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历史博览 > 揭秘
揭秘:我军史上首个军区是哪个军区?
时间:2013-07-03              字体:       

  在根据我国行政区划、地理位置和战略战役方向等因素划分的军区中,1932年成立于江西省兴国县的江西军区是我军历史上的首个军区。虽然从成立到解体还不到三年时间,但江西军区的事迹却令人铭记在心,难以忘怀。

  军区成立

  1931年11月,为了加强对各革命根据地的地方部队和群众武装的统一指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自1932年起建立军区一级的机构。首先建立的就是江西军区总指挥部。1932年1月9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训令,取消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军事部,成立江西军区。2月1日,江西军区正式成立,中共赣南特委书记陈毅任司令员兼政委。自始我军历史上的首个军区诞生了,实际也开创了我军有军区机构的先河。

  江西军区下辖第三、第四、第五和第六等4个独立师(其中独立五师系军区主力,师长为萧克),信康、于都、于南、乐安、石城、赣县、万泰、永丰、胜利、瑞金、宁都、公略、寻乌、南广、安远等15个独立团和1个警卫团,占据了中央苏区的大部分,连红都瑞金也在其管辖之内。军区直属部队共14000人,枪9450余支。从1932年7月起,江西军区又下设5个分区,指挥辖区各县军事部和各县地方武装。军区机关设有政治部、参谋处、经理处、总务科、警卫排、武装保卫排(保卫经理处管理的粮食、衣被和武器)和一个教导队。蔡会文、李赐凡曾先后担任过江西军区司令员,李富春、彭雪枫、曾山担任过政委,周子昆、陈奇涵、宋时轮、郭天民、薛子正担任过参谋长,刘畴西、邓小平、罗荣桓担任过政治部主任。

  江西军区最初直属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2年底隶属红一方面军总部,1934年1月后复隶属中革军委。其主要职责不仅是参战,还要负责组建地方武装,扩大红军,训练新兵,训练补充师、补充团、补充营,往正规红军输送兵员等工作。

  军区机关起初设在兴国县城的社门前李祖章家。后因敌机常来轰炸,便迁到城郊五里亭乡筲窝村黄绍明家驻扎。1932年6月,红军攻打南雄、水口,江西军区迁往于都。后又迁回筲窝,驻地是一栋日本式洋楼,有围墙、院落,砖木结构,硬山顶,上下两层共28间,占地面积688平方米,建筑面积1372.64平方米。屋后大树参天蔽日,浓荫掩盖。树丛后是块大草坪,建有红军检阅台,土木结构,悬山顶,坐西朝东,高5.6米,宽5.6米,进深2.85米,占地面积16平方米。1933年2月,江西军区迁往宁都县城小西门一所中学校内,后又迁大路口。

  参战水口

  1932年,粤军得悉红军主力回师赣南后,立即调集6个团的兵力向大余集中,企图各个击破红军。7月2日,红一方面军第三军团首先在大余东北池江地区击溃国民党军4个团,溃军退守大余。翌日,红一军团一部攻占南雄以北梅岭关要隘,击溃守军1个团。4日至7日,红三军团多次围攻大余未果。期间,国民党军第十四师、第五十二师及粤军第四师、第五师和独立第三师分别由上犹、韶关、信丰向大余、南雄急进,企图从南北两个方向合击红军。7日,粤军第五师、独立第三师进抵南雄,第四师进抵乌迳。8日,红一方面军决定集中3个团,消灭由南雄出动和进抵乌迳之粤军。当红五军团向乌迳进击时,得知乌迳之粤军已西逃,遂向南雄以东水口方向截击粤军,并在水口对岸蒻过村击溃粤军第四师2个团,迫其余部退守水口。9日,粤军援兵6个团由南雄赶至,水口粤军增至10个团。红五军团未悉军情之变,仍按原计划攻击水口,结果造成较大伤亡,幸江西军区红军独立第三师、第六师及时援至,稳住了战局。10日,红一军团、闽西红十二军赶至水口地区,红军各部对水口守军发起总攻,击溃粤军10个团,迫其退守南雄。此役,红军计击溃粤军15个团,给入赣粤军以很大打击,由此稳定了中央苏区南翼,为红军此后在北线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激战乐宜

