样发生的?

  波罗的海舰队“警戒”号大型反潜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答案是:一次对波罗的海舰队、苏联海军乃至整个苏联来说都比较耻辱的叛逃事件。负责政治工作的副舰长萨布林了解舰上的所有军官,野心较大,企图发动新的革命,有明显的精神分裂和狂妄症状,企图通过欺骗的方法,劫持军舰,叛逃国外。

  事实上,暴动的过程很简单,与好莱坞电影开始时描述的情节大同小异,并不惊险。1975年11月6日,按照节日传统,“警戒”号大型反潜舰抵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在位于市中心的达乌加维河湾处停泊。11月8日晚,政治副舰长萨布林向舰长波图利内海军中校汇报工作,谎称舰上似乎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故,与舰长一起来到军舰下层的一个隔舱中,然后,在同谋水兵沙因的帮助下,把波图利内制服,锁在隔舱中,并交待沙因严密看守。随后,萨布林召集全体军官和准尉,宣称舰长身体不舒服,军舰将由他指挥,前往列宁格勒,计划通过电视讲话痛斥苏联社会和海军舰队的种种弊端。大型反潜舰上全部60名军官和准尉中,只有3人同意执行他的命令,个别坚决反对的人被萨布林关押到一个单独的隔舱中,大部分军官表现出了无所谓的“不参与”态度,不支持,也不反对,只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间接地走上了背叛祖国的道路。舰上其余乘员对“政变”并不知情,最初并没有怀疑替代舰长指挥的副舰长萨布林,执行了他的全部指令和命令。

  但是,有一个军官成功避免了被“监禁”的命运,他跳到了海中,在11月刺骨的海水中游上了岸,返回波罗的海舰队里加海军基地司令部汇报情况,称军舰上可能发生了起义事件。奇怪的是,他的话没人相信,在那个年代,舰队各级司令部都认为这种说法非常荒唐,根本不相信苏联军舰上会发生什么起义。此外,领导们还怀疑这名军官是否喝醉了酒,甚至决定强制他去进行心理健康检查。不过,就在决定送这名军官进行心理检查时,就在抵达里加参加节日庆祝活动的舰艇编队指挥部官员们、心存疑虑的里加基地官员们的眼皮底下,“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已经擅自启锚,离开停泊地,开始出海。

  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里加基地迅速向上汇报这一紧急情况,苏联军政领导立即下达命令,就近调动军舰和战机,进行拦截,阻止“发疯”军舰的行动。但是,由于里加海军基地领导的怀疑,不相信勇敢的海军军官的话,丧失了最佳拦截时间,军舰已经驶入大海。可以说,如果不是基地司令部的犹豫和怀疑,行动不坚决,完全可以及时制止萨布林的暴动,封锁港湾,使军舰无法驶离里加湾。

 

  1135型大型反潜舰

  

  在接到紧急任务后,波罗的海舰队、海军航空兵、空军前线航空兵立即行动,展开立体拦截行动。下面有关此次惊心动魄的拦截过程及整个事件戏剧性的变化情况,全部是根据当时参加海空拦截、追杀行动的舰长、飞行员、指挥官们事后的回忆整理而成的。主要是苏联第15空军集团军第132轰炸航空兵师第668轰炸航空兵团副参谋长亚历山大·岑巴洛夫(现为后备役少将)、苏联海军总参谋部战役局作战处处长弗拉基米尔·扎博尔斯基海军上校、波罗的海舰队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驱逐舰支队长Л.С.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小型导弹舰大队长А.В.博布拉科夫海军中校、“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舰长А.В.波图利内海军中校。

  航空兵团战斗警报响起!

