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历史博览 > 揭秘
苏联解体,克格勃为何没被清算
时间:2013-07-11              字体:       

  今年12月的俄罗斯议会大选之前,独立观察组织“声音”被以“与美国方面有染”的罪名强行控制。10日,大规模的示威爆发,俄最火爆的社交工具“VKONTAKTE”接到关闭部分交流组的命令。谁都知道,在这两件事背后操刀的是俄联邦安全局,其前身正是著名的克格勃。一切就像苏联重现一般,仿佛克格勃的一双眼睛仍在某个角落盯着大家。 

  苏联解体,克格勃没能逃过被分拆的命运,但昔日的特工们却未曾远去,他们中不少人追随普京组成了一个垄断新政权的强大集团。而且,谁都知道,普京也曾是一名特工。这是一个特工当国的故事。 

  这个故事要从“8·19”事件讲起。 

  苏联人早早地就意识到了情报人员参与政权的危害,在这个大国残喘的最后几年中,克格勃高层领导中高达40%的比例由文职人员充任。但当权力架构开始动摇,克格勃的力量开始挣脱束缚,分布于莫斯科的数个监听站在“8·19”事件的前夜得到了时任主席克留奇科夫的命令——监听苏联高层的电话! 

  克格勃是苏联体内的一只巨兽,几十年来它无所不能,但从未获得将矛头指向主人的权力,这是苏联帝国古老的禁忌。但这一天,权力的封条被揭开了。 

  当事件发生,正在克里米亚度假的戈尔巴乔夫发现自己同外界失去了联系,所有的通讯方式都被切断了。毫无疑问,这是克格勃的杰作。特工们向自己的主子下手了。 

  所以,当整场政变以失败告终时,克格勃也就逃不过被整肃的命运了。克留奇科夫被逮捕,代替他的是克格勃末代主席巴卡京。末代主席签署一个个命令将克格勃拆解,一块块的交给各个即将独立的加盟国。叶利钦的俄联邦则得到了其中最大的一块。在“8·19”事件中极大巩固了地位的这位未来俄总统深知绝不能重蹈戈尔巴乔夫的覆辙,他开始着手驯服刚刚领回家的这头“巨兽”。如有必要,甚至不惜将其毁灭。 

  还没等苏联成为历史,一个专门负责清算克格勃的委员会便告成立,主席是叶利钦颇为赏识的斯杰帕申。克格勃的故事就此进入了斯捷帕申时代。 

  当苏共倒台时,它的党员们没有什么反应。当苏联解体时,人们未曾流下多少眼泪。除了民主力量的欢呼,这场日后普京口中的“20世纪最大地缘政治灾难”显得平静、自然。所以,在苏联最后的日子里负责清算克格勃工作的这个委员会所面临的舆论环境完全是反克格勃式的。 

  当时,各种媒体上、人们的街谈巷议中少不了有关克格勃的话题,一种普遍的观点是,新俄罗斯不需要克格勃,不需要一个连家里的生日宴会上请了什么客人都得详细登记的、无所不在的监视网。这种情绪一度成为政策。一份当时的内部文件写到:作为一种无法改革的制度,克格勃应该被消灭。 

  大众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委员会将克格勃大卸八块。但人们没有善罢甘休,他们要求克格勃交出特工名单。 

  作为一个秘密机构,交出名单便意味着死亡。到了这一步,克格勃才算是走到了面临生死存亡境地。 

  就在此时,斯捷帕申出手了。在他的力保下,名单没有交出去。克格勃保住了一线生机。 

  斯捷帕申这位政工专业出身的政客在这个特殊的时代扮演了克格勃保护人的角色,此时他不仅在中央担任职务,还兼任了克格勃圣彼得堡局局长。在中央,他主持通过了《安全法》、《联邦安全机构法》,都是为未来新的克格勃——安全局所准备。民主阵营的代表斯塔罗沃伊托娃议员曾于92年试图推动通过一部《清算法》,规定苏共党员和克格勃以及与它们有染的人均不得从政。但该法案的通过最终被斯捷帕申给阻止了。 

  1995年,俄联邦通过了《安全局法》正式承认了安全局的地位,克格勃至此算是逃过一劫。斯捷帕申对此有自己的解释:“俄罗斯这个大国当然需要一个情报组织,只是它不应再是党用来反人民的工具,而应是社会大众手中的武器。” 

  在担任克格勃圣彼得堡局局长时,斯捷帕申曾为一位刚刚去世的老克格勃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追悼会。报章对此进行了激烈的抨击,人们无法容忍为一名克格勃歌功颂德。 

  追悼会的现场有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他的名字叫弗拉基米尔·普京。 

  此时,这位曾在东德做特工的克格勃已经是圣彼得堡市副市长。这场葬礼后,他与斯捷帕申成了好朋友。 

  此后,斯捷帕申在莫斯科中央担任了包括安全局局长在内的不同职务,一直扮演着安全局庇护者的角色。而来自于民主阵营的攻击从未停止。1997年,那位执着的斯塔罗沃伊托娃再次力推《清算法》,但仍未获成功。 

  1998年,斯塔罗沃伊托娃被神秘暗杀,此案至今未有公论。 

  此时,普京已经在好友们的帮助下进入了莫斯科中央,开始崭露头角。1999年,老总统叶利钦的第二个任期即将结束,总统的势力集团为接班人的问题伤透了脑筋,选来选去,普京成了大家都能接受的一个人选。当然,有人曾担忧,普京不错,但他的克格勃身份是个问题。 

  可叶利钦不管这些,他认定普京是一个不错的人选。1999年最后一天,叶利钦在电视上老泪纵横地卸下了总统职务,正式将其交给了昔日的克格勃普京。 

  后面的故事就简单了,在普京的眷顾之下,昔日克格勃成批的进入权力核心,以克格勃为班底的“强力集团”正式成型,普京的权力之路也因此而变得一马平川。而曾力保克格勃的斯捷帕申自然少不了好处,这位早已失去政治生命的政客一直被普京留在中央,直到现在。 

  克格勃复活了,尽管其威势与样貌已不复当年。 

  一路梳理下来,克格勃的跌宕起伏似乎也是一种必然。为什么普京会那么迅速的成为圣彼得堡副市长?为什么他会成为唯一一个大家都中意的总统接班人?如果有人可以代替克格勃们,他们会最终风生水起么?唯一的一个解释是,在那个苏共官僚已无人支持、民主势力又频遇挫折的时代,昔日的克格勃成了为数不多的可以依靠的人才宝库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