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历史博览 > 揭秘
蔡元培与法国前总理班乐卫的交往
时间:2013-07-08              字体: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竭力主张中西文化“融和”的蔡元培(1868—1940),以北京大学校长、中央研究院院长等身份,邀请和接待罗素、杜威、泰戈尔、萧伯纳等世界文化大师访问中国,也曾当面邀约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等来华访问。 

  在蔡元培交往的世界名流中,还有一位著名人物却鲜为人知,他就是法国前总理、著名学者班乐卫。 

  保罗·班乐卫(Paul Painlevé,1863—1933),生于巴黎,是位“数学奇人”,官至部长、总理,在学界、政界都有非凡成就。他发明了微积分方程与函数论,对航空事业特别感兴趣,是1908年第一个同美国莱特兄弟一起滑翔飞行的法国人。作为政治家,他先后担任法国公共教育部长、国防技术发明部部长、陆军部部长,并于1917年和1925年两次出任法国内阁总理。 

  蔡元培与班乐卫的交往情谊,显示了蔡元培洞开的世界眼光和宽广的学术胸襟,成为中法两国的文化交流和深厚友谊的历史见证。 

  共同推动留法勤工俭学运动 

  蔡元培与班乐卫的结识,是在1914年。1913年秋,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后,追随并参与“二次革命”的蔡元培遭到袁世凯北洋政府通缉被迫逃亡海外,于1914年初来到法国。 

  当时,班乐卫是法国政府的一名议员,他热爱中国文化,对前清翰林、中华民国首任教育总长蔡元培十分友好。他在与蔡元培交流时说,因为从事科学(数学和航空学)研究的关系,对古老、深邃而神秘的中国文明十分好奇,中国在三四千年之前竟能预测日蚀、月蚀,说明当时的天文学、数学已十分发达,“实足钦佩”,能到中国去,是他“年轻时就有的梦想”。班乐卫还自豪地介绍,早在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之初,在没有任何欧洲国家愿意承认年轻的民国政府时,他就对中国抱有同情和好感,极力主张承认中华民国。 

  在法国的蔡元培,一方面以半工半读的方式“游学”,同时也在班乐卫等法方知名人士的支持下,与李石曾等一起,共同推动中国近代留学史和中法关系史上的一件大事——留法勤工俭学运动。 

  早在1912年,时任中华民国首任教育总长的蔡元培支持“中国留法第一人”李石曾等,在北京成立“留法俭学会”,创办北京留法预备学校。 

  蔡元培来法国的第二年即1915年6月,蔡元培、李石曾等依托巴黎的中国豆腐工厂,成立“留法勤工俭学会”,其宗旨为“勤于做工、俭以求学,以进劳动者之智识”。 

  班乐卫对留法勤工俭学会的活动十分支持,不久,就与同样热心教育的议员穆岱等在法国里昂设立“留法俭学会”分社,蔡元培也与吴稚晖等在北京组织分社,共同为中国有志青年赴法留学提供服务。 

  后来,中法双方又在此基础上成立华法教育会,蔡元培任中方会长。在华法教育会的大力推动下,同时受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的影响,1919年至1920年,留法勤工俭学运动达到高潮。在这期间,有1900多名中国青年在法兰西大地上留下了勤工俭学的足迹,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著名领导人物的,如周恩来、邓小平、陈毅、王若飞、李富春、聂荣臻、蔡畅、李维汉、蔡和森、向警予、徐特立等,就在这一期间留法勤工俭学。 

  竭力促进法国退还庚子赔款 

  所谓“庚子赔款”,就是“八国联军”向清政府索取的一笔“战争损失费”。1900年是庚子年,“八国联军”以镇压义和团为由攻占北京后,于次年与清政府订立《辛丑条约》,要求赔偿白银4亿5千万两,年息4厘,分39年付清。应付法国赔款占总数的15.75%,仅次于俄、德,居第三位。 

  1908年,美国为恢复扩大远东贸易市场,率先宣布退还部分庚款,设立留美预备学校(清华大学前身),逐年派遣中国学生赴美国留学。辛亥革命推翻清朝封建专制后,留欧中国学生受美国退还庚款的影响,有意争取法国退还剩余庚款。 