  1975年11月9日凌晨3点,距离尤尔马拉市20公里处的图库姆斯机场,第668轰炸航空兵团,突然响起战斗警报,全团官兵迅速行动起来,开始进行战斗准备。这是一个培训水平较高的空军前线轰炸航空兵团,装备当时已经老化的雅克-28前线轰炸机,主要用于培训飞行人员夜间和复杂气候条件下的空中打击技能,执行特殊任务。在苏美对峙时期,668团的任务是加强苏联前线航空集群的力量,在极限气候条件下,对北约战术航空兵部署机场实施打击。

  由于该团战斗训练完全按照战备要求进行,经常进行例行战备检查,此次非训练时间的战斗警报信号,也被全团人员视为一次例行战备检查,并没感到有什么异样之处。

  在第668团团长向第132师指挥所汇报接到战斗警报后的行动准备情况时,惊讶地得知,师里并没有检查第668团战备情况的计划,此次战斗警报也不是师部下达的,师长安德烈耶夫少将正在家休息。师长被从床上叫醒后,同往常一样镇静,清楚、准确地向刚刚上任的第668团团长解释称,谁越过师长向团里发出战斗警报,下达了战斗任务,就由谁亲自指挥。

  第668团进入战备状态的协调机制运转正常,没有任何延误。全体人员在规定时间内全部到位,飞机做好了起飞准备,挂载了存放于机库内的第一批航空炸弹弹药基数(第二批、第三批弹药基数在弹药库内,出厂包装箱尚未拆除)。与所有的战备检查一样,从第15空军集团军司令部传来加密电报,通报了战役战术局势,下达了第668团的战斗任务,称外军战舰侵入苏联领海,介绍了敌军战舰的基本性能数据(导弹驱逐舰,装备两套“黄蜂”型防空导弹系统),通报了军舰在里加湾的大致位置和地理坐标。集团军司令部给航空兵团下达的任务很简短:准备对战舰实施毁灭性空中打击。

  按照战斗章程要求,第668航空兵团团长及时做出对战舰实施打击的决定,副团长和各级指挥官提供相应建议,参谋部进行必需的测算,传达决定并组织完成。总之,一切按部就班,有序进行,该团所有领导成员此前刚在加加林空军学院进行了培训。不过,也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要对军舰这种高度坚固的目标实施毁灭性打击,必须使用500千克弹径的厚壁爆破航空炸弹,而在值勤战机上挂载的第一批弹药基数却是弹径只有250千克的ОФАБ-250Ш型突击爆破杀伤航空炸弹,668团配备有厚壁爆破航弹,但是,从未要求使用,全部在第三弹药基数仓库内储存,尚未开封。由于团里接到的是对军舰实施模拟攻击任务,所以就没有重新挂载,况且时间也不充裕。

 

  执行任务的雅克-28前线轰炸机 

  9日晨6点左右,空军集团军司令部电话通知,明确了战舰进入伊尔宾斯基海峡时的位置,大约一个小时后,开始驶出海峡,向瑞典哥得兰岛方向前进。此时,第668团团长向各飞行大队长们正式下达了准备模拟摧毁敌军战舰的战斗任务,飞行员们开始进行战斗起飞前的最后准备:进行飞行领航计算、明确相互协作问题等。黎明时分,在第668团团长与第15空军集团军代司令格沃兹季科夫少将通电话时,不知为什么,情况突然紧张起来。格沃兹季科夫少将开始详细询问团长的决定,明确了所有细小环节,确认攻击战舰时的行动战术,要求从团领导中抽调两位成员,亲自驾机执行任务,先对军舰进行警告性轰炸,同时没有排除挂载实战炸弹的战机随时执行实际轰炸任务的可能。随后,格沃兹季科夫少将禁止更换弹药基数,称局势不明确,但正式确认了对军舰发动实际攻击的可能性。 

  侦察机起飞后5-6分钟,由团领导亲自驾驶的两架轰炸机升空,任务是根据集团军提供的目标指示数据,对军舰实施航线警告性轰炸任务。 

  执行气象侦察和目标再侦察任务的飞机由第668团第二飞行大队长驾驶。当时,第668团共装备了两种雅克-28变型轰炸机:雅克-28И型装配“创议-2”雷达轰炸瞄准仪、武器控制系统、ОПБ-116光学瞄准仪、АП-28К自动驾驶仪,雅克-28L型装配ДБС-2С“荷花”无线电指令差测距制导系统、РСБН-2无线电技术近程导航系统。根据团长命令,目标再侦察工作由雅克-28L型前线轰炸机执行,其瞄准导航系统能够在搜索中发现目标后,实时确定其坐标,精度在数百米以下。但是,在侦察机到达集团军提供的军舰大致位置后,没有发现目标,随后开始沿其最有可能航行的方向上进行目视搜索。 