  1932年8月8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下达了举行乐安、宜黄战役的军事训令,决定由林彪和聂荣臻统一指挥,以红军第一、三、五军团首先攻歼乐安、宜黄敌军,进而夺取与威胁赣江、抚河流域各中心城市,江西军区配合作战。驻防乐安敌军系孙连仲第九路军第二十七师(师长高树勋)、第七十九旅(2个团)和第八十旅第一团第一营。16日5时,红军向乐安发起进攻,因敌军守城部队据险顽抗未能奏效。16时,红军调整兵力,实施强攻。17日凌晨3时,红军以主力袭击东门外守军以吸引守军主力,以一部进攻西门以牵制守军,掩护红四军主攻南门。拂晓,红军向南门外的守军发起攻击,战至上午9时,将南门及江门外守军全部击溃。使高树勋第二十七师防守乐安的“一旅两团并一营全部,缴枪近2000,机枪、迫击炮各10余,无线电全架,俘虏3000多,旅团长直至火夫无一逃脱”。接着,红军由彭德怀、滕代远统一指挥,决心直取宜黄,继续攻歼孙连仲部。20日拂晓,红军发起总攻。与守城国民党军激战一夜,“击溃守城之高树勋二十七师两旅共三团,缴获俘虏近千,得无线电两架,机关枪20多挺,军用品、辎重甚多”。红军在尾追溃逃之守军时,又“俘虏1000余人,缴枪1000余支”,由于红军一星期之内连克乐安、宜黄两城,歼灭高树勋第二十七师约3个旅,陈诚、朱绍良部惧怕分散被歼,纷纷收缩兵力。闽西红军于8月19日占领了宁化,红十二军于23日占领了南丰。从而基本上打破了敌人的第四次“围剿”。

  朱德曾专门撰文称赞江西军区部队在此役中“在破坏敌人交通、桥梁、辎重,迷惑敌人,恐吓敌人等方面,均有相当成绩”,对东陂、黄陂战役“起的作用很好”。

  江西军区还打过许多漂亮仗、硬仗、恶仗。例如1933年12月上旬,陈毅亲自指挥独二、三团在新干县七琴圩歼灭国民党江西保安二师大部,活捉敌师长李向荣,缴获大量武器弹药,震动南昌。敌人迅即将第八十一师、第八十九师调到西线,加强防御,从而减轻了北线红军的压力。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评价:“独二、三团这种壮烈的动作,足以为各部队挺进游击的模范”。中国工农红军总部因而授予了“挺进游击的模范”的奖旗。

  机构解体

  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中央决定江西军区的独立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团与其他红军部队共计1.6万人留在中央苏区,接替主力红军阻击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其余参加战略转移——长征。

  主力红军战略转移以后,国民党北路军陈诚、罗卓英部队以第八、十四、九十四、九十八共4个师的兵力“清剿”江西军区。江西军区虽浴血奋战,但因敌众我寡,苏区绝大多数地区失陷。江西军区只能在西北线的公略、万泰、龙冈、宜黄、洛口和永丰一带进行游击战,而中心区域只剩下了宁都县西北边缘的永丰、乐安南部以及兴国东北和吉水南部山区等小三角区。

  1935年10月26日,宁都失陷。当晚,中共江西省委代理书记兼军区政委曾山与刚上任不满两个月的江西军区司令员李赐凡等在西甲召开军政工作会议,研究部署部队的行动方向和行动计划。会议决定:进一步整顿党政武装组织,肃清部队中的不稳定分子,提高军队战斗力;发动群众,坚壁清野,尽量储备粮食,以备长期艰苦斗争之需。更为重要的是,会议确定了前往东固的计划。

  接着,曾山、李赐凡开始实施西甲会议确定的行动计划,率部分兵两路,经朱源、小布、麻田、肠斋等地,于11月初到达宁都洛口金竹坑村,并与先行到达的洛口县游击队会合。

  国民党第三路军副总指挥罗卓英获悉后,命令陶岳峙、夏楚中、霍揆彰等部,进占洛口、东韶、阳水、黄陂、君埠等地,并采取步步为营的堡垒推进政策。同时,又下令孔令恂的第九十七师进占金竹坑东部。

  为了突破敌人重围,曾山、李赐凡根据侦察情况,决定率部从南部突围。可当部队转到沙溪后,又很快被敌军和各地保安团、还乡团包围。曾山、李赐凡只好率部匆忙转移到洛口小布树陂村。一到树陂村,曾山、李赐凡等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把老幼妇少全部留下就地疏散,然后分兵三路,直取东固,实现西甲会议确定的计划。

  1935年1月,国民党第三路军罗卓英部分兵进占大金竹、南田、小布、读书坑等地。在小布、钓峰地区打游击的李赐凡和红军战士们被分割包围在几个山头。大家只能靠吃野草野菜为生,用树叶防寒。时至中旬,敌军的包围越来越严密,包围圈越来越小,红军的处境也越来越困难,出现弹尽粮绝的局面。

  就在这月下旬的一天,李赐凡发现妻子邱珊珊带着国民党第十四师霍揆彰部前来抓捕,感到十分愤怒和痛苦,遂拾起身旁的一根长枪,将枪口顶在喉头,用右脚趾踩动了扳机。这位身经百战的红军高级指挥员带着遗憾,为苏区这片红土地洒下了最后一滴血,时年28岁。

  李赐凡牺牲后,江西军区机构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