  班乐卫是最早响应和推动法国退还庚款的法国著名人士。1912年,时任法国众议员的进步党领袖班乐卫,与时任中国巴黎豆腐公司经理的韩汝甲等中方人士共同发起中法共和联进会,旨在促使法国政府承认中华民国,推动退还庚子赔款。 

  “一战”结束后,中法两国的文化教育事业合作日益密切,国内一些进步人士对法国退还庚子赔款寄予更大期望。1918年底,李石曾受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和侨工局、西南当局等委托,专程赴法“运动退款”。1920年初,蔡元培与李石曾、吴敬恒等在北平创办中法大学并任校长,其目的是加速法国退还庚子赔款用于中国教育事业。 

  1920年夏,班乐卫率团访问中国期间,蔡元培等中方人士再次向班乐卫提出“退款兴学”的建议,班乐卫对此表示积极支持,明确应允“归国后当竭全力使该计划实现”。这一年冬季,蔡元培率团到欧美诸国考察,第一站就来到法国,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运动退款”,得到法国部分政治家和社会人士响应。当时,班乐卫刚从中国回来不久,他就在众议院提议退还庚款用于教育事业,大多数众议员表示赞同,此案即获通过。 

  在中法两国人士的推动下,“中法大学协会”于1921年7月在法国正式注册成立,决定先行在里昂创办中法大学,既可作为中国留学生和勤工俭学学生的聚居之地,又以此“先得一校舍,由中方分担小款,办一个雏形,可促成赔款的退还”。1921年底,中法两国政府开始就法国退还庚款问题进行洽谈,终于在1925年4月,中法交换文本,解决了法国部分庚款的退还及其用途问题,庚款主要充作以下四项费用:换回远东债权人所持之无利债券;办理中法间教育及慈善事业;代缴中国政府未缴清之股本余额;拨还中国政府所欠中法实业银行贷款。此后,北平中法大学、里昂中法大学的经费,完全由中法教育基金会从法国退还的庚子赔款中拨付。 

  授予班乐卫北大“理学荣誉博士”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鉴于战争惨烈,欧洲本位文化的自信极大动摇,一些人转向东方寻求希望。法国总统声言:“欲图战后文明之进步,必先使世界史上最光彩灿然之中国文化与法国文化两者的关系深厚固结。” 

  1920年6月22日至9月11日,班乐卫率领由法国文化界、知识界知名人士组成的访问团来中国访问,他的随员中有法国文学家博纳尔、巴黎大学经济学教授马丹、铁路工程师纳达尔以及数学博士鲍瑞尔。 

  班乐卫访华时的其中一个身份是巴黎大学中国学院院长。原来,1919年8月,受当时民国政府委派,官员叶恭绰赴欧考察,与班乐卫一起提议建立巴黎大学中国学院(汉学研究所)。1920年4月巴黎中国学院正式宣布成立,班乐卫任首任院长。 

  在中国访问期间,班乐卫与中国学术文化界进行了广泛交流。《北京大学日刊》从6月29日至7月1日,连续3天对班乐卫的到来作了宣传。7月1日,班乐卫参观北京大学,蔡元培在北大理科大讲堂致欢迎词并简要介绍其生平事迹,然后请班乐卫作长篇演讲,最后致感谢词。7月4日的《申报》,以《北大欢迎班乐卫》为题作了报道,并刊登了蔡元培的欢迎词和班乐卫的演讲。 

  蔡元培在欢迎会上说:“班君以数学名于时,身出寒家,知民生疾苦,以是后有政声。君初为教育家,曾任巴黎大学多艺学院等校教授。迨一九一○年始入政界,故君为教育家,而兼政治家。君素热心研究中国文化,此次复任巴黎大学中国学院正院长,来华考察,余等深愿一聆其教训。”班乐卫的演讲由李石曾翻译,主要谈了他的专业、他与中国文化的关系,重点阐述了加强中法教育文化交流问题。蔡元培在致感谢词时,对班乐卫的演讲作了回应:“班君长于航空学,于该学著有专书行于世,故末段言及飞机,至于与巴黎大学交换教员学生一事,北大亦甚表赞同,以后当由两校商酌进行。” 

  鉴于班乐卫对中法文化交流的热心,以及他在数学领域的贡献,1920年8月31日,蔡元培在北京大学亲自主持仪式,聘请班乐卫担任北大名誉教授,并授予其“理学荣誉博士”称号,这是我国大学第一次授予外国著名学者荣誉博士称号。 