  秋季的波罗的海,气象条件不适于实施空中目视侦察。早上的天空比较昏暗,灰蒙蒙的,云况5-6级,云底高600-700米,浓雾,云雾与水汽溶合在一起,水平能见度不足3-4公里,看不见地平线,在这种条件下目视寻找军舰,并根据其轮廓和舷号来辨别其身份,可能性极小。在500米安全高度飞行时,在能见度较差的条件下,侦察机乘员未能完成主要任务,没有发现军舰,在其后以5-6分钟间隔飞行的两架轰炸机,自然未能对军舰进行航向警告性轰炸。 

  轰炸机误炸民船! 

  首批两架雅克-28轰炸机到达军舰预计位置上空后,没有从侦察机处得到目标情报,被迫使用雷达轰炸瞄准仪自行寻找目标。一架轰炸机由负责飞行训练的副团长驾驶,从军舰预计位置区域开始向通往瑞典的海域上空寻找,另一架由团火力和战术准备处处长驾驶,从波罗的海临近瑞典哥得兰岛的海域上空逆向搜索。 

  很快,由副团长驾驶、沿军舰可能停留的区域上空寻找的雅克-28轰炸机,在搜索区域边界,发现了一个大型水面目标,到达目标上空500米后,透过云雾,进行目视辨别,认定这是一艘驱逐舰规模的战舰,随后尽量靠近目标,对其进行了航向警告性轰炸。如果轰炸是在海上演习场内进行的话,此次轰炸堪称优秀,炸弹全部落在半径80米的轰炸范围内。但是,飞机投掷的第一组炸弹并没有落到舰船航向的前方,由于飞行投弹位置不够准确,突击炸弹就在船只面前的水面爆炸,大量弹片直接击中船体。 

  事实上,这是一次误炸,这根本不是什么军舰,而是几小时前刚从拉脱维亚文茨皮尔斯港口出发的苏联货船。货船迅速利用无线电电报、电话,发出求救信号,在明码报文中称自己在苏联领海内遭受匪徒攻击。波罗的海舰队和国家安全局(克格勃)边防部队舰艇都接收到了这一信号,立即向上级汇报,这艘船连续发出灾难信号,长达一个多小时,直到一艘军舰赶到船边救援。所幸的是,船上并没有人员伤亡,船只维修费用后来由国防部负责解决。

 

  四联装RPK-3“暴风雪”(SS-N-14“石英”)反潜导弹系统的KT-106发射装置

  空军集团军命令:攻击!

  由第668团火力和战术准备处处长驾驶的雅克-28轰炸机,从哥得兰岛方向搜索军舰,连续发现了几组水面目标。这次,他吸取了另外一架轰炸机误炸货船的教训,开始下降到200米高度,仔细进行目视侦察。由于天气状况有些好转,云雾多少散开了一些,能见度达到了5-6公里,结果发现绝大多数目标都是在节日之后出海捕鱼的渔船。

  时间在流逝,还是没有发现军舰,团长在征得集团军代司令格沃兹季科夫少将同意之后,决定增加兵力。第一飞行大队两架飞机开始准备战斗起飞。此时,局势突然发生急剧变化,据第668团副团长岑巴洛夫回忆,可能是“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在萨布林海军少校指挥下,已经到达苏联领海边界,拦截舰艇向舰队司令部进行了汇报。至于波罗的海舰队追踪拦截舰艇和司令部为什么没有为首次飞行的空军战机提供目标指示数据,显然是因为,此前,第668轰炸航空兵团并没有被视为能够制止暴动军舰的主要力量。当“警戒”号快要驶进公海时,有关领导才最终做出使用一切战备力量把其摧毁的决定,自此,第668团才成为整个事件的中心。第15空军集团军代司令突然命令第668团全团所有战机立即在最短时间内升空,对军舰实施空中打击,尽管当时仍然不知道军舰的具体位置。

