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图片 头条新闻
访谈 新闻中心
中央精神 简政放权
改革建议 分类改革
编办动态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网上办事
事项公告 监督检查 信息工作 重点专题
汇总清单 机构名录
审核平台 法人登记
政务经济 理论学习 在线读刊
社会文化 资料中心 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历史博览 > 揭秘
美国有史以来争议最大、最为隐蔽的大脑控制计划
时间:2012-11-19              字体:       

  1953年4月13日,美国中情局主管艾伦·杜勒斯(Allen Dulles)批准了代号为MK-ULTRA的大脑控制计划,这是美国有史以来争议最大、最为隐蔽的一项计划,很多良民就像几内亚猪一样被用于研发控制人脑的药物。 

  10多年前,就在心理学家蒂莫西·莱瑞(Timothy Leary)拥护中枢神经幻觉剂(LSD)所带来的良效时,中情局的技术研究人员就开始了这项高度机密的MK-ULTRA计划,该计划旨在研究迷幻剂对人类大脑产生的影响,不知情的美国、加拿大人民就像实验室的老鼠一样被用作实验品。 

  在得知朝鲜战争中的美国战俘容易被外国大脑控制技术的洗脑时,杜勒斯决定缩小他们在洗脑技术上的差距。为了避免防止本国间谍、战俘被捉后遭到洗脑,中情局试图研究一种真正的迷药。中情局还希望开发出类似健忘症的药丸,这样一来,美国间谍就可以对敌人的洗脑努力起到免疫作用。 

  除去药物研发外,MK-ULTRA计划还包括涉及放射性移植、催眠、电击疗法和隔离技术的上百个子项目,超过30所的大学和学院参与了中情局主导的研究。 

  在研究名义的伪装下,中枢神经幻觉剂于1943年被瑞士化学家发现,并应用于中情局人员、美国士兵、精神病人和普通大众。 

  一个曾经担任过中情局代号为Operation Midnight Climax项目“顾问”的联邦药物代理商还曾经雇佣妓女将药物用在不知情的客户上,甚至还有报道称,该代理商还将药物用在了酒吧、旅馆的老顾客身上。 

  中情局最终得到的结论是中枢神经幻觉剂即便用在可靠的研究上也充满了不可预知性,但是对于弗兰克·奥尔森(Frank Olson)来说,这一切都来的太晚了。 

  43岁的奥尔森是美国军方细菌战的一名研究人员,他同时还是中情局员工,也是中枢神经幻觉剂的受害者。在1953年的一次会议上,奥尔森和其他4名科学家在MK-ULTRA计划主管西德尼·戈特利布(Sidney Gottlieb)以及其他中情局员工的注视下,将一瓶君度白酒喝完,他们不知酒内已经被秘密地注入了中枢神经幻觉剂。20分钟后,中情局把真相告诉了奥尔森等科学家,奥尔森听后非常焦虑并离开,后来他被威胁离职。 

  中情局称,奥尔森患有极度幻想抑郁症,并把他派往纽约心理学家那接受治疗,最终从纽约宾馆内跳楼身亡。伴同奥尔森一起去纽约的中情局人员称,他在凌晨1:30分醒来,看到奥尔森从关闭的窗户中用力跳出。 

  中情局的MK-ULTRA计划最终在20年后曝光,奥尔森的家人通过国会调查得知,奥尔森死前一段之间一直被注射迷幻剂,但是中情局一直坚称奥尔森死于自杀,在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总统的催促下,奥尔森家人得到了75万美元的补偿。 

  上世纪90年代,奥尔森的儿子将其父亲尸体挖出进行验尸,结果发现奥尔森之死可能是因为头部受到外部强力创伤,而且这种创伤发生在了他跳楼之前。 

  奥尔森并未是唯一受害者,一名因为离婚前往纽约精神病所接受抑郁治疗的网球运动员也因为服用墨斯卡灵衍生物(迷幻药)导致昏迷,并死亡。 

  遇害者的家人可能请求过获得MK-ULTRA计划的记录文件,但是中情局主管理查德·赫尔姆斯(Richard Helms)已经在1973年下令销毁所有MK-ULTRA计划文件。 

  有关MK-ULTRA计划的调查目前基本停止,但这并不是政府秘密计划的终结。在杜勒斯将MK-ULTRA计划全盘托出的当天,伊安·弗莱明 (Ian Fleming)的首部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电影《皇家赌场》问世,是巧合吗,也许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