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检索:
要闻 高层 时政 财经
社会 法治 图片 视频
热点专题 网评天下
国内新闻 国际动态
改革探索 经济观察
政务关注 社会透视
体制改革 编制管理 法制工作
专项工作 网上办事 编办刊物
历史博览 文化生活
微博专题 电子政务
资料中心 政策咨询
在线读刊 书籍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法制 > 媒体报道
公益慈善有了交流平台
时间:2012-07-13              字体:

 7月12日,在深圳慈展会中华儿慈会天下溪基金展位,工作人员在向孩子介绍图书内容。

  本报记者 林 琳摄

  7月12日,在深圳慈展会体验区,画家邢东(左一)和小朋友共同作画。

  本报记者 林 琳摄

  本报记者  袁振喜  林  琳  吕绍刚

  7月12日,中国公益慈善行业迎来了它的盛会。

  在广东深圳会展中心,空阔的展馆内已被隔成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展位,来自26个省市区的260家公益慈善组织、142家企业、104家基金会、12家科研机构在这里摆起了摊位,向同行、向资源对接方介绍起自己的“绝活”。

  慈展会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我们有一个项目,是把一些优秀的儿童读物免费送给社区里的孩子们读……”展馆里人头攒动,只要看到有人凑上来,中华儿慈会天下溪基金展位的小姑娘就会热情地迎上去介绍。斜对面,深圳郑卫宁慈善基金会几位坐着轮椅的小伙子弹着吉他唱起歌来,立即吸引了一大批人驻足……

  “筹办这次展会,时间非常紧张,但大家参加还是很踊跃的。”说起筹备,忙得一头汗的组委会人员疲惫里透着满足。在社会组织之外,他们没有想到公益慈善还得到地方政府和那么多企业的支持。

  “这次慈展会真的很重要。发展公益慈善,一定需要社会广泛参与,大家这么隆重地聚到一起来,就是最好的宣传。要唤起民众关心社会建设,就要这样去推。”深圳市残友集团创始人郑卫宁说。

  “我觉得这是一次标志性的事件。公益慈善受到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如此规模的共同关注,这是第一次。” 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认为这标志着在公益领域,政府、企业和社会组织开始真正地合作了。

  “首届慈展会在深圳举办,对深圳社会建设和慈善事业发展将产生有力的推动作用。”深圳市市委书记王荣说。

  慈展会是政府和社会组织良性互动的结果

  这次规模空前的慈展会,源头其实在2008年。

  2008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带来空前灾难,激发起全国人民的救灾热情。当时很多公益组织赶赴灾区,大家深感及时沟通交流很重要,并在救灾之后延续了这种做法,但苦于缺少统一的交流平台。当时,深圳的社会组织恩派开始尝试组织一些会议,逐渐引起了深圳市民政部门的注意,在调研考察之后,他们最终给予了积极回应。“慈展会最终得以在深圳召开,并不是政府部门单方面行政推动的,而是政府和社会组织良性互动的结果,它最早其实是社会组织的自发行为。”深圳市民政局局长杜鹏说。

  在交流与融合中谋求共识,并由此推动进步,这不单体现在慈展会的由来,也体现在刚刚开幕的展会上。

  12日下午,在慈展会诸多研讨会之一——“中国社会创新:理论与实践”主题研讨会上,记者见到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他说:“我以前也参加过类似会议,很多是各玩各的,政府做政府的,社会组织做社会组织的。这次才真正觉得是整合了资源,大家坐到一起,共同探讨问题,形成合作,体现共识推动进步,这才是社会发展的方向。”

  中山大学公益慈善研究中心秘书长朱健刚说,社会建设这一国家方略,过去曾被解读为“政府办社会”、“政府管社会”,在强调共识合作的大背景下,其实这应该转化为“政府支持社会”、“政府培力社会”的新思路。

  俞可平认为,当前,社会建设和创新社会管理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政府更应该注意谋求社会共识、开展合作,以推动进步和发展。

  注册门槛、公募权、税收减免仍是公益组织改革的“硬骨头”

  “全国各地的社会组织聚在一起,还有很多相关政府部门和企业参与,这样有利于社会组织更多元化的发展,我想其效果可以期待。”北京瓷娃娃罕见病关怀中心的创始人王奕鸥说。

  行业交流无疑会为发展带来益处,但在盛会背后,社会组织面临的固有难题依然存在。在今天的慈展会上,2012年慈善蓝皮书和公益蓝皮书等相继发布,调查和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社会组织的发展依然脆弱,社会建设任重道远。

  “因为没有登记,去年想参加一项比赛,还是费了很大劲请其他已经民政注册的组织为我们推荐,才获得了参赛资格。而且因为没有注册,虽然做的是公益性质的事,但得不到税收减免政策的优惠,也增加了我们的成本。”甘肃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秘书长韩杰荣说起注册问题有点委屈。

  目前,除广东等少数地方的社会组织可以直接登记外,绝大部分地区的社会组织要登记依然要先寻找业务主管部门,接受业务主管部门和民政部门的双重管理。“这俗称找‘婆婆’, 找‘婆婆’难,使得一些知名的民间组织,如自然之友、红枫妇女热线等,在社会上活跃了多年,都无法获得合法登记。”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说。