  苏联空军当时制订了几套整团战斗飞行方案:在飞机战术作战半径极限内执行战斗任务;在战役机场重新部署后突然出击,攻击敌方机场(紧急起飞前不挂载弹药基数,在已方机场转场后,从不同方向到达作战空域)。1975年11月9日,第668团就是按照上述两种方案执行战斗任务的。停机坪最接近起降跑道的第三飞行大队首先起飞,从相反方向,跑道的另一端,第一大队随后起飞,第三梯次战斗飞行任务应当由第二干扰发射机大队(非编制侦察大队)完成。

  第三飞行大队长得到按照突击方案整队起飞命令后,在最短时间内冲到跑道,迅速指挥9架飞机,立即从第一大队两架飞机所占跑道上起飞。由于第一飞行大队长及其僚机迅速停止最初阶段的起飞滑跑,腾空了跑道,因而没有与第三飞行大队战机发生直接碰撞事故。

  指挥调度塔台上的飞行指挥官(参谋长),第一个明白了此次战斗飞行任务的古怪和危险,严禁未经他允许的任何战机起飞,结果受到了团长激烈的批评。最后,在严格的控制下,全团战机安全起飞,开始执行战斗任务,但是,已经不可能组成先前制订的全团空战战斗队形了,结果以两个梯队,每架1分钟的间隔,杂乱地飞抵攻击区域。大队长们无法保障有效的空中指挥,战机成群飞行,没有编队梯次,成为“警戒”号大型反潜舰上两套防空导弹系统(40秒射击循环)的理想靶标。完全可以说,如果军舰对此航空攻击集群进行实弹反击的话,那么,以这种战斗队形展开的全部18架战机,都将被击落。

 

  “黄蜂”防空导弹系统

  空中实弹攻击:惊险!

  从哥得兰岛方向逆向搜索的雅克-28前线轰炸机,终于发现了一队舰艇,其中2个目标在雷达轰炸瞄准仪屏幕上显得比较大。为准确认定目标,战机违犯了不得降低至500米高度以下的禁令,在50米高度上飞过两艘战舰,清楚地看到了军舰舷号,确认其中一艘就是“警戒”号大型反潜舰,与另外一艘战舰相隔5-6公里。战机立即向团指挥所报告,并明确了反潜舰距离图库姆斯机场的方位和距离,请示确认攻击命令,在得到攻击许可后,轰炸机开始进行机动,从200米高度,大型反潜舰右侧,距轴线20-25度角情况下,实施第一次空中打击。

  萨布林海军少校指挥“警戒”号大型反潜舰熟练地躲避开了飞机的空中攻击,向飞机一侧进行能动机动,与轰炸机成0度航向角。雅克-28轰炸机被迫停止攻击,因为轰炸角度几乎没有,轰炸命中率极低。飞机重新机动后,降至50米高度,由于军舰上有两套“黄蜂”防空导弹系统,随时可能发动反击,必须保持较低的飞行高度,雅克-28直接从“警戒” 号上掠过,小幅爬升后,到达200米高度,完成了苏联空军战术上所谓的“270度标准转弯” 机动后,从军舰的后侧方对其进行第二次攻击。轰炸机飞行员料定,军舰将向轰炸机相反方向进行机动,以摆脱攻击,轰炸机从270度角发动攻击,将会迫使军舰在飞机投掷炸弹前,无法转到飞机的180度航向角。正如轰炸机飞行员预料的那样,萨布林海军少校担心军舰桅樯被炸毁,试图指挥军舰脱离飞机攻击位置(他不知道,轰炸机上并没有挂载重磅航空炸弹)。

  第二次空中攻击结果是,第一枚炸弹直接命中了反潜舰后甲板的中央部位,摧毁了甲板复层,炸得军舰操纵轮卡在原处,其它炸弹以距军舰轴线不大的角度飞过,未对反潜舰造成任何损害。“警戒”号开始沿转弯半径曲线行进,速度减慢。