  蔡元培在授予仪式上的讲话,刊登于9月4日的《北京大学日刊》: 

  “北京大学第一次授予学位,而受者为班乐卫先生,可为特别纪念者有两点:第一,大学宗旨,凡治哲学、文学及应用科学者,都要从纯粹科学入手。治纯粹科学者,都要从数学入手。所以各系次序,列数学第一系。班乐卫先生为世界数学大师,可以代表此义。第二,科学为公,各大学自然有共通研究之对象。但大学所在地,对于其他之社会、历史,不得不有特别注重之任务,就是分工之理。北京大学既设在中国,于世界学者共通研究之对象外,对于中国特有之对象,尤负特别责任。班乐卫先生最提倡中国学问的研究,又可以代表此义。所以我以为本校第一次授予学位属于班乐卫先生,不但是北京大学至重要之纪念,实可为我国教育界之大纪念。” 

  班乐卫在致答谢词中,除了表示感谢外,表示要“益谋中法两国文化联系”,把巴黎大学中国学院和北平的中法大学,作为发展巴黎大学与中国知识界在教育文化事业中紧密合作的纽带。他还答应回国后寄三篇科学论文给中国,一篇关于科学和哲学的一般原理,一篇关于天文学,一篇关于航空学。1920年12月12日,巴黎大学中国学院被法国政府明令宣布为一个有益于社会的学术机构,将它设在巴黎市第七区的里尔路(今译为汉学研究所,隶属法兰西学院,在当今国际汉学界享有崇高声誉)。 

  蔡元培在闭会词中表示,“世界上积学而又热心于中国如班乐卫先生者,我等实愿时时领教”,希望班乐卫“欲发表之意见,寄示我等”,同时决定聘请其为“本校名誉教授,以表我等敬佩之意”。 

  在访问北大的同时,班乐卫还出席中法协进公会、欧美同学会的各种活动,并发表演讲,特别强调此次访华是带着沟通两国文化的目的来的,是一次“文化之旅”,声明“二十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犹如十九世纪是美国出奇的突飞猛进的世纪”。 

  向蔡元培推荐居里夫人访华 

  “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中国一批先进知识分子广纳中西文化的精华。1920年11月至1921年9月,蔡元培以北京大学校长身份,受政府委派,前往欧美考察大学教育及学术研究机构状况,并拟请欧美诸国教授名流到中国任教或讲学。 

  1920年12月下旬,蔡元培抵达法国后,在考察教育科研机构的同时,更多的是遍访当地名流。 

  在1921年1月19日礼节性拜会班乐卫后,蔡元培又于2月26日专程去巴黎大学拜访班乐卫,请他推荐几名法国学者到中国访问。 

  班乐卫向蔡元培推荐了四位学者,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居里夫人,其他三位是算学及机械学家哈德玛、物理学家沛霖和龙任闻(朗万之,Langevin)。 

  一听到居里夫人的名字,蔡元培就肃然起敬。居里夫人因发现镭和钋两种天然放射性元素,1903年和1911年分别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和诺贝尔化学奖,一个人2次在两个不同领域里获此殊荣,这在世界科学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班乐卫向蔡元培介绍,当时,居里夫人正在巴黎大学继任丈夫比埃尔·居里的课程,并指导实验室工作。于是。蔡元培当即决定约时间去拜访。 

  1921年3月8日,蔡元培与北大教授李圣章一起,来到巴黎大学的镭学研究所拜访居里夫人。居里夫人询问蔡元培:“中国与欧洲不同,没有战争,一定可以把多数的财力用在教育和学术研究之上吧?”“中国也不能没有类似试验研究镭锭的机构。这样的机构假如设在北京,环境肯定比较清静,不像巴黎那么嘈杂而多烟尘。” 

  蔡元培知道居里夫人暑假要去美国访问,他便邀请她在访美结束后到中国访问。居里夫人遗憾地表示,“暑假里留下的时间不多了,今年可能去不成了”。但她又答应蔡元培:“以后的暑假里,我会安排到中国。” 

  尽管居里夫人的这个“中国之约”最终没能实现,但对于班乐卫的热心推介以及居里夫人对中国的良好印象、希望访问中国的愿望,令蔡元培十分感动,也成为国人的一种美好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