  完成攻击任务后,雅克-28轰炸机迅速爬升,保持对反潜舰的视距内监视,以确定攻击效果。战机随后看到被攻击的“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发出了系列信号弹,立即向团指挥所报告,内容非常简短:(军舰)在发射导弹。第668团指挥所里顿时一片死亡般的寂静,空中无线电静默,所有人都知道军舰可能会发射防空导弹反击,一刻也未忘记这一危险。这些导弹击中了谁?要知道,全团战机编队已经到达军舰上空,瞬间的寂静对团领导来说,感觉就象过了几个小时。随后,传来确认情况:信号弹。空中无线电波立即热闹起来,飞行员们的各种喧哗声炸成一团,都在明确自己的战斗任务。此时,军舰上空的雅克-28轰炸机机长再次大声呼叫,情况又有了变化!

  有什么办法呢,战争就是战争。第668团全团战机梯队第一架雅克-28轰炸机突然飞到波罗的海舰队对“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进行追踪拦截的一艘军舰上空,把这艘军舰当作了暴动舰艇,开始对其进行攻击。执行拦截任务的军舰避开了空中炸弹攻击,舰上所有自动化防空火炮立即进行反击,发射了许多发炮弹,没有一发命中目标。这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这是克格勃边防部队的一艘巡逻舰,边防军们一生之中恐怕也从未对真正的“活”目标进行过实弹攻击,何况还是以非常高超的技巧进行机动飞行的战机。

 

  1135型战舰上的РБУ-6000型抛弹器

  好莱坞式经典结局!

  这只是第668团18架飞机梯队中的第一架轰炸机在进行攻击,其余战机将会攻击哪一艘军舰呢?此刻,无论是发生暴乱的“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还是其它拦截舰艇,没有人再对飞行员的攻击决心产生怀疑。显然,波罗的海舰队司令部及时提出了一个问题并得出了正确的答案:是到了停止混乱攻击的时候了,尽管这些攻击事实上都是“有组织的”。空中多次发布无线电明码报文通知:这是舰队和航空兵检验演习,警报解除!

  此时,“警戒”号大型反潜舰继续缓慢地向瑞典方向驶去,空中20多架轰炸机虎视眈眈,海上多艘战舰围追堵截,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局势突然发生了好莱坞大片式的戏剧性变化,暴动的反潜舰突然停止前进,舰上发出无线电明码电报:军舰上的秩序恢复,暴动被成功制止。一场自相残杀的悲剧就此结束!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在第668团前线轰炸航空兵一架雅克-28轰炸机误炸民船之后,负责指挥整个拦截战役的波罗的海舰队第一副司令科托夫海军上将,立即命令舰队海军战略导弹航空兵两架飞机升空,执行毁灭性轰炸任务。好莱坞式戏剧性变化出现在“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行驶到东经20度线时,海军战略导弹航空兵双机中的长机已经得到了立即摧毁“逃兵”的战斗命令,随后进入战斗位置,开始向舰队航空兵战役指挥官请求导弹发射电路解锁密码,由于这是战略航空兵飞机,舰队战役指挥官也不知道其发射密码,随即向舰队司令请示,此时,战略导弹双机中的长机已经飞过了战斗航向,开始拐弯,准备进行第二次接近冲击,正是这一迟误,拯救了军舰。此时,“警戒”号大型反潜舰上的指挥官突然发布指令,及时通过无线电广播向拦截飞机、舰艇宣布,称军舰上的秩序得到了恢复,一切开始转入正常。可以想象,战略导弹飞机一旦发动攻击,在专门用于摧毁航母和其它大型战舰的、威力巨大的机载航空反舰导弹的打击下,“警戒”号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为什么整个局势会出现戏剧性的变化呢?这要从波罗的海舰艇和海军航空兵拦截行动及被“监禁”的“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舰长的反抗说起。

  战舰出海追逐、拦截

  在得知“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叛乱出逃后,苏联海军司令部立即命令波罗的海舰队就近调集兵力,组织海上拦截行动。基本部署情况是,11月9日凌晨,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驱逐舰支队长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接到海军基地司令代表波罗的海舰队司令下达的行动命令:立即追赶擅自离开里加港向瑞典方向驶去的“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制止其叛逃行为,如 (“警戒”号)不服从命令,可以使用武力。拉苏科瓦内上校立即率一艘护卫舰(基地旗舰)紧急出海,同时命令基地小型导弹舰大队长博布拉科夫中校指挥所有小型导弹舰,紧急出海,执行同一任务。护卫舰旗舰和小型导弹舰大队几乎是同时追上“警戒”号的,此时,空军前线航空兵飞机已经开始轰炸,行动到了最严峻、最紧张的时刻。空中,强击航空兵正在对“逃兵”进行航向警告性轰炸,波罗的海舰队海军战略导弹航空兵双机第二次进入战斗航向。海上,小型导弹舰大队已经进入视距攻击区域,导弹攻击准备已经完成,护卫舰同样咬住了“警戒”号,准备使用舰炮火力制止其继续行进。波罗的海舰队司令部确定的最后追逐界线是东经20度线。

  时任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小型导弹舰大队长(海军中校)的博布拉科夫回忆道:

  “我接到了(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代表舰队司令下达的追赶“警戒”号的命令,如果它越过了东经20度线,之后就是直通瑞典的航线,命令我击沉这艘军舰。如果我们的导弹击中了军舰,就可能会炸出一个能让火车列车穿过的大洞。也就是说,我们的一次齐射,意味着永久的毁灭┅┅在穿过伊尔宾斯基海峡时,我们追上了“警戒”号。记得那个早上,折射较强,感觉军舰就象是在水上飞行。突然,我看到一个巨大的水柱在军舰处冲起,我还以为它被炸毁了。之后,大量海水落下,而“警戒”号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在继续航行。原来是航空兵飞机已经开始进行警告性轰炸。”

  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不难想象:军舰连同所有乘员完全可能会被摧毁!尽管一枚航空炸弹击中了船尾部分,使其航行速度慢了下来,但它还是行驶到了20度经线处。此时,暴动军舰上的局势发生了戏剧性的急剧变化,海员们已经明白,既然自己的战机轰炸了自己的军舰,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变故。

  舰长制服叛乱分子,避免了灭顶之灾!

  时任“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舰长(海军中校)的波图利内事后回忆道:

  “我试图从萨布林关我的隔舱中出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铁器,砸坏了舱门插锁,来到了另外一个隔舱,(没想到也是锁着的。当我把这个隔舱的锁也砸坏时,水兵沙因(萨布林吩咐看管舰长的)用可伸缩事故挡板挡住了舱门。完了,我一个人未能脱身。但是,此时,水兵们开始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海军中士科佩洛夫和几个水兵(斯坦克维丘斯、雷科夫、鲍里索夫、纳比耶夫等人,我故意不提他们的全名:国际惯例)推开了沙因,砸烂了挡板,使我获得了自由。我拿起一把手枪,其余的人端着冲锋枪,兵分两路,一路从前甲板方向开始行动,我则经过内部过道,来到驾驶台。一见到萨布林,第一冲动就是当场击毙他,但随即想到:他还应当受到法律审判!我朝他腿上开了一枪。他摔倒在地。我们上了驾驶台,我立即通过广播宣布,舰上秩序已经恢复。”

  就这样,被“监禁”的舰长,在海员们的帮助下,亲自镇压了叛乱的副舰长,避免了军舰及全体乘员的灭顶之灾。

  但是,此时,局势并没有最终彻底解除,还需要对舰上的真实情况进行核实。拉苏科瓦内舰长回忆道:“在此极其紧张的时刻,在已经向战略导弹飞机下达了摧毁军舰的命令后,我听到了(“警戒”号)广播讲话:‘我是舰长,请求停火。我掌握了指挥权。’我对此表示怀疑,通过广播问道:‘是谁在讲话?我听不出舰长的声音。’我听到的回答是:‘就是我,波图利内。我的嗓子哑了。’随后我命令‘警戒’号立即停止前进。我随后与全副武装的水兵们一起,登上了‘警戒’号,走进了驾驶台。波图利内在那里迎接我们,角落里躺着已经打上绷带的萨布林。”

  至此,因萨布林叛乱率舰出逃而导致的海空联合拦截行动正式结束。

 

  雅克-28前线轰炸机准备起飞

  空中拦截行动总结

  11月9日上午10点左右,第668团所有战机全部返回机场,安全着陆,加油,在完成一切必须的保障工作后,又恢复到正常战备状态。此时,第132轰炸航空兵师师长安德烈耶夫少将,带着师司令部和参谋部军官,乘坐伊尔-14飞机来到团部。听取了团长的行动汇报后,命令工程技术人员回去休息,团领导和飞行人员原地集合,训话。当然,气氛有点压抑。

  安德烈耶夫师长,非常清楚668团人员道德状况,未批评任何人,直接开始讲话。讲话内容的实质是:668团完成了上级下达的任务,同时,没有损失一架飞机,也没有炸死被攻击军舰和民船上的任何一名无辜的人。当然,也有损耗,但并不是你们的错。将严格分析团各级领导和飞行人员的行动,大家什么也不要隐瞒,只讲实话,无论高级领导是多么的不舒服。

  不久,安德烈耶夫师长的所有预测都得到了完全的证实。当天晚上,以苏联空军领航主任布拉诺夫少将(空军总司令的“惩戒利剑”)为首的空军总司令部军官调查小组,从莫斯科飞抵第132前线轰炸航空兵师,对所有人进行了批评。批评师长和师参谋长放弃指挥下属航空兵团的领导责任,批评第668团领导指挥无力,批评飞行人员战斗素养较低,同时也批评了第15空军集团军司令部。

  早有准备的安德烈耶夫少将,随后引经据典地反驳了一个又一个指责。师长和参谋长放弃了正在执行战斗任务的部队的指挥权了吗?团领导指挥不力?那么,是谁以什么方式向师和团下达这一任务的呢?是谁传达了上级首长的意图?这一决定在哪里,哪怕是现在能向我们传达吗?根据战斗章程,各部队的协同及在战斗行动地区的指挥应当由上级首长负责,请问,团应该与谁协同,怎样协同?应当由谁来指挥攻击地区的战机编队?幸亏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图库姆斯机场近程无线电技术导航系统区域内,如果再远100-200公里,结果会怎么样(无线电通信无法保障)?侦察机未能在预计海域发现军舰?另外一架轰炸机未能从500米的空中辨别出那艘货船并不是战舰?在灰暗的天空中,在复杂气候条件下,在能见度较低的情况下,没有目标指示数据,飞行员能在空中辨别出军舰上的舷号吗?

  当天夜间,空军调查委员会向空军总司令帕维尔·库塔霍夫空军主师汇报了初步调查结果及安德烈耶夫师长的立场,空军主师非常愤怒,但他自己心中明白,第668团这种无序战斗飞行的原因并不在“代其受过者”身上。另外,他在向苏共中央政治局就此紧急事件进行的初步调查报告中,肯定了空军的行动。随后,空军总司令授权布拉诺夫少将继续进行调查。

  11月10日上午,师、团几乎所有领导成员,都受到了以空军总司令名义进行的警告处分,根据纪律条令,这是仅次于撤职的最高处罚。团长没有受到这一处罚是因为他还要继续任职(两个多月)。对飞行员的处理比较简单,既不处罚,也不奖赏。调查委员会宣布,所有处罚都将以空军总司令命令的形式公布,但是,事实上,空军总司令并没有颁发这种命令。第15空军集团军代司令格沃兹季科夫少将仍然继续服役,到规定服役年限之后才退役。

  从此次飞行拦截行动中也得出了一些正面结论。一是空军部队总体战斗力较强,反应迅速,执行命令比较坚决;二是要继续加强战斗培训,提高部队执行海上任务的能力;三是在空军部队和海军舰艇联合行动时,要组织好协同工作,调整好基本战斗队形。

  艰难的选择

  事隔20多年,1996-1997年间,俄罗斯媒体开始对波罗的海舰队“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叛逃事件进行了揭秘报道,使这一事件彻底曝光。当时还曾由时任下诺夫哥罗德州长的鲍里斯·涅姆佐夫发起了一场为萨布林平反的运动,向叶利钦总统提出了平反要求,希望为萨布林少校恢复名誉,但是,这一平反运动以彻底失败而告终,叶利钦拒绝为任何企图背叛祖国的人平反,人民也不答应。

  在俄罗斯媒体报道波罗的海舰队军舰暴动事件时,有一篇文章中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极其凶险的问题:到底开火了没有?

  参加此次拦截行动的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驱逐舰舰长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小型导弹舰大队长博布拉科夫中校(后晋升至海军上校),以及“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舰长波图利内海军中校(后晋升至海军上校),全部确认,海军拦截舰艇并没有开火。

  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表示:“我与舰长(波图利内)是老朋友了,当时我并不知道,他被隔离了,但我还是已经做好了执行命令轰炸有200多名海员的军舰┅┅您可以自己想象一下,当我们追上“警戒”号时,我心里是什么滋味。上面的所有船员,从舰长到普通水兵,我都认识,因为我曾在这艘军舰上服役过4个月。但是,那时,我还是会开火的。军舰携带了最新型武器装备、我们的密码、机密地图和文件正在叛逃国外。”

  博布拉科夫海军上校回忆道:“当然,当时最恐怖的事情莫过于意识到,再过几分钟,我自己也会接到击沉军舰的命令。而那里有200人。当时我暗想:即使上面有一半的人叛乱了,那另外一半呢?当时我就明白了,其余的人采取了不参与的立场。我就又暗想:那又怎么样,男子汉大丈夫,采取不参与的立场也是应当付出代价的。如果我有可能,我会把你们击沉的,因为你是胆小鬼或傻瓜,在这种情况下,你毕竟是有过错的。”

  每个读者都可根据自己的理智来判断是非曲直。不过,上述军官的说法完全符合苏联海军军官荣誉准则,遵守了向祖国发下的誓言。

  至于轰炸机飞行员,无论是已经实施轰炸的,还是进入了攻击位置准备轰炸的,大概也面临同样的艰难选择,但是,他们还是选择了服从命令,忠于祖国。对军人来说,战斗命令,也只有战斗命令,是永远都必须执行的命令。尽管在接到消灭背叛祖国的同胞时,会面临复杂的矛盾,需要做出艰难的选择。这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是检验真正的军官及荣誉的试金石。

  暴动后的“警戒”号

  1135型“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建成于1973年,1974年6月4日首次出海值勤,排水量3200吨,长123米,宽14米,吃水4.5米,速度32节,续航时间30天。武器装备:1套“暴风雪”反潜导弹系统(4具发射装置)、2套“黄蜂”防空导弹系统(40枚导弹)、2门АК-726型76毫米双管自行火炮、4枚远程导弹鱼雷(35-50公里)、2具533毫米鱼雷发射器(各4枚)、2套12管РБУ-6000抛弹器(射程6公里)。乘员190-200人。

  1975年萨布林暴乱事件后(萨布林本人于1976年被处决),乘员被全部解散,由大型反潜舰更型为护卫舰,名称未变,经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于1976年初转航至太平洋舰队服役,成为堪察加区舰队第173大型反潜舰支队旗舰,表现优异。“警戒”号护卫舰参加了太平洋舰队所有的出海训练和实弹演习,从未在鱼雷、水雷、火炮实弹射击中失靶,成为太平洋舰队最优秀的军舰之一,1977-1984年间被评为“太平洋舰队最优秀的舰艇”、“优秀舰艇”、“最优秀的布雷舰”、5次受到海军总司令的嘉奖。

  1987年7月,“警戒”号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进行了维修,之后继续在堪察加服役,名称未变。“警戒”号曾是1135型舰艇中最辉煌的一艘军舰,总航程达21万海里,7次参与战斗值勤,曾参与1983年在萨拉纳湾救助沉没的K-429号潜艇乘员的任务。2002年10月13日正式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